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 龙母之刃

.;“轰!”白寒双手已经与魏求喜手中铜钱剑毫无花俏的皆在一处。

顿时间,气流倒卷,两人同时后退。

魏求喜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居然拿能够与成名多年的白寒一战之下,丝毫不落下风,甚至隐隐有占据优势之像。

连邬无极也微微睁开了眼睛,盯着魏求喜上下不住打量。

原本亲魏的赶尸宗门,终于仿佛找了一个一个宣泄的突破口一般,纷纷给魏求喜喝彩。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魏家新一代的高手,如此年纪,居然有着如此骇人的战力,不愧是魏家培养出来的的精英传人。

魏求喜厉声一叫,手中长剑如同夕辉落月,挽出一道如朝霞一般灿烂的剑花,对着白寒再攻而来。

“已经交手了,便无法善了,只有将他拿下,再图打算!”白寒与魏求喜一交手,便知道此子绝非善类,心中已经有所忌惮。若是自己再有保留,怕是当真要被魏求喜所擒杀。白寒一声清啸,口中吐出一道乌光,双手结印,顿时间所有的乌光缠绕双手,将双手缠的宛如从墨汁中刚刚拿出一般,张口道:“魏求喜,我念你是魏家嫡子,所以处处让你,你岂能不知道好歹!”

“白寒,我魏求喜今日来此,就是要揭你画皮!”魏求喜一剑而下,白寒聚掌向上,十指乌光闪烁,如同钢铁一般,生生将魏求喜的铜钱剑握在手中。

左脚飞起一脚,正向魏求喜软肋。

魏求喜凌空弃剑,一个闪身,躲开了白寒势在必得的一脚,单手搓圆,放在嘴边,嘴里呼啸,顿时间滚滚黑水从他口中源源不断地喷出。

白寒大骇,依他的见识见地,居然认不出这是何方道术。

白寒不敢硬敌,连忙后退,那滚滚的黑水便如同泄开的闸水一般,向着他席卷而来。

惊涛卷浪,气势骇人。

说完,白寒手中一挥,顿时间双手见展现五道白光,白光烁烁,奇光生寒。

魏求喜手中铜钱剑一转,对着白寒当头便刺。

魏求喜手中不到三尺短剑,带着一股震骇人心的力量,如同一道大龙横来,攻伐之间,带着一种绝世无匹的寒意。

这魏求喜一出手,顿时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那股气势,已经让在场之人纷纷瞪大了双眼,均在暗中掂量,自己是否这魏求喜手中一合之将。

白寒双目泛寒,这么多年,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在死亡的边缘摸爬滚打,手中阴刀更是屡试不爽,他知道,魏求喜即便是魏家亲传弟子,毕竟年幼,功力境界,绝难是自己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