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十五个山口

PS:感谢mox5、gourideBMW、等好友的打赏!感谢各位好友的投票支持!三江榜上不仅没有爆了笑论语的菊花,现在反而成第三了,各位大大,真挚地求三江票!

巴格拉姆是苏联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这里不仅仅可以起降战机,还同时能够容纳上万的苏联军队驻扎。

想要偷袭这样的机场,是不可能的,机场外围数公里内,都是一个连着一个的营房,这几公里的距离,就难以逾越。

而现在,随着春季的到来,苏联人停止了蛰伏,再次调动军队,准备围歼潘杰希尔谷地的游击队。

“第六八二摩步团已经在昨天开到。”在师部内,贝尔格勒德向库里科夫说道:“我们可以出动一七七和六八二两个摩步团,还有政府军的一个团。”

库里科夫的眼睛,注视着前面的沙盘上,那里,插着一个个的小旗帜。

“潘杰希尔谷地,一共有十五个出口,这些出口两边都是高山,无法攀越,我们在这十五个出口处,布置下重兵,守住山口,再层层推进,彻底地将盘踞在这里的游击队干掉。”说话的人叼着雪茄,两撇小胡子,眼睛带着精光。

这个人不是四十军的人,是从莫斯科过来的,这次围剿潘杰希尔谷地的游击队,将由这个人协同作战。

这让库里科夫有些不满,动用的几乎都是一零八师的人,按说他这个师长,具有完全的指挥权,但是,这个人却在这里不断地干涉自己的作战部署。

这个人,就是格鲁乌某特种作战旅的季亚科旅长。

格鲁乌,苏联军队中的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在后世,直到苏联解体,这支部队才浮出水面。

虽然眼前这个人只是旅长,但是,深受莫斯科方面的信任。

在阿富汗游击队愈来愈张狂,频频袭击运输车队的时候,驻守在阿富汗的苏联军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国内高层对他们的战斗并不满意,现在,连这样的一个旅长,都可以出言干涉。

库里科夫将自己的不满咽回肚子里,说道:“十五个出口,我们的部队不可能一下子就都到达,当我们推进的时候,游击队恐怕又像去年一样,蹿回到更深的山区了。”

这十五个出口,又不在一起,只有同时堵住,才能够把阿富汗游击队堵死。

去年的时候,他们就对潘杰希尔地区进行过一次围剿,可惜,得到了消息的游击队,钻进了深山,消失得无影无踪,当他们连续扫荡了半个月,无功而返之后,那些游击队,突然又都冒了出来。

库里科夫何尝不想堵住这些口子,将阿富汗游击队包在口袋里打,但是现在,他根本就不可能同时将那些出口都堵住。

“我的部队,负责这十个出口。”季亚科淡淡地说道,用拿着雪茄的手,指点着沙盘上的山口。

雪茄的烟灰掉在了沙盘上,季亚科毫不客气地干脆弹了弹雪茄,用烟灰将那些山口做上标记。

那些都是离交通要道最远的山口,非常难以到达。现在阿富汗游击队对雌鹿的声音非常敏感,要是用直升机运输过战士去,很可能被狡猾的阿富汗游击队察觉,而要是徒步走过去,那简直会让所有的战士抓狂。

看着季亚科如此轻描淡写,库里科夫不由地说道:“好,那就请你的部队控制这十个出口,我的部队负责剩余的五个出口,以及在山区的搜缴。”

剩余的五个出口,都在谷底的交通要道上,只要派一支先头部队快速穿插,就能完全地控制住,既然对方主动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库里科夫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

山区的搜索,需要更多的兵力,每一个山洞,都要彻底地搜查。

“好,那我们就在十三日凌晨,彻底控制这些出口,不知道一零八师有没有问题?”季亚科问道。

今天已经是十日,十三日凌晨,只有两天左右的时间,看着季亚科的得意洋洋的样子,库里科夫知道,虽然现在还是在商议,但是,季亚科的部队,恐怕已经提前进入战区了,这个家伙,在自己的防区内行动,根本不事先跟自己商议!

“所有物资储备都已经准备妥当,两日之内行动,完全没有问题。”库里科夫说道。

“好,那我们在潘杰希尔谷地见面。”说完,季亚科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呸!”看到季亚科出去,其余的几名军官,不由得吐了口口水,这家伙,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简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那些出口,道路难行,看他怎么过去!”一名军官说道。

师长库里科夫多少知道些实情,季亚科这次带来的部队,都是乌兹别克人和塔吉克人,能说一口流利的阿富汗语,这些人,说不定已经混入了山区,就等待着封锁山口。

崇山峻岭,易守难攻,一个狭窄的山口,只要一个步兵班,加上足够的弹药,就能守住那里,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穿插进去。

对一零八师的人来说,他们很难深入山区而不被当地土著发现。

夜色逐渐地深了,山区里,清凉的晚风,轻轻地吹拂着山坡。

一名阿富汗游击队,挎着枪,站在山口处,这两天,苏联人即将进入潘杰希尔谷地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每一个人都提高了警惕,而这些山口,关系到游击队进出的安全,他们非常看重。

这名游击队员警惕地注意着四周,两眼注视着黑暗之中的山峰,不时地搓了搓手,这里太冷了,山风已经吹透了他单薄的衣服。

身后突然传来了哗啦一声响动,游击队员立刻警惕地向后扭头,刚刚扭过来,后背上出现了一双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游击队员知道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他想要拉动枪栓,鸣枪示警,但是,手还没有碰到枪栓,一把锋利的军刀,就插进了他的胸膛里。

他的身体哆嗦着,颤抖着,慢慢地倒了下去,鲜血不断地从他的胸口流出来,随着血液的流失,他的身体,在快速地变得冰冷。

“报告,三号山口已经控制。”干掉了着名游击队员,黑暗中出现了数名小分队战士的身影,他们全部穿着阿富汗当地的服饰,混在普通的山地居民之中,毫不起眼,他们快速地占据山口的有利地形,将自己的枪口对准了黑暗中的山坳。

这里已经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下,他们似乎能够看到无数游击队向着他们冲来,前仆后继,可惜,却冲不过这里,这里是游击队的死亡之地。

在这黑暗的夜色中,一个个远离谷底的山口,在快速地被控制之中,格鲁乌特种部队,发挥了高效的能力。切断了这些谷口,潘杰希尔游击队通往巴达赫尚、巴格兰和拉格曼等省的道路,都被切断了,他们只能在里面等死。

西南谷口,古尔巴哈尔。

这是潘杰希尔谷地的西南重镇,有公路通喀布尔以及谷内鲁哈、阿斯塔纳、泽尼亚等城镇,距离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也只有二十公里的道路。

苏联人无法控制整个狭长的山谷内的运输安全,但是在这谷口处,却是布置了重兵,尤其是在部队即将进入山谷内的时候,无数军用物资,从巴格拉姆被运到了古尔巴哈尔来。

一个先头部队,六八二摩步团的一个营,守卫着古尔巴哈尔,此时,运输的车队,还在不断地从巴格拉姆开动过来。

大灯的光芒,穿破了黑暗,发动机的轰鸣,惊起了早已经入睡的鸟儿。

就在离古尔巴哈尔五公里远的一个山坡上,一群人正在像看猎物一样看着这个古镇。

“镇子里有我们的平民,我们不能让炮火进入古镇内。”一个声音小声地说道,正是法希姆:“你们着火箭炮,准头有多大?”

山路太难走了,姆哈马德把那些多管火箭炮带来的想法破灭了,他只能是让自己手下的游击队员,扛着107火箭弹,来到了这里。

随同姆哈马德一同前来的,还有法希姆的一个小队,总共十个人而已。

姆哈马德提议狠狠地揍苏联人一下子,当姆哈马德说出自己的想法时,马苏德明显很感兴趣,但是,却不愿意参与。

姆哈马德知道,马苏德是不相信自己能解决掉古尔巴哈尔这个扫荡部队最重要的前沿阵地,这里有装甲车,有坦克,偷袭这里,会让游击队的伤亡增加。

于是,马苏德继续在山区里的一个秘密的地点指挥着游击战,同时,派了他最信任的法希姆,来观摩姆哈马德的战术。

看着那些火箭弹被摆开,连个发射管都没有,法希姆立刻善意地提醒,这个镇子上住着的,可都是塔吉克的同胞,不能把他们给炸了。

“比狙击枪的准头差点。”姆哈马德说道,他看着奥萨玛等人飞快地瞄准着,这次,火箭弹摆了足足三十枚。

此时的苏联人,还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袭击,他们依旧在忙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