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叛徒(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姆哈马德这么一说,马苏德也觉得,这个一直都没有生过病的萨哈,现在突然病了,说不定,还真的是急病,前去看看也好。

“好,那就有劳姆哈马德兄弟了。”马苏德说着,带着姆哈马德,向村子里走去。

姆哈马德的身后,杜兰尼和哈迪姆两人跟了上来,他们两人,是要一直跟着姆哈马德,直到姆哈马德将卡车藏好,再跟着姆哈马德一起返回基地。

夜,已经深了,星光依旧灿烂,地上的一切,在朦朦胧胧之中。

房屋,都是低矮破旧的泥土房子,和姆哈马德在后世的偏远山村里看到的一样,当地的居民,都是就地取材,用泥土拓成土坯,然后再垒成房子,外面糊上一层泥巴,顶上用木材搭好,也是糊上泥巴。

这种房子,要是遇上了特大暴雨,很容易就垮塌。

在阿富汗的大城市,比如贾拉拉巴德,还和其他的国外城市差不多,但是,到了这山区,差异就已经很明显了。

一边走,姆哈马德心情有些复杂。

既然自己已经穿越到了这里来,仅仅是赶走苏联人,还是不够的,如何让整个阿富汗人,过上安定富裕的生活,才是真正地帮助了阿富汗!

“到了。”马苏德说道。

低矮的院墙,姆哈马德感觉到,自己只要一跳,就能跨墙而入。

而现在,有马苏德在,又带着哈迪姆这个本村人,姆哈马德自然不能这么做。

“啪,啪。”哈迪姆首先上去,敲了敲破旧的院门,同时,大嗓门地喊道:“萨哈兄弟,萨哈兄弟,开门!”

里面没有反应。

“啪,啪。”哈迪姆又敲了敲。

“嘎吱吱。”里面,终于有了响动,随着破旧的门轴转动,接着,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里面有人出来了!

“萨哈兄弟,你病得怎么样了?我略懂医术,可以给你看看。”姆哈马德说道。

又是一声沉闷的门轴的响动,院门开了一个口,里面,露出了一个人影来。

身子不高,矮小而且细弱,哪里是什么强壮的大汉,再一看,整个身子,都被罩在了一件衣服里,就连脸,也裹得严严实实的。

姆哈马德知道,这种衣服叫波尔卡,是一种阿富汗妇女的传统服装,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一袭长袍将女人从头到脚罩在里面,就像是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一般。

在苏联没有入侵之前,其实阿富汗没有被禁锢得太厉害,女人虽然不像媳妇那般开放,过于暴露,不过,也和东方国家的女人一样。只是,这是在大城市里的情况,而在很多的乡村里,女人还是很传统,很保守的。

现在,眼前的就是一个保守的女人。

“萨哈已经睡着了,长老,哈迪姆,你们明日再来吧。”女人说道。

“抱歉,既然睡着了,就让萨哈兄弟接着睡吧。”姆哈马德说道:“长老,杜兰尼,哈迪姆,我们走。”

马苏德看着姆哈马德的背影,觉得有些奇怪,今晚这一趟,来得也太没意思了吧。

走了几步,拐过了狭小的乡村土路,姆哈马德突然停住了。

“马苏德长老,非常抱歉,我需要闯入萨哈的家中,去看看萨哈究竟是不是在家。”姆哈马德说道。

听到姆哈马德这么一说,其他几个人,都用惊讶的眼神望着他。

“教官,这不可以,萨哈兄弟是我们哥斯特村前任村长的儿子,尤其是,他的妻子还在家,大半夜这样闯进去,是非常不合适的。”没有等马苏德说话,一旁的哈迪姆已经出言制止了。

虽然你是教官,但是,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萨哈生病,进去探望也是应该的,而萨哈的妻子已经说了萨哈睡着了,那就不应该再去打搅,现在,不仅仅是打搅,还是私自闯进去,这就是全村的公敌了,虽然哈迪姆是游击队员,还是毫不客气地站在了村子的立场上。

马苏德却没有说话,他知道,既然这姆哈马德这么说,那就一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果然,姆哈马德说出了让他们更惊讶的话来:“我怀疑,现在这萨哈,根本就不在家里,他跑出去,给苏联人报信去了。”

虽然在整个阿富汗战争期间,大多数的阿富汗人,都是站在游击队的一边的,他们反对苏联人对他们的侵略,英勇抵抗,让苏联人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

但是,不管在什么地方,总是有败类,有人渣的。也有的阿富汗人,会站到了苏联人的一边,他们给苏联人当内奸,泄露阿富汗游击队的情报,有的甚至就直接坐在苏联人的武装直升机里面,给苏联人指示目标,轰炸阿富汗游击队藏匿的地点。

虽然这样的人比较少,但是,哪怕在自己身边出现一个,也会给自己造成很大的威胁。

所以,姆哈马德现在是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这个萨哈,病得太是时候了,刚刚马苏德随口说的话,就让他起了疑心,而刚刚敲门之后,那个萨哈的媳妇开门,却更加印证了他的判断。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如果萨哈早就睡下了,那么,他老婆也应该睡下了才对,难道阿富汗人睡觉也要穿着衣服?那绝对不可能!

哈迪姆敲门之后,姆哈马德仔细倾听,里面根本就没有穿衣服的声音,后来,门就开了,那女人出来开门!

哪怕就是萨哈睡着了,也不会让自己的老婆这么大半夜地给开门来的。而且,那女人这么迅速,只有一个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睡觉,一直在房子里等待!

等待什么?自然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跑出去了,所以,在等待着丈夫的回来!而且,她那番掩饰,应该是知道她丈夫干什么去了!

由于那女人全身都笼罩在波尔卡里面,姆哈马德没有看到那女人的眼神,不过,听声音,却是故作镇定之中,带着慌乱!

这个萨哈,疑点太多了,现在,只需要进去看看,就能够揭开谜底!

要是知道这萨哈的住所,姆哈马德自己就摸进来了。而现在,身边跟了这村子的长老,还有哈迪姆,姆哈马德知道,得先通知他们一声。

姆哈马德的话语一落,顿时,哈迪姆脸色一变:“萨哈兄弟,会当叛徒?不可能,不可能!”

“可不可能,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姆哈马德说着,看这马苏德还不说话,已经大步地向回走去。

“教官,不可以。”哈迪姆在后面跟着,对于哥斯特村来说,教官的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妥当的,他要阻止教官!

可惜,这教官,跑起来像风一般,接着,只见在星光下,教官右腿一蹬那低矮的院墙,两手一托,就已经跳进了院子里。

“咣!”接着,哈迪姆就听到了一个声音,糟糕,这教官真是暴力,就这样一脚,把萨哈兄弟家的门给踹开了。

同时,哈迪姆心里犹豫着,教官这样暴力,下一时刻,恐怕就是萨哈兄弟老婆传来惊人的尖叫声了,全村人都会听到,然后,会来帮助萨哈兄弟,暴打教官,教官若是还手,就是更大的冲突了。

怎么办?

哈迪姆在外面,不知是否该进去,等了一下,却没有听到里面的尖叫声。

怎么回事?

后面,马苏德长老和杜兰尼两人也都跟来了,杜兰尼心里还有些忐忑,这个教官,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独断专行,这次,更是直接闯进别人家里去,要是传出去,会不会说是教官去偷女人了?在这里,这可是个非常严重的罪行。

马苏德长老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失望,向哈迪姆说道:“我们从门上进去吧。”

“不用了。”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姆哈马德已经出来了。

“走,你跟长老解释去吧。”还可以听到,姆哈马德在和另一个人说话。

这个人,无疑就是萨哈的老婆了,此时,三人都已经知道,恐怕,萨哈兄弟,真的不在里面。

姆哈马德跳墙进了院子,再踹开门,破旧的房间里,除了萨哈的老婆在那破床上发抖之外,就没有别人。

那个被哥斯特村的村民们都信任的萨哈兄弟,绝对有问题!

“达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的时候,你不是说萨哈兄弟睡着了吗?他不是病了吗?”看到姆哈马德押着萨哈的老婆出来,哈迪姆立刻问道。

达娜没有说话,波尔卡的覆盖下,达娜低着头,一言不发。

“达娜,你也知道,村子里对叛徒,是非常痛恨的,如果你要是不说话,那么,就和萨哈的罪名一样。”马苏德长老终于发言了,他说的话,很有力度,也很有权威。

马苏德到现在,已经确信,这个萨哈兄弟,一定是当叛徒了,其实,就在姆哈马德刚刚说出萨哈是叛徒的话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几个月前,萨哈曾经有一次出山,三日后才回来,之后,他就对游击队的消息,感兴趣起来,经常到阿加和哈迪姆的家里,问这问那。

那个时候,马苏德还没有太多的犹豫,但是现在,姆哈马德一说,他却将这些事情,都联系了起来。

所以,虽然哈迪姆阻止姆哈马德去闯萨哈家,马苏德却没有阻止。

现在,他只是希望达娜能够将萨哈的去向说出来,否则,达娜就和萨哈一样,都是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