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潜入裴府

嘭——

裴府的大门上登时被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砸出一个坑来。

“哪个王八羔子活得不耐烦了?”

从大门里传来守门的门卫暴躁的喝声。

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这回砸的是门框上挂着的牌匾,一团乌黑的泥状物糊在了“裴府”两个金漆大字上。

不一会,裴府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身穿门卫服饰,睡眼惺忪的中年汉子,手里打着灯笼,探出一个头,朝外望了望。

离门口七八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身穿白衣,脸上蒙着得严严实实,身材和服饰一看就知道还未成年的少年,手中拿着一个小布包,正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敢到这来捣乱!找死……啊!”

那守门的汉子还没得及说完,那蒙面少年已经投掷出手里的小布包,不偏不斜,正好打在那守门汉子的脸上。

一股腥臊恶臭冲入那守门汉子的鼻孔中,口中糊了满满一口,伸手抹开糊在眼睛上的泥状物,接着手提灯笼的光,看了一眼,差点没昏过去。

手里明显是一团乌黑发臭的马粪,还残留有温度,显然是刚刚新鲜出炉。

再看那少年时,他正嘻嘻哈哈地朝大门的方向一阵手舞足蹈,又是拍手又是撅屁股的,似乎对自己刚才的准度颇为得意,那门卫登时怒火中烧,一把扔了手中的灯笼,朝他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骂:“小畜生,让我抓住非灌你吃下去不可,别跑!”

那少年哈哈大笑,转身就跑,折进了巷子里。

等那守门的汉子追到巷子里时,只看见一匹神骏无匹的白马,正飞驰而去,很快就连马屁股都看不见了。

那汉子只能顿胸顿足,对着那少年远去的方向,大声咒骂,骂了好一会,才转身回到门口。

“咦?灯笼呢?”

刚才他扔在门口的手提灯笼已经不见了。

他四周察看了一下,并不见有什么异样,悻悻地进了大门,重新将门关上。

……

裴府的花园里。

一个身材瘦小的人蜷着身子,手里提着裴府门卫的灯笼,低着头,走在裴府花园那条鹅卵石铺成的羊肠小径上。

“什么人!”一小队正在花园里巡逻的士兵远远地看见他,喝住询问。

“巡逻大哥你好,小的是门房那里让我来交两封访帖给裴大人的,说有急事拜见,不知道能否帮小的转交,有劳大哥你了。”

路过的巡逻兵队长见这人提的是裴府的灯笼,没怎么怀疑,从他手中接过信看了看,接着打量了这名门房一眼,疑惑道:“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小的是新来的,巡逻大哥你人贵事多,不认识小的也很正常。”

巡逻队长没再怀疑,用手指了指身后几栋大宅子:“裴大人正在书房,你一直往前走,到了巷子尽头往左拐,再往前走十几米,穿过一片假山,湖边第一座宅子就是裴大人的书房了,别到处乱走。”

“小的明白,有劳大哥了。”瘦小男子弯腰躬身,侧身站在一旁,恭送那队巡逻兵离去。

看着他们走远,他一口吹熄了灯笼,融入夜幕中。

……

裴府湖边的一座大宅子里。

一名身穿宽松长袍,身材魁梧威武,大方脸,小眼睛,胡须浓密的中年汉子正坐在书房的案台前,手握书卷,专心研读。

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静静地站在书案旁。

灯光变得有些昏暗,身后的女子走上来,拿着小剪,修剪着灯芯,修完灯又往桌上的茶杯里添了些茶水。

正要转身回去时,中年汉子放下手里书,冷不丁地将她搂在在怀里,手在她身上来回巡游着,女子香艳的娇声喘息登时弥漫在房间里。

“报告大人!”这时,门口响起了卫兵的声音。

“进来。”

一名身穿盔甲的武士从门外走进来,单膝跪地,“大人,卑职已经派人四处打探了,上次劫走官银的人,很有可能是尉迟铁匠铺的人所为。”

那汉子闻言放开怀里的女子,站起身来,那女子急忙取了一件披风,给他披上,中年汉子踱步到那武士的身边,突然抬起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什么叫很有可能!我要的是明确的答案!”

武士狼狈地从地上爬起,跪在那中年汉子面前,“卑职知罪,只是他们没有留下我们一个活口,连人带船都被沉入了河底,一丝线索都没有,那尉迟敬德又是刘武周的人,卑职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这才……”

“你起来吧,除了矿帮,整个洛阳也没有谁敢明目张胆地抢我盐帮押送的官银!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让人贴出悬赏告示,凡是提供确切线索的,重赏千两白银!我就不信没人动心!”

“卑职这就去办!”武士如释重负,急忙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等等!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最近有没有给我惹什么事?”

“这……”那武士转过身,脸露犹豫。

“你只管说,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是!刚刚我听巡逻的侍卫说,刚才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地从府外抬进来一个袋子,好像是一个女人,被抬到二爷的房间里了。”

中年汉子皱了皱眉头:“他又看上谁家的姑娘了?”

“不太清楚,不过卑职听人说二爷最近经常带着傻豹去河边收一个卖豆腐的摊租,听人说,那卖豆腐的女子是个美如天仙的寡妇,二爷十有八九是看上她了。”

“寡妇?这个混蛋,上次给我惹的祸我还没找他算账,现在越来越有出息了,连寡妇他也不放过!”

武士急忙说:“大人请放心,据卑职所知,那寡妇并没有什么背景,几年前嫁给了一个武状元丈夫,只可惜死在了辽东战场上,家里只有一个快死的公公,靠着她卖些豆浆豆腐维生,除了有许多公子哥儿垂涎她的美色之外,就算凭空消失了,也不会有什么人过问。”

那中年汉子闻言怒气稍减,却依旧臭着脸:“最好别再给我出乱子,你去告诉他,明天跟我一起去见皇上,皇上这几天要准备东巡了,玩归玩,若误了正事,看我不扒了他这身皮!”

“是!”

“退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