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潜入敌营

唐方自幼从军,在军中摸爬滚打了数十年,虽然没有混出个什么名头,但是却保住了一条性命,那个年岁,兵荒马乱,打完北伐打内战,打完奉系打桂系,打完内战打赤匪,打得一团糟的时候,忽然又开始打小日本,唐方能够在这其中不缺胳膊少腿的活下来,光光靠着点运气实属不够,他自有摸索出来的冯进扯呼的绝招,其中,知己知彼便是他的不二法门,早在抗战之初,唐方便挖空心思地从各个渠道了解了日军的行军起居的习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日军大营,其中日军视号班这一关就是关键。

看这伙日军,并非大规模的集团师团,人数大约在一个联队至两个联队,四千到五千之间,一到两个侦察兵负责敌军偷袭,或许是因为日军自觉太过强大的缘故,加之一般的民兵抗日联队吃不下这么规模的军队,所以守卫并非十分严密,劫营或许有困难,但是孤身潜入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唐方身形如电,速度比之以前快上了很多,在王家大宅那惊天动地的一脚,当时唐方或许不觉得,但是事后想起来绝对是洋洋自得,窃喜不已,自信心比之过去膨胀了数倍,否则他也不会做出这等胆大包天的事情。

轻松地避过探照灯,唐方双手握住营外的铁丝网,用力一扯,让他惊喜地发现,原本要用上铁钳的铁丝居然被自己生生绷断了,唐方不敢怠慢,穿过铁丝网,借着夜色的掩护,匍匐在草丛之中,静静地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唐方依然能够沉住气,直到等到一个落单的士兵,才猛地暴起,用手狠狠地掐住那人的脖子,捂住那人嘴巴吗,单手一搅硬生生地将那人的脖子扭断,抱着他就地一滚,在探视灯照在自己身上的一瞬间,堪堪避开。身形矫健地连他自己都有些乍舌。

唐方手脚麻利地换上了日军的衣服,鬼鬼祟祟地向着日军的指挥部潜行而去,忽然身后一个人用日语大喝了一声,唐方顿时停下身来,身后一个小日本走到唐方面前嘴里嘟哝了一大串日语,唐方哪里听得懂,指了指指挥部,用自己仅会的两句日语大声道:“班哉!”(天皇万岁)

那人顺势双腿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跟在跟着唐方说了句“班哉!”

唐方装出傲然的神色,扫了眼前的这几个巡逻的日军,说出了仅会的最后一句日语:“八嘎!”

天黑莫名,没在探照灯下,根本看不清唐方的军衔等级,几人见唐方这等气势,顿时弱了几分,面面相觑,没有反应过来,唐方已经大摇大摆地走了,转过一个军营,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