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一碗豆浆

甄命苦又梦见他叔了。

他叔正笑眯眯地坐在一棵跟扎在悬崖峭壁上的古松下,背靠着树,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身上穿着那套他给他买的那套高档西装。

他背后的松树上,垂下一根根红色的细绳,有的绳子一端,跟另一根绳子系着,有些着是一根跟另外几根一起系着。

甄命苦来到他叔身前,一言不发地坐下。

“苦丁儿,你怎么上来了?”

甄命苦没好气地说:“就许你上来啊?”

他叔一脸疑惑:“还不到时候啊,你娶几个老婆了?”

“娶个屁,就亲了一下女人大腿,就嗝屁了,你这都做的是什么月老啊,难怪被天帝罚下凡去。”

他叔掐指一算,失笑道:“失误失误,是我太心急了,这回没错了,怎么样,还回去不?”

“你是我叔不?我都被虐成这样了,你还让我回去,那是人呆的地方吗?我就在这跟你过算了。”

他叔闻言脸上一急,有点不安地望了望远处炊烟袅袅的地方,似乎那里有什么让他忌惮的人。

甄命苦愣了一下,接着一脸恍然,笑着站起身:“是我婶吧?走,带我去见见,我还从来没见过我婶长啥样呢,恩,好香,是我婶在煮豆浆吧?这一闻肚子还真饿起来了……”

“少打听我的事,有你什么事,回去享你的艳福得了,上我这搅和什么?”他叔急忙站起身来,手里的尘拂轻轻一挥,甄命苦凌空飞起,朝身后的悬崖堕去……

一阵冷汗过后,甄命苦猛地醒过来,一股豆浆的清香涌进鼻孔。

迷糊间,隐约看见一个朦胧的身影出现他眼前,乌黑的头发,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紧贴在她曼妙婀娜的身躯上,曲线毕露,只是房间里的灯光昏暗,再加上有点神智不清,他只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似乎是一个妙龄女子,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陶碗坐在他的身边。

他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连撑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紧接着,一汤勺热乎乎的豆浆灌进了他的口中。

热流顺着他的喉咙,直达到他的肺腑,最后传达到全身,来到这陌生的世界一年多了,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温暖的感觉。

长期的痛苦折磨之后,仅仅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暖,都让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感动。

热乎乎的豆浆一勺一勺地从他口中灌入,身体总算恢复了一丝温度,只是依然止不住地打着寒颤。

喝完豆浆,他感觉身体稍微有了点温度,接着,一双柔软温暖的手,在他身上轻轻摸索着,小心翼翼地褪去他身上连皮带肉的衣服。

每从他身上撕下一条碎布,就连着血肉一起被扯了下来,疼得他直冒冷汗。

发现了他紧咬牙关痛苦的表情,女子似乎怕他把舌头咬断了,起身从一旁取了一块白布,揉成团,用调羹撬开他的嘴,塞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她终于将他身上的各处伤口上的污渍清理干净,紧接着,她从旁边取来一块用来过滤豆浆的白纱布,撕成一条一条白纱布,将他身上的伤口一一包扎起来。

给他包扎完后,她给他身上盖上了一层温暖的棉被,这才直起身子,伸手将有额头边有些凌乱的湿头发拨到耳后,两手撑在腰间,揉了揉因为弯着身子了太久而有些酸软的纤细腰身。

也许是低头时看见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全部贴在身上,半透明的薄衣料让她此时看起来几乎跟没穿衣服一样,丰满硕大的胸脯前那两点殷红若隐若现,她的脸不由地微微红了一红,偷偷瞄了床上神志不清的甄命苦,见他早已不省人事,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她蹲下身,从床底拖出一个木箱子,从里面取了几件衣服,转身走到屋子里的一个角落里,拉上布帘,不一会,重新换上一套干爽贴身衣服的她从布帘里出来,乌黑微湿的长发被她随意地盘在背后,走到炉灶边,忙起自己的事来。

甄命苦躺在床上,朦朦胧胧地看见一个窈窕的背影,站在不远处,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眼皮渐渐地沉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将甄命苦从熟睡中吵醒。

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入目的是留有几片残瓦留的屋檐,和那一片蔚蓝得令人心旷神怡的天空。

温和的阳光透过破烂的屋顶,照在身上,浑身暖洋洋地,异常舒服。

他转过头,看了一下周围。

在他的左侧,是一张只有三只脚的案台,和一尊金漆早已脱落的木雕佛像,案台上的香炉摔成了几块碎片,散落在各个角落。

周围的这些东西都在告诉他,他此时身在一所破庙里。

难道又是做梦,那个温柔的女子如今在哪?甄命苦已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了。

他试着挣扎坐起来,经过一番锥心彻骨的努力之后,他终于坐起了身。

从身上传来的僵硬感让他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地缠裹着一层白纱布,伤口处的鲜血从纱布中渗透出来,血渍已经干了,结了痂。

有人帮他清理了伤口,而且还仔细地包扎了。除了包扎好的伤口外,身上还裹着一层干净整洁的薄棉被,隐约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他朝四周环视了一眼,却不见一个人影。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整齐地叠放着的一套干爽整洁的布衣,还有一碗早已经凉了的豆浆和两个干馒头。

不是梦。

他呆了一下,却怎么也会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他爬到那碗豆浆前,用两只几乎失去了握住东西能力的手,颤颤巍巍地端起那碗白如牛乳的豆浆,一口气灌进口中。

豆浆并没有放糖,却是他这一生中喝到的最令他回味无穷的人间美味,馒头也是他这几个月来吃过的唯一没有馊的食物。

一碗豆浆两个干涩无味的馒头过后,他感觉从未有过的满足。

几个月生不如死的酷刑生涯,让他几乎忘记了没有竹签刺进指甲,没有铁钩穿过肩膀,也没有火红热铁烙在身上,能这样自由自在地喝上一碗豆浆的日子是什么滋味的了。

这世界上再没有一样食物能比得上这一碗清香的豆浆。

喝完豆浆,他拿起地上那套干净整洁,却略显破旧的衣服,费了好大的劲才穿上,扶着旁边的香炉案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将这身衣服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了一番。

单从衣服的款式样子,根本看不出这是中国历史上哪一个朝代的服饰,他是学理科的,历史并不是他的强项,而且想要单从一件衣服的款式推断出所处的朝代,那是考古学家才能做到的事。

布料是粗麻制作的,比长袍稍短,比外衣稍长,介于两者之间,长度大概从脖子到膝盖出,保暖功能有限,另外还有一条制作颇为讲究的麻布腰带。

穿好衣服,他拾起地上那根断桌脚,当拐杖一拐一拐地走出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