66 寡妇是宝

“闪开闪开!今天不做生意!闲人回避!”

洛河边的张氏豆腐摊前,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纷纷用脚踢翻豆腐摊上的那些桌椅,将客人全都哄走。

走在这些大汉前面的,正是盐帮洛河分舵的副舵主,裴府的二爷裴虔获。

他身上的鞭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脸上的伤口也已经结了疤,留下几道淡淡的红痕。

从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看得出来他此时非常愤怒。

他的身边,跟着两个一高一矮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傻豹,另一个是背驼得几乎脸着地的老婆子。

正在豆腐摊上给客人舀着豆浆的张氏,见这架势,神色一慌,扔下手里的勺子,转身就要跑。

却被几个大汉冲上去,将她拦了回来。

裴虔获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喝道:“没看见爷来了吗!跑什么跑!”

张氏俏脸刷白,身子微微颤抖着。

裴虔获凑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狞笑着:“你个小贱人,从来只有我裴虔获骗人,没有别人敢骗我裴虔获的,还记得前几天被官府抓去砍头的那两个人贩子吗?我实话告诉你,他们就是那天晚上把你掳到我房间的人,让爷给送进官府判了个拐卖妇女的死罪!得罪了爷就是这个下场!现在我问你一句话,你给我老实回答!”

他猛地一喝:“说!那天晚上,到底是谁用迷魂香把爷给迷晕的!”

张氏浑身一颤,却始终紧抿着嘴。

“让你犟!”裴虔获伸手就是一巴掌,张氏那娇嫩白皙的脸上,登时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来。

“说不说!”

张氏眼中闪过一丝倔强,抬头盯着他,不再害怕。

裴虔获眼中闪过一丝恼羞成怒,转身从旁边抄起一张椅子,就要朝张氏头上抡下去,旁边的傻豹急忙抓住他的手,小声道:

“二爷,她是封府指明要的人,你这样打她,封府那边怕是说不过去,不如让麻婆子给检查一下,事情不就一清二楚了?这麻婆子可是洛阳花柳巷子里最有名的验身婆,专门给妓院里那些买回来的姑娘们验身子,验过的姑娘们没有成千也有上百了,听人说,只要让她的手在女人身上摸上一摸,不但能知道她是不是黄花闺女,连什么时候服侍过男人,服伺过多少个男人,都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裴虔获闻言这才恨恨地将椅子扔到地上,转过头朝身后的麻婆子使了个眼色。

麻婆子谄笑着走上前来,当着裴虔获的面,拉开张氏的衣襟,朝衣服里探视了一番,接着又把她那只鸡爪子似的粗糙老手,伸进衣襟里,在张氏丰满的胸脯上摸索了一阵,抓上一抓,不时地在她最敏感的顶端捏上一捏。

张氏眼中含着泪,却硬是不肯哭出声来,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

“老麻婆,你最好给我检查仔细了!敢骗我,以后你的生意就别做了!”

那老婆子急忙应道:“老身理会得。”

在张氏身上经过一番如中医望闻问切般的详细检查之后,老婆子转过头,朝裴虔获使了个眼色:“二爷,借一步说话。”

裴虔获跟着她走到一边,老婆子凑到他耳边:“二爷,其实刚才从她的眉眼和走路的样子,老身就已经有主意了,刚才这一检查,果然不出老身所料……”

说到这,老婆子放低了声音,说了句只有裴虔获才能听见的声音。

裴虔获闻言愣了一下,愕然问:“她可是个嫁过人的寡妇,你确定?”

“老身若是有一句假话,任凭二爷你处置!”老婆子发起毒誓。

裴虔获盯着张氏,脸上的神情登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着,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是欢畅,像是捡着了什么宝贝似的。

接着,他回过头,朝抓着张氏的那两个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放人,慢慢地走到张氏面前,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摸了一下,一脸心疼地说:“美人儿,实在对不起,吓到你了吧,都是我的错,我他妈真不是人,我是混蛋!我这就走,你千万别生气,气坏了身子我可要心疼死了!”

说着,抬起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扇了两巴掌,转过头对身后的几个手下破口大骂:“一帮混账东西,谁让你们,一个好好的摊子,让你们给搅成这样,还不赶紧把东西收拾好!上来跟人道歉!”

他那些手下全都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他演的到底是哪一出,只好悻悻地将刚才被他们踢翻的桌椅重新摆好,全都走上前来,向张氏鞠躬道歉。

裴虔获欢天喜地地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一直呆立在原地的张氏这才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起头出神地望着不远处河堤上空荡荡的地方。

那里是甄命苦经常躺着小憩的地方,自从上次她拒绝卖给他豆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重新回到摊档前,收拾好摊档,牵着小驴车慢慢地往家里走去……

……

洛河堤下的一片民房的其中一个院子里,甄命苦正埋头捣鼓着桌上一堆玻璃器皿,突然抬起头打了个喷嚏。

“谁在想我?”

他脚下的垃圾框里,装满了一堆发霉的水果和皮料一类的垃圾。

在他身边是一个古怪的转轮机器,一个摇把,一个水平的轮盘,轮盘上放着十几个玻璃试管。

玻璃试管里装着混浊的液体。

他的手握着摇把,将轮盘快速转动起来。

靠着离心力,十几个玻璃管渐渐地从垂直的状态变成了水平状态。

大概过了十分钟后,他停止了摇动,这时,轮盘上试管中的液体变得层次分明起来,每一层都有不同的颜色。

他轻轻拧开了轮盘下的一个活塞,将最下面一层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放了出来,用专门的一个玻璃瓶盛放着。

接着又用清水将这玻璃瓶的液体稀释得清淡透明,重新装入试管中,放入轮盘,再次摇动转轮的摇杆。

反复几次之后,他将提纯出来的液体盛放在一个玻璃瓶里,用吸管吸了一滴,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

终于,他脸上露出一丝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接着,他将提取出来的液体放进一个蒸馏装置中,点燃了蒸馏用的酒精灯。

这时,门口响起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甄命苦站起身来,身体一阵晃荡,坐了一整天的他,起身过急,差点没摔倒在地。

为了提取这些纯度达标的微生物分泌物,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打开门,娇颜如花的张氏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