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俏妙玉

他朝那女孩望去,站在胡同口的,正是一个月前看他可怜,多派了两个馒头给他,救了他一命的俏丽小丫鬟。

显然他刚才教训肥龙这伙人的时候,她也看到了。

此时她正跟其他乞丐一起,亭亭玉立地站在胡同口,如一朵鲜花混在一堆牛粪里,那么鲜明,那么夺目。

她脸上稚气未脱,却已经是个极美的美人坯子,不难想象她将来定是一个颠倒众生的绝色尤物。

她身上穿的衣服,跟其他派粥的丫鬟略微有些不一样,盈盈一握的小细腰上,扎了一条粉红色的丝腰带,腰间挂着一个碧绿的挂坠,是一个用翡翠雕成的小古琴。

甄命苦以前在翡翠厂做过打磨工,一眼就看出这颗绿得几乎能滴出水来的翡翠价值不菲,若是拿到二十一世纪的拍卖市场,起码也是价值百万的老坑玻璃种超A货。

别的丫鬟身上无论是服饰还是装扮,都没有这个小丫鬟这么清新,亮眼,腰间也没有跟她一样的名贵翡翠吊坠。

在甄命苦印象中,这一个月他只见过她两次,第一次就是他被一群人围殴那一次,今天是第二次,平时她好像并不是每天都会出来给这些乞丐派粥。

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个小丫头的身份很尊贵。

“我叫甄命苦。”

那小丫头闻言愣了一愣,接着掩嘴咯咯而笑,笑声如珍珠落玉盘般悦耳动听。

甄命苦有些无奈,他的名字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笑了。

小丫头好一会才止住笑,眨巴着一对天真可爱的大眼睛盯着他问:“你能帮我个忙吗?”

甄命苦笑着问:“什么忙?”

“以后你每天来这里维持秩序好吗?我姐姐说了,要是以后再有人在门口打架闹事,就要停止给他们施粥了,你要是在这里的话,他们就不敢捣乱了,以前我也老是看到他们欺负人,你还是第一个能把他们赶跑的呢。”

“这个……”甄命苦脸露为难。

那俏丽的小丫头急忙说:“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以后每天我会给你十个铜板,两碗粥和四个馒头,只要你在放饭的时候过来维持一下秩序,不让人来捣乱就可以了。”

十个铜板已经可以买到十个肉包了,甄命苦回过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可以试试。”

……

就这样,甄命苦获得了他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份工作,秩序维护员,也是这个时代的保安。

一天能有十个铜板的收入,最起码的温饱算是解决了,不用再像他们一样靠四处行乞。

那肥龙自从栽在甄命苦的手里以后,非但没有躲着甄命苦,反而天天来凑近乎,再加上他这人说话还蛮有水平,马屁拍得不露痕迹,甄命苦也正愁没有一个熟悉这个城市的人给他做向导,一来二往,两个人不打不相识,渐渐熟络起来。

从这个肥龙的口中,甄命苦知道了原来这个时代是大业九年,隋炀帝在位时的朝代,而他所在的地方,是千古名都洛阳,他历史知识几乎是空白,除了知道隋炀帝是隋朝历史上有名的暴君,穷奢极欲送掉江山的败家子以外,别的一无所知。

自从有了甄命苦当这个秩序管理员,再加上原来的插队大户肥龙的那些老乡守了规矩,而且还成了甄命苦身边的人,队伍没有了以前的混乱,很少有人敢插队了。

人虽然多了,没有插队和重复领取的人,粥反而够派了,只要排了队,耐心等待,基本没有喝不上粥的。

这天,肥龙学着甄命苦的模样,蹲在墙边吃着刚领的馒头,晒着太阳,跟甄命苦一起看着那些排队领粥的难民和乞丐。

甄命苦一边喝着粥,吃着满头,看着红杏别院的后门口,突然开口问了一句:“那小丫头是什么人?”

肥龙嘴里正嚼着包子,闻言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门口刚走出来那个几天前给了甄命苦这份协管员工作的俏美小丫头,恍然道:“她啊,她叫妙玉,牡丹仙子的丫鬟,虽然只是小丫鬟,可她说的话,院里的人没有敢不听的。”

“牡丹仙子?”

“就是给每天给我们派粥的那个大善人,百花楼的花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她的琴声,听说连聋子都能开耳,多少达官贵人挤破了脑袋,倾家荡产想看她弹琴都不可得,那可真是天上有地上无的绝色美人儿。”

这肥龙虽然身为乞丐,谈吐却不像其他乞丐那么粗俗,偶尔还有妙句出来,颇感有趣。

甄命苦被他提起了兴趣,问:“哦?怎么个绝法?”

“我说得天花乱坠你也想象不出来,过几天是寒食节,百花楼的花仙子们会坐楼船游河湖,到时候你就能见到她了,像她这样国色天香的绝色美人,将来一定是要被选进皇宫做贵妃的,飞上枝头当凤凰的。”

“听起来身份挺尊贵的。”

“那当然,像她这样的花仙子,可是有官阶,堂堂正七品的官职呢,虽说是散官,没什么实权,可身份之尊贵也不是其他女子能比拟的。”

这个肥龙有做狗仔的潜质,说起百花楼的事来便滔滔不绝:“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花魁都能出人头地,有时下场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以前就有一个百花楼的花魁,深受宠爱,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被发配到下苑去了,我还记得当年红杏别院热闹的情景,那叫一个门庭若市,门槛都几乎被那些有钱的浪荡公子哥给踏破了,一个个不惜倾家荡产,就为了睡一睡百花楼的花魁。”

这人前一段话说得还听得进去,结尾一句就破功了。

甄命苦有些无奈,问:“什么是下苑?”

“下苑你的都不知道?”肥龙一脸惊讶,接着怪笑着凑到甄命苦耳边轻轻说了几句,甄命苦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

肥龙叹了一口气:“哎,只可惜那花魁几年前就犯染了什么病,没几年就不堪折磨,上吊自杀了……”

肥龙滔滔不绝地说着发生在这堵红墙里面的各种香艳离奇故事,甄命苦在一边静静地听,不时地回过头看着巷子高墙里的那一幢幢高楼,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