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9 夕照

显然,王云光的出现,已经在白寒的预料之中,客气的对着王云光作揖,道:“王家兄弟,你我一别,不觉日久,祝由中近来甚少有兄弟行走的消息传出来,让为兄甚为牵挂啊。”

王云光站起来礼貌回礼,笑道:“多蒙白老爷子惦记。”转头对着顾五皱眉道:“小可有一事不明还请顾兄弟给小可做个解释可好?”

顾五见到不请自到的王云光面色郝然道:“原本也想寻着兄弟的,好邀请兄弟赴会,只是王兄弟近年甚为低调,想必是因为兄弟因为王家不幸,尚在丁忧,所以就不好打搅兄弟了。”

王云光见顾五主动提起灭门惨案,不动声色道:“我王家遭难,但是不代表祝由王家从此便从祝由中除名了,顾五哥身为赶尸大会召集人,却不通知王某赴会,是不是有违祖训家规?当然顾五哥是担心小弟,小弟这个明白,不过这赶尸大会乃是祝由门中大事,下次还请西顾五哥惦记小弟一二。”

顾五干咳一声道:“是我糊涂,是我糊涂。”

当然,王云光知道顾五只是揣着明白当糊涂,也不点破,坐了下来,微微闭眼,不再说话。

白寒微微上前半步,朗声道:“诸位,现在赶尸四大宗门已有两门在此,我白寒刚刚说过,唐方狼心狗肺,根本没资格做我祝由之主,我恳请邬老出来主持公道,请他坐祝由宗主,光复我祝由,大家以为如何?”

邬家家主在场,下面邬家的附庸自然是齐声附和,由于近来邬家发展势头极猛,所以人数极多,即便有反对声音,也很快被淹没,白寒看着祝由弟子一致叫好,心中窃喜,转头对着王云光道:“王家兄弟以为如何。”

王家虽然只有一人,但毕竟是四大宗门之一,他若点头,分量极重。

邬家家主斜眼看着王云光,等着他的回答。

王云光微微一笑道:“祝由宗主,原本就是德者居之,邬老在我祝由中德高望重,这个位置自然是理所应当的。”

邬家弟子与王云光原本有隙,听到王云光如此表态,不由得大喜过望,造势更是一波接着一波。

“但是……”忽然间王云光话锋一转,道:“据我所知,现在祝由宗主乃是魏家唐方,他并未退位,为何却忽然间要重选宗主?”

白寒微笑道:“王兄弟有所不知,刚才我等数落唐方四大罪状,他才德有亏如何做得这祝由宗主,祝由宗主理应由邬家邬老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