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痛苦的春梦

绝对是梦,三个月窝在研发车间里,神经紧绷,心无旁骛地钻入研发中,身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积压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放松下来,难免会做一些旖旎的春梦。

甄命苦有点吃力地转动了一下脑袋,白嫩如雪的美腿印入他的眼帘。

太真实了,特别是这女孩子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跟现实没有两样,不过,现实中他可没闻过这么沁入心脾的女人香,流浪汉的汗骚脚臭和狐臭他倒是经常闻到。

他转过头,轻轻地在这女孩雪白如玉的大腿内侧亲了一下。

“嗯嘤~”

不但触感真实,连声音都这么真实,听这声音,甄命苦断定这个梦中情人百分之百的是个美人。

春梦苦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机会就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管她是谁,先留个吻痕再说,也不枉他到此温柔乡一游。

啵!

他也没多犹豫,重重地在她美腿上啜了一下,登时在她雪白的大腿肌肤上,留下一个殷红的唇印。

女子吃疼后发出一声娇吟,如仙乐般悦耳动听。

没等他来得及进一步的采取行动,两只大手从天而降,抓住他的衣领,抓小鸡似地拎了起来,从头顶摔了出去。

半空中翻腾时,甄命苦终于看清楚了躺在床上的女子。

一个身披薄纱,如波浪般此起彼伏的年轻女子,被蒙上了双眼,躺在床上,张着性感可爱的小嘴,琼鼻中发出销魂蚀骨的喘息。

粉雕玉琢般的瓜子脸,柔和线条的腮线,将她红润娇嫩的脸颊勾勒出来,多一分嫌肥,少之一分则嫌瘦。

乌发如云,散落在床榻上。

那身如波浪般凹凸起伏的身姿,比例和肥瘦都堪称完美。

只可惜,她的眼睛被一条黑布给蒙上了,看不见她的眼睛,反而让她增添了一种维纳斯般的神秘美感。

不过,甄命苦很快发觉了一丝不对劲。

躺在床上的,是一个梳着古装发髻,头发乌黑如流云的女子,这是只有在一些狗血的宫廷电视剧里才能看到古装打扮。

但这种素质的女人,绝不是那些靠粉底,抽脂,隆胸,打瘦脸针塑造出来的人工美女能媲美的。

那一头如云一般散乱在枕边的乌黑长发,头上那金玉镶珠的发簪,那曼妙如维纳斯般的诱人身子,娇嫩出水的肌肤,哪里有一点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这些都还不是最令他吃惊的,最令他吃惊的,是床上的女子双手反绑在背后,嘴里被塞着一块丝绸团成的布料,眼睛紧闭着,脸色潮红,额头上香汗点点,一脸难受的神情。

绑架,灌药,迷.奸?

甄命苦脑海中刚浮现出这几个词时,人已经重重地摔到地上不停滚动,直到碰到一块木制门槛时停下来,疼得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散架。

从他亲吻她的大腿到被人摔到门口儿,整个过程,不过三十秒钟的时间。

春梦做到他这份上,也算是空前绝后了。

没等他仔细回味过来,一只穿着大号布鞋的脚便由远而近,由小变大,雨点般在他脸上踩踏。

大脚板一抬一落间,甄命苦始终没看清楚脚板的主人,因为由下而上望去,只看见一个颤动着的肥大肚子,根本看不见人脸,若不是看见他那乌黑浓密的腿毛,他还以为是一个怀胎十月的女人。

此时的甄命苦感觉非常郁闷,每一次做春.梦,从来就没有一次让他得逞过的,每次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状况出现,将他的好梦中途打断。

不过让他有些不解的是,不但亲吻此女大腿时触感真实如身临其境,连被人从半空中摔下来,被人连踢带踹的疼痛都如此真实,痛入骨髓。

早知道这是亲她大腿所要付出的代价,他肯定会多亲几口,春梦了无痕,错过了就再也梦不回来了。

大脚板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脸上,胸口,肚子上。

除了那一双穿着黄绸千层底鞋以外,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床上美人所躺的那一张古色古香,雕龙砌凤,镶金嵌玉的木床,若他猜得没错,这可是传说中的龙床,只有皇帝才有资格睡的。

睡在皇帝床上的女人?又能是谁?

没等他思考清楚这个问题,身后门打开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刀剑出鞘的锵锵声,“有刺客”“保护陛下”“保护王大人”的呼喝此起彼伏地响起。

紧接着,他也闹不清楚有多少只手,将他架了起来,高举过头,出了门。

只听见一个暴躁的男子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把他给我绑起来,扔进河里好好清醒清醒!连皇上的女人也敢碰!我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是!”

甄命苦很快就被五花大绑起来,只听见“噗通”一声,彻骨冰冷的水从四面八方涌进他的口耳鼻中,呛得他几乎没死过去。

一根绳子扯着他在水面上打水漂似的滚动着,告诉他此时正高速在水面上滚动。

人肉冲浪。

他以前只在体育频道里看到过那些运动员矫健身姿,如今亲自体验了一会,发现完全不是想象中那么有趣,比起这种用屁股在水面上滑浪前行,偶尔还有冰渣子刺入菊花里的感觉,他宁愿就这样呛死在河里。

可船上的人明显不想让他就这么简单地死去,就在他寒冷与极度的痛苦交织,让他只想快点醒过来的时候,他被人从水中拉了起来。

接着,一桶热水浇到了他身上。

他迷糊中睁开眼睛,隐约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身穿金黄丝绸长袍,胸口绣着兽纹图的五十岁左右,满脸的横肉,胡长乱长一通的络腮胡子,手上戴着一颗镶嵌着鸡蛋大小油绿翡翠的戒指,比金大法还像暴发户的胖子,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手里拿着一只鸡,大口大口地咬着,一脸油腻,眨巴嘴的声音如猪进食。

除此之外,他的身边,是一群身穿金属盔甲,手持枪戟,腰佩短剑的武士,严阵以待地守在船栏四周。

从天上闪烁的星空看来,已经是晚上,船上却灯火辉煌,不少人手中都举有火把,照得周围亮堂堂的,几个身穿轻纱,形态婀娜,容貌娇美的年轻女子,手上提着个纸质灯笼,低着头,含着胸,很是谦卑地站在那名胖子的身后。

岸边,万家灯火如点点星火,飞快地在两岸闪过,显示此时船正以高速行驶当中。

彻骨的河风从身上吹过,甄命苦浑身打了个寒颤,上下牙关直打架。

这梦太跳跃,太真实,从床上到河里,又从河里到了拍戏现场,没理由恶梦做到这种程度还不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