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 如猫戏鼠

“什么!”

“什么??”

“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王云光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整个人疯了吗?

不然他怎么会拜刚刚杀了自己唯一一个亲人的法海为师?

反而是法海却丝毫没有觉得有任何意外,仿佛王云光的这一举动,早在他的意料之内。--

“云光,你干什么,法海可是刚刚杀了你王家的老祖,你难道要认贼作父不成?”魏柔尖声道。

王云光回头,看着眼前的魏柔,苦涩道:“难道我还有第二种选择吗?”

是啊,王云光还有什么选择。

法海的强,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王家当年想进了一切办法,去阻止法海,都只是将法海定义在一个‘道法高强’的‘人’上面,但是,法海已经强到了超过所有人意料之外,与他决斗,无疑是以卵击石,自找灭亡。

也许唐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王家人悉心栽培唐方,就是希望唐方有朝一日能够杀了法海,但是现在的唐方,和法海比起来,依然有着不可僭越的鸿沟。如云泥之别。

刚才,法海在唐方眼前,举手投足便杀了王禅相便是一个明证。

唐方非无能,只是法海太强。

当敌人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地步的时候,选择投降,未必是一条坏事。

至少,王云光还有一线生机。

至少,王云光还能够履行刚才王禅相的那句话,“活下去,就算活的像条狗。”

王云光的心防已经彻底瓦解了,他所有的信念,所有的恪守,所有的骄傲,在他向法海拜下那一拜的时候,已经彻底的抛弃了。

他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活。

他不是不想死,但是却要活。

紫玲玎和魏求喜一起低头叹息,心中涌起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

虽然和王云光不是一路人,但是在紫玲玎和魏求喜眼中,王云光始终是一个可佩可敬的对手,他的儒雅与自负,已经让两人心仪许久,王云光的光芒曾经如月当空,是少年一辈中多少男子追赶的目标,是多少‘女’子闺中的暗自心仪的对象,他如一个标杆一般,指引这祝由曾经的未来,而就这么一个天子骄子,在他退金山,倒‘玉’柱的一跪,所有曾经的荣誉与骄傲,瞬间碾落成泥。

他已经从天堂来到了地狱,注定要成为好事之徒口中的软骨头。

但是,只有局中之人,才能明白王云光心中所负之重。

但是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你已经无法为这个男人辩解。

因为他的的确确背弃了王家曾经的信仰,背弃了祝由,背弃了他自己曾经的理想。

就在他跪下的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