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徒手夺枪(求推荐、点击、收藏)

PS:看《雄霸南亚》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PS:新书榜上的竞争好厉害,昨天咱们已经上了首页新书榜,现在又被挤下来了,各位大大,华东之雄需要您的帮助,请投出您手中的推荐票!点击、收藏,都是对华东之雄最大的支持!感谢枭龙帝、长_风、玉面狼君myc三位好友的打赏!

“啪。”姆哈马德在后退的瞬间,手里已经多了把手枪,枪声响起,壮实的苏联士兵,看着自己前胸的一个窟窿,不甘心地大吼一声,跟着,身体继续向姆哈马德扑了过来。

“啪。”又是一枪,正中对方眉心,这苏联士兵的脑袋一颤,身体跟着一震,在离姆哈马德半米远的地方,摔倒在了地上,眼睛始终没有闭上。

姆哈马德没有去看他,拼刺刀是万不得已的,在现代战争中,这种面对面的战斗已经很少了,就连手枪都很少用到,基本的作战原则,交战必须要有突击步枪,如果只有手枪,那就要靠着手枪的掩护,去寻找一把突击步枪。

姆哈马德弯下腰,去捡地上的那把AK-74步枪,自己的枪卡壳了,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白刃战。

姆哈马德刚刚弯下腰,附近就传来杜兰尼的大喊:“教官,小心!”

姆哈马德身体快速地一闪,后面,一个枪托结实地砸了过来,如果没有杜兰尼的提醒,这枪托就砸到了姆哈马德的后背上。

虽然比不上大锤,枪托砸在身体上的撞击还是非常巨大的,可以损坏内脏,可以让人瞬间口吐鲜血,丧失战斗力。

姆哈马德翻身,一骨碌,跟着,手枪举过去,就要向对方射击。

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那枪托再次挥舞过去,横扫到姆哈马德的手腕上,手枪顿时被打到了地上。

手腕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姆哈马德看着对方反转枪身,跟着,枪口就指向了自己。

一瞬间,姆哈马德眼中发出一阵凶光,他两手抓住对方的枪管,猛地向上推。

“哒哒哒。”对方已经扣动了扳机,子弹从枪口飞出,此时,姆哈马德已经把枪口推到了朝天,三颗子弹,都打到了天上。

枪管上一股热流,姆哈马德感觉到自己的双手都要被烤焦了,他的手再向下,抓到了对方枪支的护木上,枪支横了过来。

徒手夺枪!虽然在训练的时候,也曾经有过专业的夺枪训练,但是真正到了实战,这还是一场与死神的赌博,各种战术动作能否奏效,还得看双方的技巧和体力。

对面的家伙高过了姆哈马德一头,胳膊也很粗壮,现在,两人都横拿着枪,相互拉扯,对方的力道明显要超过姆哈马德,在双手紧紧地握住枪的同时,对方抬起了一只脚来,向着姆哈马德的下体踢去。

战斗民族的体型彪悍,如果是在没有穿越之前,姆哈马德说不定可以尝试一下跟对方硬碰硬,而现在,这具身体明显还不合格,于是,姆哈马德只能换一种方式。

枪,对方肯定是不会放的,姆哈马德两腿用力,双手抓住枪,身体就猛地凌空而起。

苏联大兵的腿踢空了,他感觉到眼前人影一晃,就已经消失了。

姆哈马德在空中翻身,再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对方的后面,他的左手猛地抓住了对方下颌,右手扶在后脑勺,然后双手一对拉,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从敌人的脖子处发出,接着,苏联人的脑袋,就耷拉了下来。

干掉了这个家伙,姆哈马德顺手操过了这家伙的AK-74步枪,看着四周,十几名苏联人,已经逃跑了,身边的游击队员,正在跟留下的苏联人搏斗。

“哒,哒。”姆哈马德拿着枪,开始扣动扳机,一个个点射,将搏斗的苏联人干掉。

“教官,我们追吧。”被一名苏联人勒住了喉咙,差点就被掐死了,幸好姆哈马德及时解救了他,赫瓦贾站起来,拿着自己的狙击枪,向着姆哈马德说道。

“快撤,别追了。”姆哈马德说道。

刚刚肉搏得太激烈了,每一个人都顾不得四周,只能是打倒眼前的人再说,这种战斗也是最惨烈了,他们干掉了九名苏联人,而自己也损失了四人。

打仗,就是要死人的,尤其是阿富汗的战斗,游击队的损失远远地超过了苏联人,装备处于劣势的一方,只能够用人命去填补这个窟窿。

战斗是残酷的。

不是姆哈马德不想追,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那架雌鹿又飞回来了。

斯洛维奇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这场遭遇战打得稀里糊涂,当肉搏的时候,斯洛维奇还是想要奋勇上前的,但是,当听到机步连连长的脖子被扭断的声音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害怕,他终于发现,勇气和残暴完全是两码事,当他命令坦克碾压尸体的时候,当他让坦克炮轰的时候,那都是残暴,而不是勇气。

虽然苏联士兵的作战素质要远远地超过阿富汗游击队,但是,这种肉搏,他们也是第一次经历,那些游击队员,仿佛都变成了野兽,发出来的气势,让他感觉到震惊。

看着头顶上的直升机飞过,他感觉到浑身有说不出的轻松,终于结束了,让直升机干掉他们!

外面的战斗声逐渐停息了,两辆废弃的步兵战车旁边,萨哈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

那巨大的爆炸声,像是坦克的炮火,又像是直升机的轰炸,找到游击队了吗?将他们都干掉了吗?

苏联人来了这么多,还有政府军,消灭几支游击队,再轻松不过了,萨哈不停地安慰自己,游击队已经被干掉了,自己早就安全了。苏联人不会撇开自己不管的,毕竟,他们想要在阿富汗站稳,还得依赖于阿富汗人自己。

萨哈站起来,再坐下,额头上,汗水不断地流出来,他用手背抹着汗,望着远处。

太阳,逐渐落到了西面,过去了一个白天,即将进入晚上了,到了夜间,己方将更容易被偷袭。

就这十几个人,过一个晚上,第二天,保准一个都剩不下了。

不能再等了,要是到了晚上,还没有命令过来,自己干脆就跑路算了,活着比什么都强。

萨哈正这样想着,听到了远处的轰鸣声,抬头一看,一辆步兵战车正在开动过来。

苏联人来了,萨哈脸上顿时换上了笑容,迎了上去。

“萨哈排长,带着你的人上车。”装甲车的炮塔上,伸出一个脑袋来,向着萨哈喊道。

“是。”萨哈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从步兵战车尾部的舱门蹬了上去。

“扫荡任务已经结束,回贾拉拉巴德。”车上的苏联人说道。

“是。”萨哈在狭小的车内点头哈腰,突然“轰”的一声响,装甲车随即一晃。

萨哈猛地卧倒,抱住了头:“救命!”

苏联人一阵大笑,刚刚他们开了一炮,将那辆废弃的步兵战车击毁。

“轰,”又是一炮,第二辆步兵战车也被击毁,看着两辆车冒起的浓烟,苏联人驾驶着步兵战车,离开了这里。

萨哈重新站起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步兵战车薄皮大馅,挨上一发重机枪子弹都会被打个窟窿,更不用说挨上一发炮弹了。

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们这次的扫荡,以失败告终了,坦克尽数被炸,步兵战车损失了数辆,人员伤亡上百,仅仅是苏联人,就战死了五十多人,受伤三十多。

重型装备没有,只有两个连的汽车,还算是完好,出发时浩浩荡荡的队伍不见了,这些大山,仿佛能张开一张张的大嘴,将他们吞噬进去。

斯洛维奇还记得这十几个阿富汗政府军的士兵,他派了一辆步兵战车来接他们,在前面的山区汇合。

坐在轰隆隆的步兵战车上,萨哈终于放心了,这两天过得还真是提心吊胆的日子,这个时候,他脑子里想的,是自己在贾拉拉巴德基地里的那个婆娘,还是家里温暖啊。

夜幕,逐渐降临。

装甲车继续在向前开动着,没有开大灯,通过简陋的红外夜视装置,驾驶员在小心地驾驶着。

车内的人,都昏昏欲睡。

虽然这里还没有脱离山区,但是,现在是在回家的路上,很多人的警惕性都降低了。

驾驶员也有些打呵欠,行驶过了刚刚最危险的一边悬崖的山路,他也放松了下来,脚下踩动着油门,速度更快了。

突然,前面几个人影晃动了一下,他不假思索地将脚挪到了刹车上。

“吱吱吱。”车体后面发出尖锐的啸叫,装甲车快速地停了下来。

后面的人坐立不稳,几个人从座椅上摔了下来,碰到钢板上,磕破了头。

“怎么回事?”炮塔上的苏联班长问道,他一边说,一边将眼睛放到了瞄准镜上。

“有几名政府军士兵。”前面的驾驶员说道。

道路一边,那几名穿着政府军制服的士兵正站在那里,没有戴头盔,而是围着头巾,脸上的大胡子很浓密,从装扮上来看,绝对是政府军士兵,而且,他们大大咧咧地站在那里招手,没任何破绽。

只是,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打开大灯。”班长说道,他打开炮塔,看着那些被灯光照得刺眼,正在用胳膊挡住眼睛的政府军士兵,张开嗓门说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