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振奋军心

“轰。”23毫米的炮弹,轻松地撕裂了雌鹿的一边的侧翼,气流掀得雌鹿一阵晃动,万幸的是,短翼已经被打断,下面挂着的火箭弹,反坦克导弹,随着断裂的短翼掉下,并没有发生爆炸,要是那些弹药爆炸,这架直升机立刻就被毁掉了。

刚刚那几辆石勒河已经是在最大射程上开火了,将雌鹿击伤,而雌鹿依旧在晃晃悠悠地飞行着,向着北面的群山飞去。

雌鹿的顶部冒着一股烟,刚刚短翼被打断,纷飞的弹片,击中了顶部的发动机,虽然发动机还在工作着,已经是随时都会熄火的状态了。

该死的石勒河!当姆哈马德看到那东西的时候,就知道将是游击队最大的威胁,现在,初次遭遇,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姆哈马德尽力操作着直升机,完全不顾前面仪表盘上的那些闪亮的红灯,他也没法顾及,那些红灯什么意思,该如何操作,他完全不知道。

刚刚飞进了山里,头顶上发动机的轰鸣声就消失了,两台发动机,居然同时停止了工作,巨大的直升机,立刻旋转着,向下坠落。

后舱里的游击队员,紧紧地握着侧面的扶手,心里不停地叫着,真-主保佑!

姆哈马德极力地操作着直升机,他在尽最后的努力,眼看着下面的山地飞快地接近,他的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珠,滚落下来。

“轰!”山的那一边,发出了一声轰鸣,接着,浓烟就冒了出来。

石勒河前面的舱盖打开,一名高大的苏联人从里面钻了出来,他望着远处腾起的浓烟,眼睛里带着讥讽。

哼,一个阿富汗游击队员,居然能开动走直升机,也算是个奇迹了,可惜,他根本就不懂如何躲避,要是苏联人自己的飞行员,早就做出规避动作了。

“前进,找到那架直升机的残骸。”他拿着无线电,向着自己的这几辆战车下达了命令。

初升的太阳,照在阿富汗的山地上,空气中,带着混杂着泥土的阳光的味道,很快,随着太阳的升起,大地又变得干燥起来。

一队穿着着阿富汗政府军制服的人,走在山间的羊肠小路上,他们每个人的脸,都被烟雾熏黑了,身上也是狼狈不堪,虽然已经疲惫,他们依旧在坚持行走着。

队伍中,有两个已经没有了呼吸,是被抬着走的,要回到大山的深处去安葬。

翻过了大山,穿过了峡谷,姆哈马德确信苏联人不会追来了,这才放松下来:“原地休息。”

听到姆哈马德的命令,游击队员立刻倒在了地上,躺在粗糙的石头上,感受着阳光的暴晒,闭上了眼睛,他们都累坏了。

姆哈马德望着两名已经不会说话的游击队员的尸体。刚刚在坠毁的时候,能够把大部分的人都带出来,已经是万幸了,那两名死亡者,是在直升机被击中的时候,弹片飞进了乘员舱,击中了他们的动脉,当鲜血喷出的时候,没有人能救他们,短短几分钟,他们就死掉了。

阿富汗游击队,为了赶走苏联侵略者,做出的牺牲是非常大的,远远超过了苏联人的伤亡数倍。

而这几次的战斗,在姆哈马德的带领下,他们干掉的苏联人的数量,已经足够多了,用那句残酷的话说,打死一个,就够本,打死两个,还赚了一个。

没有人指责姆哈马德,相反,他们都很敬佩姆哈马德,在姆哈马德的带领下,他们偷袭了苏联人的直升机基地,炸毁了所有的直升机,尤其是当坐着直升机返回去,把剩余的直升机炸掉,以及地面上的人被机枪射得抱头逃窜,当时就算是他们都阵亡了,也完全值得。

看着姆哈马德愣神,一旁的赫瓦贾坐了过来,默默地点起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他们没有死,他们勇敢地去战斗,他们的灵魂会升到天堂,真-主保佑他们。”赫瓦贾说道:“教官阁下,您的指挥是非常完美的,您就是真主派给我们普什图族的领袖。”

姆哈马德望着天空,说道:“我们这次的战斗很成功,达到了我们预期的目的,干掉了苏联人的直升机,但是,苏联人有着庞大的国防工业,很快,新的直升机就会到来,而且,他们也会发现,那四管的自行高炮,是对付我们的最有利的武器,接下来的时间,苏联人会更加残酷地绞杀我们。”

现在才是81年,阿富汗的整体局势,对苏联依旧有利,苏联人以为,他们会很快地平定阿富汗的游击队的叛乱,彻底掌控阿富汗的局势,苏联得到了南下印度洋的通道,而且,还会时不时地挑动些和巴基斯坦的战斗,打压美国人的气焰。

苏联是头庞大的北极熊,对阿富汗,他们势在必得。只是他们不知道,阿富汗战争,是苏联解体的一个强有力的催化剂。

姆哈马德说完话,将头低下来,看到了所有的游击队员,都坐了起来,用渴求的目光望着自己,一瞬间,姆哈马德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自己是他们的教官,而现在,在他们眼里,自己就是永远都不会打败仗的战神一样,现在,自己说出了这些丧气话,明显地会打击他们,动摇军心。

姆哈马德不由得在内心鄙视了一下自己,怎么回事?怎么连如何做政治思想工作都忘记了?

“不过,我相信,最终的胜利,依旧是属于我们的,历史已经证明,侵略者都是注定要失败的,我们现在经历的是艰苦的抗战,我们的实力会一天天地壮大,而苏联人,则会承受不住不断的死亡和消耗,真-主保佑,我们一定能打败苏联侵略者。”

随着姆哈马德的话,这些游击队的眼睛,慢慢地变亮了,他的话很鼓舞人心。

“当然,我们也会有牺牲,甚至是很大的牺牲,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可能会见不到赶走苏联人的那一刻,但是,我们的牺牲,不会白费,正是因为我们的英勇奉献,才换回了我们阿富汗的独立和自主,阿富汗终将强大,我们不是苏联人的奴隶!”

“对,我们一定能赶走侵略者!”赫瓦贾说道。

“我们一定能赶走侵略者!”更多的人喊道,他们目光坚定,他们不畏惧牺牲。

“这段时间,游击队全部交由赫瓦贾指挥。”姆哈马德说道:“苏联人刚刚遭受重创,在这一段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再来山区扫荡了,游击队的主要任务,还是训练,同时总结这次战斗的经验。”

交由自己指挥?赫瓦贾望着姆哈马德,不知道姆哈马德想要干什么。

“我要回白沙瓦。”姆哈马德说道:“如果我们没有对付雌鹿的手段,那我们永远都会处于下风,我回白沙瓦,找能够给我们提供支援的人,我们需要便携防空导弹,需要反坦克导弹!”

阿富汗的战争,不仅仅是阿富汗人民自己的事,为了帮助阿富汗人民,摆脱苏联人的侵略,西方各个国家,都给予了大力的支持,比如,为了抗议苏联人入侵阿富汗,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只有东欧国家参与了,所有的西方国家都联合抵制,结果,苏联人几乎包揽了所有的金牌。

巴基斯坦唇亡齿寒,对阿富汗的援助最多,甚至派出了像姆哈马德这样的教官,指导阿富汗人的游击战争。

至于武器,只要向西方国家申请,说明阿富汗游击队的处境,西方人是会支持的。

姆哈马德对此非常有信心。

“教官,您,还会再回来吗?”听到姆哈马德的话,赫瓦贾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他很关心地问出了这个最要命的问题。

教官,是来训练他们的,按道理,教官是在后方的,根本就不会跟他们一同作战,更不会带着他们,一起去炸了苏联人的飞机。

而且,教官在训练完毕之后,肯定是要回去的。那这次教官去了白沙瓦,还会再来阿富汗吗?

“当然会。”姆哈马德说道:“在赶走苏联人之前,我一直都会留在阿富汗,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

这一刻,姆哈马德想起了后世,虽然苏联人被赶走了,阿富汗人却没有得到一天的太平,游击队打败了政府军,然后游击队之间内讧,相互攻击,最后是塔利班的崛起,硬生生地把阿富汗变成了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回到了中古世纪一般。

虽然姆哈马德的后世跟这里半点关系都没有,但是穿越到了这里,跟着这里的游击队一同打仗,尤其是看着他们牺牲在自己的身边,姆哈马德就知道,自己彻底地融入了这里,自己将会跟他们一同战斗,直至把苏联人彻底地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