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 山后面有什么

魏求喜大惊失色,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张若昀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再说了,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杀得了魏老鬼。”

白寒惨笑一声,仰头道:“你看前面是什么?”

魏求喜沉思了一下,道:“是山。”

白寒悠悠地道:“那么……你山后面呢?”

魏求喜沉思良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摇头。

白寒道:“所以,你不知道,不仅仅你不知道,王云光也不知道,甚至我也不知道唐方现在是不是知道,因为这山太过高,太大,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所以,你们所有人的眼中就只有山,而山后面,却没有人去想过。”

魏求喜苦苦思索着白寒话中的深意,似乎灵犀一通,顿时间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是说……”

白寒站了起来,拱了拱手道:“魏兄弟,你是我见过中难得的聪明人,所以我才和你说这些话,相信我,下棋之人,永远只会关注自己手中的棋子,却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堕入了别人的棋盘,成为了别人的棋子,赠你一句话,跳出这个棋局,观棋不语,或许你还能保一条小命。”

白寒叹声道:“虽然我与魏老鬼是敌非友,但是若是换了立场,我对他还是敬佩三分的,你魏家延绵了千年,到了你这一代,唉,魏家只有你这一根独苗了,你要是再有闪失,这祝由魏家就当真是断了。为了魏家千年血脉的延续,好好活下去。”

白寒说完,走到了魏求喜的身边,将手中的摄魂铃珍重地交给了魏求喜,连魏求喜都觉得白寒这样一个举动有些怪异——根本不是他历来的风格——白寒道:“这本就是你魏家之物,我不过是物归原主,这东西,除了你,没有人能真正发挥出他的极限,你才是这东西的真正主人。”

魏求喜看着白寒,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看着魏求喜猜疑的神色,白寒笑道:“你肯定觉得我疯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许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白寒做了一辈子的坏事,也算是做一丁点好事,来消弭我这辈子造下孽了。”

魏求喜一震,沉声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白寒道:“原本今趟,我便约了三个助拳的朋友,却不知道他们三个老东西为什么中途反悔了,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今日我白寒之败,败在你手,我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有人阴了我,我这笔债只好记在他的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