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祖依然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天空中四处飞舞的阴灵,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事实如此,你还有什么不相信的,方家小儿,枉你一身判术,十世为恶,居然愚不可及到这等令人发指的地步,你难道都没发现,王仙峤这三魂六魄这一直都留在你体内吸收你体内所判的阴灵吗?五百年了,整整五百年了!三魂六魄,现如今已经修成了十万魂,十万魄!雀占鸠巢,也只是一步之遥,方家小儿,你太蠢了!”

判祖的脸色又惊又怒,道:“难怪这小子心甘情愿将自己的三魂六魄交给我,我还以为这小子是为了表示对我的忠心,原来他早已经在算计我,可恨,若不是我肉体被法海打散,早已经没有知觉,我岂能让这个小儿阴谋得逞!”

“而且,你发现这些脸孔中的秘密了吗?”

判祖瞳孔几乎缩成只有针尖一般大小,嘴里生硬地吐出了两个字:“法!海!”

不错。这里每一张脸都是一模一样,都是法海!

无面的法海,面目,原来在此!

王仙峤,放在判祖手里的,不是自己的命,而是一只老虎,一只随时可以张牙舞爪将判祖吞噬的饿虎!

五百年了……王仙峤居然能这么沉得住气,不动声色,若不是今日机缘巧合,阴长生将王仙峤的三魂六魄放出,还不知道判祖要到何时才能发现这个秘密!

想到这里,判祖几乎不寒而栗。

可是现在已经迟了,王仙峤,三魂六魄,在判祖的体内已经经过五百年修成了十万魂,十万魄!

当年尸鬼村一战,唯一能够让法海吃瘪的就只有王仙峤,而王仙峤用盗去的法海记忆炼成了一柄杀生刃,当年看起来,似乎并无任何不妥,只道是王仙峤走了狗屎运,捡到了一个大宝,但是现在,当法海的面目被放出来的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正常起来。

难道法海和王仙峤之间,还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然为何当年不可一世的法海,就偏偏在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王仙峤手里面吃瘪!

阴长生深吸一口气道:“十万魂,十万魄,要灭起来当真要费上一番功夫,不过王仙峤我既然说了让你生不如死,就一定会办到!”

抬手,长剑在手。

忽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阴长生脸色一变,道:“怎么回事!”

嘎砸,嘎砸,天崩地裂一般,这养龙山便无端端地破开了一道深渊,深渊中紫气弥漫,一道道白光从深渊中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