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赶尸大会”定在了沅陵的一处只有祝由门人才知道的乱葬岗处,这里因为时常有祝由中人出没,免不了会有些僵尸恶鬼出现,惊吓当地百姓,以讹传讹之下,这里方圆数百里都很少有人烟出没,这也大大的方便了祝由众人在此聚会。

顾家历年都是赶尸大会的承办人,在这方面自然有他的手段,短短数天,很快便有大小不等的数十家赶尸旁门前来,虽然没有上次那般壮观的景象,但是数百人齐聚在此,也是不小的规模了。

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硕大的擂台上依次摆放着四张板凳,这四张板凳原本理所当然是赶尸四大宗门的,但现在,这四家宗门却没一人现身。

就连门下的弟子,也奇怪的没有出现一个。

诸人原本就是对忽然而来的赶尸大会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因为是顾家召集,给顾家人脸面,也就勉强参加,当然,这些门派大多数还算是在祝由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更多的是对于这种捧热闹,见“明星”的大场面,那些末位的家族则是趋之若鹜。

四大宗门一脉未现,镇得住大场面的高手也没有出现,下面的人不由得有些不安静了,不停地开始嚷嚷:“我说,顾家老大,这赶尸大会可不是小事,你说召集我们来,我们给你个面儿也就来了,但是好歹也得给我等一个由头,这干站着还不管饭,有些不地道吧。”

正待诸人嚷嚷之际,忽然间一道白光闪过,一人从人群中飞跃而起,在擂台之中站定,拱手四望,冷冷道:“诸位,白寒这厢有礼了。”

诸人不少不识白寒,纷纷出言相询,但是不少老年人却一眼认出白寒,一人排众而出,大声道:“白寒,是你,你早已经被逐出祝由,还有和面目在这里嚷嚷,快给我滚下来。”

白寒冷眼一寒,冷冷道:“我白家蒙受了百年不白之冤,今日白某前来此地,便是要向祝由诸位讨个公道,为我白家正名!”

“姓顾的,你什么意思,你既然在此召开赶尸大会,理应是受祝由宗主的号令,你为何能纵容这等无耻之徒上台,你眼中还有没有我们祝由一脉,眼中还有没有魏家宗主!”

“魏家!魏家家主已经死了,魏家已经败落了!”白寒扬声道,“祝由宗主,原本就是有德者居之,为何偏生便落在魏家的手里,我们被魏家哄骗了这么多年,也该是时候出手反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