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第一次领薪

晚上有点事,提前更了,有跟看的不?吱一声,让兄弟知道你的存在。——————————————————————————————尉迟敬德每隔几天就会查看一下销售记录,他发现自从甄命苦当了这个店小二,几天就已经超过了以往一个月总销售额,虽然每件产品的利润因为退换货频繁的原因没有达到预期,但总体加起来却是非常可观,真正实现了薄利多销,连很多积压卖不出去的产品也被销售一空。

至于退换货的问题,尉迟敬德并没有发现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妥之处,铁制品的销售就是有这个好处,哪怕已经破损,只要稍微经过修补,就能跟新的一样,质量毫不受损,而这些小活,甄命苦也从不麻烦铁匠铺的那些匠师们,只要给他一个小铁炉,他自己就能修补,不花什么力气,干得并不比那些匠师们差。

而这一点,似乎早就被甄命苦考虑在内。

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个退换货的承诺后,顾客对尉迟铁匠铺的售后服务无不交口称赞,名声远扬,多少人不惜从远隔几十公里外的洛阳城外的小城镇赶来购买。

只要甄命苦在店里,店里就会变得异常热闹,每一个顾客脸上都带着满意的笑容。

看着甄命苦每天笑脸迎人,热情招呼客人,丝毫不因被克扣了工钱而怠工的样子。

尉迟敬德曾偷偷让店里的账房算过一笔账,假如按照甄命苦说的提成方法,每销售一件铁制品便给他销售额的百分之一作为提成的话,在这短短的十几天中,甄命苦拿到提成已经不止五两了。

坐在账房的柜台里面,透过柜台的收银窗口看着甄命苦忙碌的身影,尉迟敬德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他此时的心情非常矛盾,看到甄命苦这出色的销售能力之后,他其实很想将他留在铁匠铺,让他给铁匠铺效力,但他也知道,这个人绝不是单单靠银子就能挽留的,以他这十几天对甄命苦的观察来看,甄命苦只是暂时缺银子才会在这里打工,并没有长期留在铁匠铺的打算。

尉迟铁匠铺从一开始就没有诚意对他,说好给五两工钱,到最后却左克右扣,将他的工钱生生减到一两,他又怎么可能没有抱怨?

但甄命苦看起来一点怨言也没有,好像对钱并不怎么在意,对每一个人都是笑脸相迎,尉迟敬德却发起愁来,一个用钱无法买通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这人已经快死了,钱对他没有任何诱惑力,另一个种就是这人心中有比钱更珍视的东西。

这个甄命苦显然不是将死之人。

这天,甄命苦将最后一个客人送出了店铺,转身走到进账房,将今天的销售所得放在收银台上。

一共有二十两之多。

“帮主,今天一共买了十把精铁菜刀,二十把锄头,三把厚背剔骨刀,十二把铲,六根铁桨,银子都在这了,你清点一下。”

“点什么,还能信不过你吗?……甄兄弟,这是你这个月的工钱,按照当初的约定,五两银子,一分不少。”

“谢了帮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甄命苦笑着,取了放在一旁木架上的外衣穿上,转身朝门口走去。

尉迟敬德叫住他:“甄兄弟,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喝几杯?”

“喝酒就算了,身体还没怎么好,现在改喝豆浆了,要不一起去喝碗豆浆?保证帮主你喝完神清气爽,劳累一扫而空。”

尉迟敬德失声而笑:“堂堂男儿,应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却跑去喝什么豆浆,也不怕人笑话。”

甄命苦耸了耸肩,笑道:“我还是比较喜欢大碗喝豆浆,先走了。”

他从账房里一出来,柱子早已跟几个壮汉等在账房门口,等他走过来,故事上前撞了他一下,将他撞了一个趔趄,头差点没碰上门框,手里刚发的几两银子也被碰到了地上。

这个柱子对他上次在铁匠铺门口抢了风头的事一直记恨在心,对甄命苦事事看不顺眼,一有机会就刁难一下他,可惜甄命苦从来不跟他争锋相对,每次柱子故意刁难,他都是一笑而过,避其锋芒,也不会生气,简直跟木头人一样。

甄命苦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说什么,弯腰拾起银子,转身朝铁匠铺外走去。

柱子在他身后用带着一丝嘲弄的语气说:“我们铁匠铺什么时候招了个忍气吞声的软脚虾啊?亏他还敢拿那么高的工钱,也不怕夜里睡不着,哪像我们这些靠真材实料打拼出来的匠师,领再高的工钱,晚上睡觉也睡得踏实,对了,你们还记得十年前我跟着尉迟哥一起创立这间铁匠铺时,每天睡两个时辰,就为了炼制出精铁的日子吧?”

其他人纷纷附和说:“哪能不记得呢,想当年柱子哥你接下赏金榜,废寝忘食,多少个日夜奋战,才为铁匠铺炼制出精铁,也不过拿了区区一百两的银子,哪像有些人坐享其成,拿着别人锻造的东西,卖得那么便宜,让我们累死累活地连夜赶工,糟蹋别人的血汗,给自己挣功劳,亏他还好意思跟尉迟哥要什么提成,换了是我们,拿一两银子都要羞愧死了!”

“是啊,也不知道尉迟哥看上他哪一点了,成天就会跟客人耍嘴皮子,拿我们的汗水讨好客人,早知道店小二也能拿这么高的工钱,我当初也当个店小二算了。”

“这种投机取巧的事让我干我也不会干的,是汉子的就跟柱子哥一样,接下炼制赏金榜,真要炼制出什么好的合金来,就算他拿一千两银子,我们也只会拍手称赞……”

“你开玩笑吧?炼制赏金要是这么容易拿,我早发达了!这么多年,也就柱子哥一人拿过一百两的精铁炼制赏金,这种活可不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脚虾干得来的。”

由始至终没有停下脚步的甄命苦,仿佛两耳已聋,根本听不见柱子他们的议论一般,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留下柱子一群人自说自话。

尽管在占尽了上风,柱子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甄命苦三棍打不出一个响屁来的态度让他有一种空有一身劲,却无处发力的感觉。

……

……

出了铁匠铺的大门,甄命苦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下了山。

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要去张氏豆腐摊上喝上两碗豆浆,几块煎豆腐,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他将银子揣入兜里,转身朝洛河边的张氏豆腐摊方向走去。

街道上,一群人正匆匆往前面的一堆人群处跑。

只听见人群里有人在大声喊:“好你个偷药贼啊,总算抓住你了,难怪我店里的人参灵芝每天都会不见一条,原来就是你给偷了,这些人参可是我高价买进来的长白山参啊,每一根都值数十两银子,今天你要不把偷走的三根人参银子赔出来,我非把你扭送到官府,判你个充军千里不可!”

周围围观的人群将一家药材铺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根本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从店家愤怒的叫嚷听出有人了他店里价值连城的人参,要扭偷药贼送官。

甄命苦没多作停留,只是回头稍稍看了一眼,便从人群边走了过去,进了旁边一家玉器饰品店铺里。

……

洛河边,张氏豆腐摊上的客人已经陆续散了。

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身影正在忙着收拾摊档,准备收档回家了。

“老板娘,一碗豆浆,一碟煎豆腐,这里是一个月的豆浆钱,不用找了,有多的先放着,省得每次来都给你钱,你还得费事找钱。”

跟平常一样,甄命苦来到豆腐摊前,点了几样东西。

豆腐西施看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收下银子,用手指了指她身后豆腐摊桌子上放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豆浆和一碟煎豆腐,轻声说:“我要收档回去了,你吃完就放在那里吧。”

甄命苦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我今天第一次领薪水,还想着大吃一顿,要些好吃的呢,没想到你都已经给我准备好了。”

“今天就剩这些了。”豆腐西施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说。

“今天生意好吗?”

“嗯。”

“你公公今天没来?”

“嗯。”

“今天第一次领薪水,买了个小礼物,答谢老板娘你的救命之恩,不成敬意,希望你能笑纳。”

甄命苦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包扎精美的礼品盒来,给她递了过去,里面是他到玉器店里为她挑选的玉梳子,几两银子的东西,贵重的礼物他也买不起。

张氏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偷偷朝四周望了望,幸亏这时客人都已经回家吃饭了,摊上除了他和她两人,并没有其他人,她也不伸手去接,甚至连他手上是什么东西都没看一眼,匆匆说:“我不要你的东西,你在这里吃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再跟他说话,牵起小毛驴,转身逃也似地走了,好像跟他多说几句话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