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头要还是不要?

自从十几天前甄命苦出手揍了一个欺负新来老太婆和小女孩的乞丐后,他身上登时多了一股亡命之徒的气质,很少有人敢再轻易招惹他。

如今的甄命苦跟其他的乞丐已经没有多大区别,衣衫褴褛,头发蓬乱,胡须拉碴,身上披着一张用稻草编织的蓑衣,蜷缩成一团,蹲在墙角,眼睛半眯着,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只是他跟其他乞丐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比起那些浑身散发恶臭,满脸污垢,一口黄牙的乞丐来,他明显干爽白净许多,站在他们中间,简直是乞丐中的贵族,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几乎要亮瞎路人的双眼。

每天早上,他都会早早地来到这条巷子里,守在红杏别院的后门,门一开,他就跟着别人一起排在队伍后面,领一碗粥,两个馒头,吃完后就拄着拐杖四处游荡,晚上的时候回到破庙睡一晚,早上起来后就到洛河边洗漱干净,然后再走上几公里的路,来到城西的这座大院后门的巷子里,等着派粥,当做康复训练。

吃完一天唯一一顿固定的早餐,他就跟着别的乞丐一起,在洛阳城四处逛荡,偶尔能讨来一两个铜板,换一碗香喷喷的米饭。

一个月下来,洛阳城西的大部分地方,他都逛过了,走动得多了,身体也好了一些,不用再拄拐杖了,只是依然咳得厉害。

这天,他跟往常一样排队领了粥和馒头,吃完后蹲在墙角,惬意地晒着太阳。

远远地走过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婆,忧心忡忡地对他说:“小伙子,你快走吧,上次你打的那个人带着河间同乡会的人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甄命苦闻言抬起头看了这个老太婆一眼,几天前,这个林婆带着她五岁大的小孙女到门口排队讨粥,却被一伙人给驱赶,他顺手将那些人给收拾了,虽然带着伤,身体虚弱,但对付几个乞丐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冲她笑了笑:“没事,你孙女儿身体好点了没?烧退了吧?”

“恩,已经没事了,都是给饿的,吃了点东西就好了,要不是多亏了小伙子你,我们婆孙只怕早就饿死街头了。”

老太婆正说着,远处响起一声气焰嚣张的叫嚷:“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连我河间同乡会的人都敢动,活得不耐烦啦?”

人群中自动地让出一条道来。

老太婆见状急忙走开去,不敢再跟甄命苦说话。

一个肥得像日本相扑运动员一样,满脸凶相的乞丐,领着四五个手拿棍棒,气焰嚣张的乞丐,朝甄命苦走过来。

“老大,是他!就是他!”

其中一名脸上还缠着纱布,嘴高高肿起,畏畏缩缩地躲在那胖乞丐后面,露出半张脸,指着甄命苦。

胖乞丐皱着眉头,看着身材瘦小,还咳嗽不停的甄命苦,脸上带着一丝疑惑,显然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能将自己的老乡打成这样。

“是你把我老乡打成这样的?”

甄命苦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不用客气,免费赠送的,有什么指教?”

那胖乞丐对他的淡定感到有些惊讶,打量了对方一下,问:“胆子倒不小,说吧,你混哪的?什么级别?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吗?”

甄命苦满不在乎地说:“知道,不就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嘛,我没帮没派,都混乞丐了,没那么多穷讲究。”

“好,带种!你的意思是你的拳头够硬了?我肥龙讨了半辈子饭了,修过运河逃过难,挨过饥荒,打过仗,吃过臭水沟里拉起来的死猪肉,也吃过洛阳酒楼的剩酒剩菜,什么世面没见过,就还没见过你这么不懂规矩的,说吧,你要你哪只手?”

甄命苦淡淡地说:“两只手都要。”

“我成全你,你跟我来。”肥乞丐说着,朝甄命苦招了招手,转身朝巷子里的一条阴暗胡同里走去,他身后的纷纷怪笑,看着甄命苦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即将要倒霉的蠢蛋。

“小伙子,别去,他会打死你的。”那老太婆在人群中小声地提醒。

甄命苦一脸无所谓,跟着这名叫肥龙的胖乞丐进了巷子里的小胡同。

……

十分钟后。

包括那吃过皇上吃剩下的肥龙在内,一共六个人,全部躺在胡同里,嘴里哎哎呦呦地哼着,没一个爬得起来,棍棒散了一地。

甄命苦坐在这名叫肥龙的乞丐肥肚子上,手里拿着一根棍棒,敲了敲肥龙的脑袋,一边咳嗽着,一边问:“你这颗肥脑袋还要不要了?”

肥龙忙不迭地点头:“要,要,要。”

“我把它切下来揣你兜里,那谁,有没有菜刀借我一把?”

“没有菜刀,没有菜刀,不要借他!”肥龙吓得脸都白了,摇着头,脸上和脖子上的肥肉甩得跟:“好汉,小的不要头了,不要头了。”

“不要那就切下来扔了吧。”

肥龙急得快哭了:“不能切不能切,脑袋在脖子上放着就好,好汉饶命,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您以后有什么吩咐,小的和河间同乡会的弟兄们愿意为您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眨一下眼睛不算好汉!”

甄命苦哪想到刚才气势汹汹的肥龙,一下子变成了条肥虫,忍不住笑了:“就你一堆肥肉还上刀山下火海?”

他拍了拍肥龙的肚子,站起身来,说:“你的脑袋就暂时寄放在你头上,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同乡会的人插队捣乱,不守秩序,欺负老人小孩,你自己带着菜刀来找我。”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肥龙连声答应。

甄命苦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胡同里走了出来。

胡同外,那些围观的乞丐全都自动退到他身边的三尺之外,用一种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他。

也不知道这个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肺痨,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只是轻轻一拨,就能把一个重达两三百斤的肥乞丐摔出五六米远。

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也不知道甄命苦怎么个动作,就这么一肘击,侧身闪避,推送,几秒钟的时间,五个乞丐就全都被撩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个爬得起来。

而他只是咳嗽了几下,脸不红气不喘。

“你叫什么名字呀?”

甄命苦刚走出胡同,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孩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