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诡雷

重要的事情?刚刚不是说,撤退才是最重要的吗?赫瓦贾作为这支游击队的队长,本来,一切行动,都是他自己拿主意的,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更重要。

“将坦克内的榴弹,都搬出来带走。”姆哈马德说道:“快点,注意,只要榴弹,破甲弹和穿甲弹没用。”

扛坦克的炮弹?赫瓦贾也有些不解了:“阁下,我们又无法将坦克炮搬走,我们要那些炮弹做什么?”

“自然有用,回去了就知道了。”姆哈马德说着,几步就已经跑到了那辆因为翻越大石块而翻车的坦克里,也只有这辆坦克是完好的,至于另外那辆,即使是没有发生殉爆,内部也是不能碰的。

坦克的舱盖是打开的,姆哈马德对这坦克非常熟悉,虽然现在坦克的姿态不合适,他还是身子一缩,就从炮塔上的舱盖钻了进去。

T-62坦克的弹药基数是四十发,一般来说,只配十七发榴弹,再加上刚刚使用,能有十五发就不错了。

姆哈马德这样想着,从前面的弹架油箱里,将一枚炮弹抽了出来。

不错,是榴弹!

“接着!”姆哈马德将这枚榴弹,从炮塔舱口处递了出去。

外面,杜兰尼已经在那里接着了。

看到两人这番忙碌,赫瓦贾摇了摇头,还是给几名游击队员示意,这几名游击队员,跟了过来,扛起了杜兰尼接出来的炮弹。

除非有火炮,否则,要这炮弹有什么用?

虽然这样想着,他们还是扛着。

炮弹很重,最多扛一枚。

而炮塔里面,却不断地将炮弹递出来。

里面,姆哈马德喜笑颜开,赚到了,还真是赚到了啊。

这辆坦克里面,居然放了三十发榴弹!三十发啊!

姆哈马德抽出一枚来,就是一笑,再抽出一枚来,又是一笑,直到最后几枚,才是尖尖的穿甲弹,他已经想明白了,在阿富汗,游击队又没有重武器,更没有坦克,因此,即使是有穿甲弹,也没有用武之地,还是榴弹来得实惠,射程远,威力又大。

这些榴弹,对于自己来说,更是有用啊!

姆哈马德笑呵呵地钻出了坦克的炮塔来,看到周围的游击队员,却个个都是苦瓜脸,他们带着自己的武器,加上一枚榴弹,很是不情愿。

“这两名俘虏怎么办?”一名游击队员问道。

本来他是押送这俘虏的,但是现在,他也扛起了榴弹。几乎所有的游击队员,都扛着自己认为根本就没用的坦克炮弹。

赫瓦贾看着这两名苏联人,他们,开动着钢铁机器,踏上了阿富汗的土地,他们是侵略者!

他们作恶多端,用坦克碾压阿富汗人,这些人,都是刽子手!

现在,既然无法带走他们,干脆,就地解决了!

想到这里,赫瓦贾眼里出现了一股杀气。

这两名坦克兵,是从翻车的坦克里面逃出来的,那辆坦克已经废弃了,他们留在那里,只有等死。

不过,等到他们钻出来的时候,那些游击队员,已经靠近了,两名坦克兵被打死,他们要是不投降,也已经被打死了。

这两人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来到阿富汗,虽然不会说,但是,或多或少,他们能听懂一些普什图语。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语言不通,从对方的眼神中,也能够看出些什么来。

“我们是第四十集团军第一零八师一一七团三营一连的装甲兵,现在,我们已经成了俘虏,请求遵守日内瓦公约!”其中一名苏联坦克兵俘虏大着胆子,向着眼前的人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赫瓦贾脸上带着笑容,向着两人问道,手里,却掏出了一柄军刀来。

虽然使用子弹更痛快,不过,赫瓦贾很多时候,都喜欢用军刀,感受着军刀捅到对方身体之中的那种畅快,他的眼前,呈现出了自己的同胞,倒在苏联的坦克下面的景象。

赫瓦贾的手,高高举起,刀光闪亮,就要落下。

“等等!”姆哈马德说道。

怎么又是等等?赫瓦贾望着一旁的姆哈马德,此时,他已经有些不喜欢这个打仗很厉害的人了。

好比眼前已经有一个裸体美女,自己胯下的**已经高高举起,正要挺枪直入要害,却被导演说喊停,看着岛国电影很爽,谁能体会到岛国的男演员是如何的隐忍。

“刚刚他们说,要我们遵守日内瓦公约。”姆哈马德说道。

“什么狗屁公约,我只知道,这些人是我们的敌人,他们都该死!”赫瓦贾说道。

一旁的杜兰尼也非常好奇,这个教官,真是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不,这些人当然该死,不过,不该死在我们手里。”姆哈马德说道:“赫瓦贾队长,你能不能将这两人交给我?”

交给你?你带得了吗?赫瓦贾不相信,一个人押两个俘虏,弄不好,会把俘虏弄丢了。

但是,又想到姆哈马德说,这些人不该死在我们的手上,这是什么意思?再说,这些俘虏,本来也是从那毁坏的坦克上逃出来的,若没有姆哈马德,己方也抓不到俘虏。

想到这里,赫瓦贾说道:“好,那就交给你。”

“将这两人先押在这里,我还需要你派几名队员,跟我一起去布置一下。”姆哈马德说道。

这究竟是要布置什么?赫瓦贾突然来了兴趣,喊了两人,亲自跟着姆哈马德,走了过去。

速度很快,几乎也就十分钟的时间,赫瓦贾就又过来了,只是这时,脸上已经满是笑容,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

“把他们押到过去。”赫瓦贾指了指两名苏联俘虏。

这两名苏联俘虏,面面相觑,心中忐忑不安。他们一脚深,一脚浅地跟着走,等待他们的,是未知的命运。

就在他们的翻到的坦克旁边,姆哈马德正在那里,向他们招手。

“来,过来吧!”姆哈马德用熟练的俄语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你们的人过来接你们。”

这个世界的姆哈马德,是不会说俄语的,但是,穿越过来的姆哈马德,有着滑东杰所有的记忆,在前世的滑东杰,因为有时候会与俄军举行联合演习,而且,需要熟悉很多俄罗斯进口装备的使用,所以,他也就学会了俄语。除了俄语,他还通晓英语和汉语。

怎么会有这么好心?想想就不可能。两人更是觉得,眼前的这个阿富汗人,肯定不怀好意。

“来,坐下吧!”姆哈马德说着。

两名俘虏来不及反应,赫瓦贾一双有力的胳膊,就把他们按着坐了下去。

而在他们坐的时候,一旁的姆哈马德,似乎飞快地在他们的屁股下面,动了一下。

接着,就坐到了地面上,只是除了土地,似乎感觉到屁股上,有个怪怪的东西。一定是刚刚那个人快速地塞到自己的屁股下面的。

像是个铁疙瘩,上面带个铁片,硌得屁股生疼,还是挪一下位置吧。

“不许动,你们的屁股下面,坐着的是一枚压发地雷,只要一动,你们就会粉身碎骨。”姆哈马德说道,言语中满是调侃。

屁股下面,坐了个压发地雷?听到姆哈马德的话,顿时,仿佛坐到了烧红的铁板上,两人条件反射般地,就想要起来。

不过,两人的屁股,没有离开那铁片,就被姆哈马德和赫瓦贾两人的手,使劲地给按住了。

你们要寻死,那得等我们走了再抬屁股啊。

两人一按,这两名俘虏才反应过来,脸上,汗水涔地就冒了出来。

“祝两位在这里过得愉快!你们的救兵,很快就到了。”姆哈马德向两人愉快地挥了挥手,然后,跟着赫瓦贾的游击队,快步地走了。

虽然那两名俘虏,没有用绳子捆起来,也没有受伤,但是,他们敢动弹吗?

姆哈马德真的想看看好戏,可惜,他必须得走了,以这支游击队的实力,偷袭个落单的苏联人还行,要是再遇到增援来的苏联人,损失的是自己。

看到这些人消失,两名俘虏心里颤抖着,近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名俘虏才说道:“喂,马尔科夫,你说,我们屁股下面,坐着的是压发地雷吗?”

“你说呢?”此时两人都已经平静了一些,马尔科夫问道:“伊里奇,你以前在步兵里服役过,应该熟悉这种地雷。”

“我觉得,我们坐的,不是地雷。”伊里奇说道:“那些游击队,连子弹都不充裕,哪里会有地雷这种武器?”

“那是什么?”马尔科夫问道。

“我觉得,像是手雷,不错,就是手雷!”伊里奇咬着牙说道,他回想着刚刚的时候,被强行按下去的时候,另一个家伙那么阴险地在己方的屁股下面动作,其实,那是拉开了手雷的保险销,然后让己方坐在手雷上。

不错,就是这样!想要吓唬自己而已!

“手雷?那我们抬起屁股来,然后再将手雷扔出去,是不是就可以了?”马尔科夫问道。

“我们的人来了。”就在这时,伊里奇听到了远处的轰鸣声。

PS:感谢黑衣小白、秋风起叶落、烧死熊猫三位好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