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王云光也样也没睡,和衣坐在灯下,手中把玩着一件玉饰,轻轻一叹,看出的,今晚魏柔的忽然光临,也让他原本平静如水的道心,起了一丝波澜。

嘎!门忽然开了,王云光抬头,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今日让他辗转难免的女人——魏柔。

王云光个吓得立马站了起来,后退三步,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道:“唐……唐夫人,怎么……怎么……也不敲门……就……”

魏柔用后脚尖轻轻地把门合上,吓得王云光脸都白了,低声道:“唐夫人,你我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于礼不和,还请唐夫人将门打开,免得被唐方兄弟误会。”

“铮!”魏柔掏出一把雪亮的匕首,抵住自己的喉咙,冷笑道:“王云光啊王云光,你倒是贵人多忘事,当年你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于礼不和了,现在开始给我装糊涂,今天你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就死在你面前。”

“唐夫人,你这是干嘛!你这!”面对魏柔,王云光一时间也乱了手脚,站在原地手足无措道,“先把匕首放下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

“我的性格你应该很清楚,你若是要我把匕首放下来不难,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说完,我马上走。”

王云光哀声道:“你说。”

魏柔冷冷道:“过来!”王云光生怕她做出傻事,不敢违逆,只得向前挪了三步,魏柔道:“不够,再上前五步。”王云光只得依言。

魏柔手中的匕首一震,冷冷道:“王云光,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

“唐……”

“你在叫我一句唐夫人,我就立马死在你面前。”魏柔斥道。

“唉……柔儿,你这又是何苦。”

“柔儿……好一句柔儿,当年花前月下的时候,知道叫人家柔儿,现在不过一两年的时间,就叫人唐夫人,王云光啊王云光,你当真是好健忘啊。”

“柔儿,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现在已经嫁作人妇了,现在这时间,你我本就应该避嫌,你又何必旧事重提,过去的就是过去了,算是……算是我王云光对不起你。”

魏柔手中的匕首一紧,冷冷道:“算是?”

王云光垂下了头,道:“是我王云光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不起我的?是一开始你就不喜欢我我,和我在一起就是玩玩,还是我嫁给了唐方,你才故意疏远我的?”

王云光道:“柔儿,我王云光当年对你之心,天地可鉴,只是……”

“天地可鉴!”魏柔泣声道,“既然天地可鉴,当日我和唐方成亲的那天,你为何不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