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别有天地

直到那陈妈妈前来通知时,甄命苦才将目光从舞台上的那群舞姿优美的女子身上收了回来,跟着那少年和那老鸨绕过大厅的椭圆过道,出了下苑的大楼。

刚出大楼,就仿佛进入了另一番天地。

大楼的后面,竟是一个宽阔的石砌码头,码头上停泊着数十艘小扁舟,每叶扁舟上都有两个船夫在候着。

顺着河岸望去,只见河岸边杨柳依依,楼房幢幢,张灯结彩,每一栋房屋之间相隔了几百米,一幢挨着一幢,一眼望不到头。

俨然有沿岸别墅群的气势。

岸边别墅门楼的牌匾上,都写着诸如“沉香阁”“凌云阁”“太上幻境”之类优雅别致的名称。

小船穿过了几座拱桥,在碧波荡漾的河中航行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停靠在岸边。

陈妈妈引着两人上了岸,岸边是又高又厚的围墙,从码头拾阶而上,是一扇朱红色的大门,门口有两个身穿军服,手执长矛,神态冰冷的卫兵看守。

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两个守卫竟然是两个姿色端丽的女子,只是头发绾了起来,藏在了盔甲里,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五官清秀,眉目生春。

连门卫都已经是这样的素质,可想见里面的花仙子不知是什么天香国色。

“什么人?”其中一个女卫兵喝斥一声。

“我是沉香阁的陈妈妈,麻烦姑娘们跟李妈妈通报一声,就说杨公子已经到了。”

“在这等着!”

女卫兵转身进去通报了。

那老鸨回头跟那少年说:“杨公子你在这稍等,一会李妈妈就会出来领你进去,你也是熟客了,奴家就先回去招呼客人了。”

“辛苦陈妈妈了,来啊,赏陈妈妈五两银子。”那少年朝甄命苦使了个眼色,当他看到甄命苦欲杀人的眼神时,不禁吓了一跳,那是要将他踢下河去的眼神。

甄命苦缓慢地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给那老鸨递了过去,差点没在银子上留下指印,这些可都是他一个月累死累活才换来的工钱,就这么手一挥,入了老鸨那鼓囊囊的抹胸里,也不知道那鼓囊囊的地方有多少是银子,有多少胸脯。

那老鸨领了银子,欢天喜地地去了。

“再让我打赏,我直接废了你。”甄命苦压着嗓子说。

少年丝毫不以为意:“洛阳城多少男人散尽千金就为了听霜姐姐说一句滚蛋而不可得,你不过花区区十两就能听霜姐姐弹一首曲子,就知足吧!”

……

等了一会,前去通报的女守卫终于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

跟其他鸨妈不一样的是,这个鸨妈身上并没有穿些红红绿绿的丝绸锦缎,而是一身素色的棉布衣,脸上也没有抹厚得可以防弹的胭脂粉底,脸上掩盖不住岁月风霜刻画的痕迹,神态祥和。

那少年似乎很喜欢这鸨妈,见她过来,急忙迎了上去,挽着她的手臂,连珠炮似地问:“李妈妈,霜姐姐睡了没?我听人说她前几天身体不舒服,不知道可好些了没?可作了新的曲子?我这么些天没来,霜姐姐没生我的气吧?”

那鸨妈笑着:“哎呦呦,我的小祖宗,你可别问那么多了,我这老太婆这一下子哪记得住你那么多问题,你霜姐姐身体没事,正跟我念叨你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她呢,这不,你就让人通报来了,你霜姐姐准备了好多好吃的,正等着你呢。”

她回头看了跟在身后的甄命苦一眼。

“这位是?”

“哦,他是我的贴身侍卫,甄护卫,这是李妈妈,是从小照顾霜姐姐起居饮食的,她可是百花楼里资格最老的妈妈了。”

甄命苦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那鸨妈脸露异色,显然是疑惑凭甄命苦这瘦弱的身子骨,自保都成问题,怎么当上贴身侍卫的?

出于对这少年的信任,她没有多作怀疑,好心提醒道:“既然是杨公子的贴身侍卫,那老身就不拦你了,一会你进了楼,可千万别四处乱跑,这里可不比其他下贱地方,除非姑娘们愿意接见,其他男人可不能轻易进来,万一被禹护院抓住了,不死也要被打得只剩半条命,可别说老身没事先提醒你。”

杨侗笑着说:“李妈妈放心,他知道规矩的,我已经提醒过他了。”

“那就好,你们随我来吧。”

……

进了门,曲径通幽。

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石径,千回百转地通向柳暗花明处。

石径两旁是怪石嶙峋的假山和郁郁葱葱苍松劲柏,遮天蔽月,若不是李妈妈手中提着灯笼,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径。

绕了几道弯,过了几座小拱桥,穿过一片蛙声重重的荷花地,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出另一番天地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望无垠,波光粼粼的人工湖面,足足有上千亩的湖面。

湖的形状,是完全的椭圆形状,湖水在月光的照映下,银光闪闪,如同一面偌大的镜面。

……

湖面上,一艘楼船正在月色中畅游。

楼船上灯火辉煌,船身也是彩绸锦缎,装饰得异常奢华。

隐约能听见穿上传来琴箫合奏的悠扬乐声。

一名锦衣华服的少年坐在船头的小桌旁,看着远处亭桥上的三个人,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他的酒桌对面,有一个绝色的少女正抚琴吹箫,轻声吟唱,正是在红杏别院的后门给那些乞丐难民施粥的美丽小丫头妙玉。

如今的她发髻挽起,脸上虽然依旧有些稚气未脱的婴儿肥,却已经是极美的美人胚子,特别是她婉转清澈的嗓音,透着一种活泼可爱,无忧无虑,让人身心愉悦的特质。

听着她轻轻吟唱,少年回过头望着正在抚琴的妙玉,语带不悦:“牡丹仙子不是说身体抱恙,不方便见客吗?他们这是要上哪去?”

琴声渐止,妙玉那两只纤细修长的小手放在琴铉上,回过头朝亭桥望去,一双清澈的眼眸里闪动着好奇。

“平时这时候霜姐姐都不见客的,可能是杨公子来了。”

这少年闻言脸色沉了下来,朝船头正在摇船的家丁喝了一声:“摆船回牡丹楼!”

湖中心有一个人工岛屿。

岛上的岸边杨柳依依,柳枝垂到了湖面上,在湖风中微微摆动,激起阵阵涟漪。

湖岸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座美轮美奂,风格迥异的大宅子,足足有十座之多,四五层楼高的木楼,绕着湖,依湖而建。

每一个宅子都引出一条曲折迂回的亭桥来,跨过几百米宽的湖面,与湖中心的小岛相连。

亭桥上张灯结彩,在黑夜中如十条蜿蜒游龙,在湖中畅游。

十座大宅院组成的别墅群,形成百花团簇的格局,簇拥着湖中心小岛上那座足有五层楼高的大宅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