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3 我宁可去死

夜已经深沉了,在龙虎山上依然是人群攒动,所有龙虎山弟子们都留下来开始整理战后的一片狼藉,就连附近闻到了风声的村民们也自发上山,帮助龙虎山。

重建已经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看着法海留下的满目疮痍,紫玲玎叹口气,对着从身边走过,恭恭敬敬叫了一声“掌教”的弟子微微点头,然后对着身边的唐方道:“你真的已经想好了吗?”

唐方重重点头。

紫玲玎没有说话,毫不避嫌地拉起了唐方的手,向着山路崎岖之地走去,在一个僻静地方停了下来。

紫玲玎指着远处一栋小屋道:“那就是林不依的房子,我就是在那长大的。一晃,快三十年了。”

唐方点了点头道:“很好。”

“你知道林不依为什么一直留在龙虎山不走么?”

唐方没有作声,紫玲玎续道:“每一个人无论你多聪明,多无情,多高尚,修为多精深,到底还是离不开一个情字。就连林不依这样的人也不能免俗。”

“是啊,人道皆苦,苦的便是这一个情字,没有人能够避开,你看林不依这样的高人,不也是时常在夜色中眺望龙虎山,心中之苦可想而知。”

唐方默然。

紫玲玎扭头看着唐方,神情郑重,道:“告诉我,你真的已经打算听张若昀的了?”

唐方苦笑道:“你还能有第二条路给我走么?”

紫玲玎默然看着唐方良久,轻轻的摇头。

“我不懂,为什么法海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为什么就没有人出来阻止他一下,满天神佛,幽冥十帝,西方如来,这些人都死绝了吗?为什么这么重的负担,偏偏要落到你的头上?”

唐方苦笑摇头道:“你问我,我又能问谁,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谁叫我身负赢勾血脉,被别人稀里糊涂地选中,然后又稀里糊涂地踏上了这条不归路呢。”

紫玲玎眼泪不知不觉地要落下来,声音颤抖道:“唐方,如果你死了,我会在林不依的草庐前为你修一座坟,然后日日守候,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我还以为你会改嫁呢?”

紫玲玎噗哧一下被唐方逗乐了,用粉拳用力地敲着唐方的背,嗔声道:“你可不可以改掉这个嬉皮笑脸的臭毛病。”

唐方猛地一把抓住了紫玲玎的手,忽然脸色变得沉重起来,道:“小紫,你放心,我虽然不能保证活着回来,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忘记,你还在等我。”

紫玲玎轻柔地道:“十世轮回,就算能回来,也不知道是落在那一世,何况,法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