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 这便是,造畜

花蔠、张若龙、金亚东、张合再加上勉强还算得上的安倍沙罗,这七人众已经有了五个,只是另外两个人,却依然踪迹渺然,其实几人都知道,这七人众最大的难关卡在了欧阳风骨处,虽然林不依前去降服欧阳,但是欧阳风骨和唐方仇深似海,即便林不依舌璨莲花,到底能不能降服欧阳风骨,几人心中也是没底。

欧阳风骨独自盘膝坐在一处乱葬岗前。乱世,血流成河的战场给了他无穷无尽的阴灵用以练功,自从在幽冥血池中渡过一段洗髓伐骨的历程,他已经彻底摆脱了唐方的控制,而在他心中,所有“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掉唐方。

忽然间似乎有踩碎落叶的声音传来,欧阳风骨的灵觉何等的敏锐,长身而起道:“何人,快出来。”

四周寂静无声,欧阳风骨冷冷道:“朋友,既然来了,就必然是冲着我来的,若是再不现身,小弟没时间陪你玩,告辞。”

作势要走,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欧阳风骨,你可曾还记得我否?”

欧阳风骨浑身一震,显然已经听出此人是谁,道:“前辈?”

林不依缓缓的走出来,如同夜色下的一只孤魂野鬼,看了欧阳风骨一眼,冷冷道:“我曾经说过,不准你动小紫,为何你不听我之劝告,一而再的找小紫的麻烦,难道就不怕我真的把你这身僵尸皮给拔下来?”

欧阳风骨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道:“前辈对我有恩,我自然记得,但是谁跟我有仇,我也忘不了,若是前辈此来是为紫玲玎那个丫头找公道的话,我自然无话可说,前辈乃是累世修行的高手,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就算是前辈将我杀了,我也不服气,我和唐方和紫玲玎的仇,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唐方若是假你之手算计我,我认栽,看同样也看不起他。”

“若非我在你如丧家犬之时点化你进入落洞中修习,你有什么资本和唐方叫阵?”

“所以前辈之恩,欧阳谨记,若是前辈想用对欧阳这份恩德,化解我和唐方之间的仇怨,我劝前辈还是少费力气,我和他之仇,不死不休。”

林不依淡淡地道:“我点化你,原本出自私心,你无需谢我。”

欧阳风骨点头道:“如此最好不过了。”

林不依道:“我来寻你,是要你做一件事。”

欧阳风骨想了想道:“以前辈的神通居然也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倒想好好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