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阴长生,我操你姥姥

“我已经决定了。魏老鬼道,“现在能够救唐忆的,只有这个办法了。”

王云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走上前去,道:“前辈,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商议,大家群策群力,总会想出一个办法的。”

魏老鬼冷冷道:“从长计议,难道我们还有时间‘从长计议’吗?别忘了,如果今晚上唐忆不能醒过来,我们就全完蛋了……还有,王家小儿,有一件事我还没有跟你算帐呢!”

王云光一愣,顿时间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支支吾吾地道,“宗主……前辈……这个……”

“滚。”魏老鬼似乎都不想再看他一眼,也不想听他任何解释。

魏柔挡在前面,死命摇头道:“爷爷,爷爷。哥,你也来劝劝爷爷吧。”

魏求喜长叹,默默站在原地。

“爷爷。哥……”魏柔显得手足无措,拼死护在唐忆的身前……

“柔儿,让一下。”魏老鬼道,“柔儿,你莫要如此不识大体。”

魏柔猛地抽出了宝剑,道:“爷爷,你要是这么做,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魏老鬼忽然出手,打在魏柔的软穴之上,魏柔顿时昏了过去,王云光接过了魏柔,魏老鬼看都没有看,淡淡地道:“好好对她。”

王云光浑身猛地一震,点了点头。

魏老鬼盘膝坐在了唐忆的床前,用手缓缓地拿住唐忆的天灵,魏十三眼神复杂,道:“我们先出去吧。”

王云光深深地一鞠躬,道:‘宗主大义,王某代天下道门谢过宗主。’

苏三娘子也收了往日的笑容,神色沉重,幽幽地道:“您……这又是何苦来着。”似乎不忍看房中的情况,转身第一个离开。

魏十三接着离开,王云光背着魏柔,也离开了。

“前辈好走。”邬蠹细声细气,转身走了。

屋中只有魏求喜一人。魏老鬼眉头一皱道:“你怎么还不走。”

魏求喜朗声道:“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没有心肝,只有利益的冷血之人,今日看来,你到还有些魏家子弟该有的气节,魏家,在你手中,不算辱没门风。”说完离开。

魏老鬼眼中隐隐居然有了一丝湿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屋外的几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屋内的消息,眼见着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但是屋中却依然毫无动静。

终于,天边最后一抹晚霞消失了,夜幕慢慢降临。

苏三娘子喃喃地道:“天已经黑了,若是这阴长生来了,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