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牡丹仙子

“手持玉箫的是碧莲仙子,笛箫双绝,她可是百花楼最年轻的花仙子,听说已经被赵王看上,一满十五就要嫁入赵王府为王妃了。”

“十五岁?不犯法吗?”甄命苦讶道。

肥龙回过头,一脸古怪地看着甄命苦:“犯什么法?女子十五及笄之年,正是嫁人的大好时候,趟过了年华,想要再嫁得好人家可就难了,如果运气好,十五嫁了人,十六生子,三十多岁就能升为婆婆,女人这一辈子也就算活明白了。”

甄命苦有些无语,问:“你娶老婆没?”

肥龙闻言神色一黯:“早就娶了,不过几年前难产死了,孩子生下来没人奶,也没能养活。”

甄命苦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肥龙并没有显得那么悲痛,很快恢复过来,感慨说:“其实这样对她们也好,起码不用跟着我挨饿受冻过苦日子。”

两人正说着,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嚷了一句:“牡丹仙子要出来了!“

肥龙不再跟甄命苦说话,回过头,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的门楼,脸上闪烁着神圣的光辉,就像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

不单是肥龙,连周围其他人也差不多是同一个表情,整条洛阳大街都似乎停顿了似的,没有了嘈杂声,过往的车辆也都停在路的一边,车里面的人也纷纷下车驻足观看。

甄命苦也忍不住回过头,望着前面的门楼。

“快看!牡丹仙子出来了!”

“一年不见,牡丹仙子变得更美,更有气质了。”

周围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跟二十一世纪那些追星族,声嘶力竭地喊着自己偶像的名字,追到天涯海角就为了一睹偶像车尾灯绝尘而去,吸着偶像所乘坐的汽车尾气都觉得与有荣焉的痴迷,简直如出一辙。

一名身上穿着一声霓裳羽衣般的粉红服饰,脸上蒙着一层白色薄纱,怀抱一扇琵琶,芊芊挪碎步,婀娜摆柳姿,目不斜视,在身边一个容貌极美的小丫头搀扶中,缓缓从门楼里走出来。

那个容貌极美的小丫头,就是曾经在红杏别院的后门口救过甄命苦一命的小丫头妙玉。

她的身后,还有两个姿色不俗的丫鬟捧着她的长裙后摆,一直送她走上门口的红毯。

就在这时,一个手持鲜花,一手持着把明晃晃的匕首,衣着光鲜,公子哥儿模样的年轻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朝那牡丹仙子跑过去,嘴里喊着:“牡丹仙子,你就让我见一面吧,今天若是不能见你一面,我就死在这里!”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周围的人都停止了呼喊,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年轻人就已经冲到了红杏别院门楼前的红毯上。

马车旁边的八名武士全都拔出刀剑,反应之敏捷,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他们快速朝这年轻人冲过去,只可惜尽管以他们的反应速度,也还是慢了一步。

眼看那持刀的狂热年轻人就要冲到牡丹仙子的身边……

一道人影突然从院中奔出,挡在牡丹仙子的面前,也没看清楚他如何动作,一记手刀,就把那年轻人手上的匕首给打落,深深插入石板地上。

这份手劲和身法,不但深得劲力运用的神妙,而且时机拿捏得分毫不差,既没有伤到那年轻人丝毫。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

那牡丹仙子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突发状况,由始至终竟然没有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只是秀眉微微皱起,看得出她也很是厌烦这种狂热的行为。

远处的那几个武士已经冲到那狂热年轻人的身后,将他紧紧摁倒在地,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那牡丹仙子若无其事地从他身边走过去,走到马车旁边时才回过头看了一眼,低头在她身边的小丫头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说完转身上了车。

那俏丫头则转过身走到那名身手了得的中年男子身边,小声说了几句。

中年男子迟疑了一会,这才朝那些武士一挥手:“放了他。”

八名武士放开那年轻人,哪知刚一放手,那年轻人就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朝牡丹仙子扑过去……

那中年男子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执着,简直到了不顾死活的地步,骤不及防,失了拦截的最好时机,脸色沉了下来,冷哼一声:“找死!”

与此同时,抢过身边那些武士手中的长剑,欺身上去,看他这副架势,显然是想在这年轻男子冲到牡丹仙子身边前,将他一剑穿喉。

眼看这年轻男子就要血溅当场,只见那年轻男子身体突然一个恶狗抢屎,堪堪躲过了朝他脖子上刺过来的长剑,扑到牡丹仙子的脚下。

动作虽然不雅,却让他无意中躲过了一劫,而且还让他的手刚好抓住了她的一只小脚。

正准备登上马车牡丹仙子,突然被人抓住脚踝,身子微微一颤,怀里掉出一个方方正正,黑色闪亮的小物体来,刚好砸在那年轻人的头上。

那是一个乌黑闪亮,透明玻璃材质,方方正正的黑色物体,落在年轻人的头上后,摔在一米远的地上。

那年轻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头被砸了个包,趴在地上失心疯似的大叫:“我摸到仙子的脚了,我摸到仙子的脚了,哈哈哈……”

人已经被赶上前来的八个武士拉住双脚,拖出十几米远的地方,那中年高手一脸阴沉地走到他身边,紧握剑柄,朝那年轻人胸前狠狠地刺了下去……

眼看那狂热年轻人就要命丧当场……

“不要!”

“住手!”

两声清脆的娇斥同时响起,一个是来自那俏美的小丫头妙玉,一个是来自那牡丹仙子。

俏美小丫头妙玉脸上一片惨白,显然是被刚才中年男子狠辣的出手给吓着了,而牡丹仙子则是一脸惊怒。

“禹护院,你用得着出手这么重吗?”牡丹仙子一开口,周围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她的声音如珍珠落玉盘,悦耳动听。

中年男子总算及时收手,剑尖停在那年轻男子的胸口,没有刺下去,回过头,不亢不卑地回了一句:“卑职只是尽自己的职责,保护仙子而已,胆敢冒犯仙子的人,不管是何人,格杀勿论。”

“他有伤害我吗?”牡丹仙子语气中带着一丝气恼,看得出来,她对这中年男子的所作所为甚为厌恶,却又带着一丝无可奈何。

“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卑职也绝不敢掉以轻心,若是人人都跟他一样,仙子的安全万一受到了威胁,卑职担当不起这个责任……”中年男子依旧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态度。

“放了他,我的安全不用你负责。”

“这个……”

“我说的话你敢不听?”牡丹仙子终于怒了,一声娇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