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仙子妙曲

悠扬动听的琴声从房间里传来,时而奔腾如千军万马,时而静谧如春风拂绿叶。

琴声过后,箫音又起,这回却是声调悲戚,愁肠百转,听着像是同一首曲子,只是曲中的节奏快慢有所不同,又因乐器的音色不同而表达出不同的意境来,一首欣欣向上,豁达乐观,一首则郁郁寡欢,悲观绝望。

音色虽简单,却能弹出截然不同两种感觉的曲调,竟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这种感觉异常奇妙,无法用语言形容。

似乎是那牡丹仙子刻意营造出来的,正当甄命苦听得入神时,箫声戛然而止,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油然而生。

果然,房间里传来那少年求乞的声音:“好姐姐,怎么不吹下去了?”

牡丹仙子笑道:“听了上半阙,你要是说不出个由头来,这下半阙你可是永远也听不着了。”

那少年沉吟片刻,抬头问:“姐姐可是有感于曹子建《洛神赋》才作的这首?”

“哦,何以见得?”

“曹子建所心爱的女子被他大哥所夺,最后却死于皇后之手,有感甄氏凄苦身世而作洛神,与当年宋玉所作《神女赋》有异曲同工之妙,声音悲切,心愿难了,只能在梦中相见,我知道姐姐一向爱子建之才,怜其身世,却不屑他自暴自弃,故有感而发作词曲也不足为怪了。”

牡丹仙子不置可否,只是问:“你只说了前半段的箫曲,为何却不说后半边的琴音?”

那少年笑道:“那是因为我怕姐姐被我看透心事,恼羞成怒,不肯承认了。”

牡丹仙子掩嘴娇笑道:“你若有这本事,我就把这下半阙给你演奏,要是胡说八道,牵强附会,我可非打你手心不可!”

“那姐姐还是打我手心好了,因为我说的肯定是姐姐心里想的,姐姐心里想的又是羞于启齿的,就算对了也是不对,又何必再说出来呢?”

那少年说着,乖乖地伸出手来。

牡丹仙子噗嗤一笑,轻轻在他脑门上敲了个响栗:“你就不能着我一点吗?”

那少年痴痴地看着她,问:“姐姐,侗儿知道这世上肯定没有一个配得上你的男子,等我长大了,你就嫁给侗儿吧,我一辈子照顾你,保护你。”

牡丹仙子嗔道:“谁说我要嫁人了?尽说傻话,等你长大了,姐姐早就人老珠黄了,到时候恐怕你连看都不愿再看我一眼呢,哪还配得上你。”

那少年急得俊脸通红,信誓旦旦地说:“若我有一天变成姐姐眼中这般薄情郎,叫我活不过弱冠之年去,这样我就永远都不会成为姐姐眼中讨厌的男人了!”

牡丹仙子急忙掩住他的嘴,恼道:“不许胡说八道!自古立大业,成大事之人,都是心性坚毅,不为儿女柔情所困,敢作敢为的奇男子,岂能为一个女子轻言生死!更何况,自古男子皆如此,年华正茂恩情厚,年老色衰宠幸薄,若能做到得新欢不忘旧爱已经是难能可贵,身为女子,若能嫁得心仪的夫婿,便是千年修来的福分了,哪还敢奢望别的。”

那少年郑而重之地说:“侗儿一辈子就只爱你和张姐姐。”

牡丹仙子笑着说:“每次来都听你张姐姐长张姐姐短地说,夸她煮的豆浆多么香浓,人又是多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难道就不怕我恼你吗?”

那少年嬉笑着说:“我倒是想看看霜姐姐着恼是什么样子的,霜姐姐生气的时候最好看了,骂我的声音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

“呵呵,我才没这工夫生你的闲气,你皮痒找骂还不容易,现在我就可以让你尝尝爆栗的滋味。”牡丹仙子瞟了他一眼,轻轻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一下,那少年登时露出异常受用的神情。

就在两人说着亲昵话时,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急冲冲地冲上楼来,后面还有人追在身后。

李妈妈的声音响起:“王公子,你不能进去,凌姑娘正抱恙在身,不方便见客,你改天再来吧……”

“嘭!”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一名满脸怒容,身材高大,长脸细眼,满脸雀斑的年轻男子从门外冲了进来,身后跟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李妈妈。

李妈妈一脸着急:“凌姑娘,老身实在拦不住他。”

“李妈妈,这里没你的事,你去把禹护院找来。”牡丹仙子淡淡地说道,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脸色转变之快,跟刚才判若两人。

那王公子刚进门时就已经看见了跪在牡丹仙子身边,与牡丹仙子亲昵细语的少年,冷笑一声:“好一个抱恙在床,不方便见客,原来是抱个姘头在床,暗地里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什么牡丹仙子,别以为被几个男人捧着就真以为自己成了天上的仙女了,惹怒了本少爷,本少爷让你贬为三等营妓!天天伺候那些兵营里的臭男人!”

不等牡丹仙子答话,跪在她身边的那少年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怒瞪着那王公子喝道:“王玄恕!你这臭嘴给本少爷放干净点!以为这里是你爹的尚书府吗!”

牡丹仙子俏脸含霜,只是她却用手紧紧拉住了那少年的手,似乎不愿意让他跟这个王公子起什么冲突。

同时,她的眼神望向门口站着甄命苦。

作为贴身侍卫,这时候正是该上前来护主的时候,哪知道门口的甄命苦却纹丝不动,只是扭头望着这边,一副冷眼看热闹的样子。

这让她有些愕然。

这王玄恕显然来头不小,而且与那少年是旧识,是百花楼的常客,百花楼的花仙子很少有敢跟他摆谱,将他拒之门外的,唯独这个牡丹仙子,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屡次拜帖求见,都被她用各种理由和借口推托。

这些他都能忍受,牡丹仙子的傲气,整个洛阳城的名流都多多少少领教过,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在拒绝了接见他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就接见了这姓杨的少年,还与他如此亲密缠绵,怎不让他怒火中烧。

他的话愈发刻薄:“既然做了,还怕什么承认,我就不明白了,她看上你这个窝囊废哪一点,空长了一副小白脸的皮囊,外强中干,就算她脱光了衣服站在你面前,你又能把她怎么样,你有这能力吗!不过你要实在不行,本公子不介意替你代劳,你只需跪下开口求本公子,本公子自然不会拒绝你,哈哈哈……”

杨侗再也忍耐不住,怒不可抑地朝这人冲了过去。

“阿侗,不要!”牡丹仙子突然一声惊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