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血战荒村

那个鸠衣乞丐伸出了他的舌头极长,伸出后仿佛妖孽一般,让人触目惊心。乌月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渐渐地平复当下的心情大声喝道:“林不依,今日便是你我新仇旧恨一并了解之日!”

说完,手中浮尘一划,手中掐决,顿时一道白光在他的手中出现,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幻出九个光点,这九个光点一次连接起来,在空中宛如九颗星星般闪耀,乌月鹤目光一闪,顿时,那九个光点开始不停的闪烁,向着三人中的鸠衣乞丐猛地冲击过去,鸠衣乞丐嘴里一声闷哼,手中变动,那指上的青色指环顿时清光大盛,仿佛从中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双手向前猛地退去,霎时间在这鸠衣乞丐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防幕,对着乌月鹤临空砸下的九个光点一一对去,只见的如同流星落地一般,发出巨大无比的声响,在旁的所有弟子们脸色纷纷大变,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攻击。

九个光点毫无花俏的打在了那鸠衣乞丐用手中木灵戒指幻出的神像之上,那神像身子立刻晃动起来,但是却没有后退半步。

这个时候,红脸的酒徒老叟哈哈大笑,道:“乌月鹤小儿,就让你瞧瞧本尊的厉害!”说完,身下的那个巨大铜缸猛地一抖,顿时那铜缸之中,升起一道道水柱,在天空的映衬之下,泛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之色,七彩光柱,密密麻麻,数之不尽,但是所有的方向都是面对着那乌月鹤的所在。乌月鹤双目紧闭,手中连掐道决,浮尘猛地一扫,对着那密密麻麻的光柱扫去,酒徒老者哈哈大笑,道:“小儿太笨,岂能如此对我!”

说完说中的黑色戒指迎空举天,一道巨大的黑色光芒冲天而起,与那七彩之色瞬间融合,乌月鹤手中浮尘一扇,顿时心中感觉不妙,那浮尘与光柱结合的一霎那,瞬时间如同着火一般,化作一道道的黑烟,乌月鹤心中大讶,道:“水火相融之术。”

一根根的浮尘丝霎时间被烧的精光,乌月鹤连忙手中幻出一个玉色如意,迎风一抖,化做一株神树在手,手中摇动,顿时间花雨纷飞,看得眼花缭乱,那些花雨自天而将,正好与那老者化出的黑色光幕相互抵销。

那酒叟点头道:“龙虎山能拿出来的宝贝,这算是其一。”

乌月鹤脸色沉凝,刚一交战,自己就已经落了下风,这青帝,黑帝两人,果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何况在旁的黄帝,负手仰天,目光平静,似乎根本还没有出手的意思,此战定然是凶险无比,需速战速决之!

一念至此,乌月鹤仰天打出一枚雷劈枣木,嚼舌喷血向天,大喝道:“木!”只见无数青苗,喷出一口舌尖血,青苗瞬间生长,一连五口舌尖血,在霎时之间,这平地青藤漫卷,想无数枝蔓一般卷向那酒徒老叟,酒徒老叟双目收缩成针,大叫一声,“妙极!”

乌月鹤朗声道:“一口生,二口长,三口成型,四口结果,五口熟。”话音刚落,常春藤若无数条青蛇一般,越铺越大,如条条青蛇一般从中而下。酒徒老叟哼了一声,往坐下的铜缸伸手就是猛地一拍,霎时间,顿时铜缸之中山呼海啸的声音传来,从中升起九九八十一道倒流向天的大瀑布,如万马奔腾,如汪洋倒灌,直上云霄!

那瀑布宛如湖中飞扬的仙光,卷天而上,巨大的冲击力,形成了可怕的杀伤,对着一道道的青色藤蔓就是猛地冲击而去,这片骇人的景象,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青色的藤蔓与那九九八十道瀑布相互抵挡,不分高下,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个鸠衣乞丐朗声道:“我来助你!”说话间,手中青芒流转,光幕冲向了水幕之中,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巨大的瀑布形成的旋窝之中,居然隐隐出现了一道人像!

正是刚才那鸠衣老者幻出的神像!

神像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射出万道如刀般的精芒!那些精芒扫处,所有的藤蔓便根根断裂!失去了藤蔓阻碍的逆天瀑布,宛如一把开天辟地的神刀一般,毫无征兆,以几乎席卷天下的姿势向着乌月鹤冲杀而去,这到水幕,便如九天下降的银河,若是被这银河席卷而去,在半空中的龙虎山弟子,甚至包括乌月鹤在内,就会如同风云中的小舟,冲刷地七零八落!乌云鹤不愧是龙虎山掌教,临危不乱,右手不停掐决念咒,圣尊天火旨离连连点过,诀掐完毕后,左手剑指凌空书一敕字:定!

双手一合,敕字打出,顿时,那举天冲上的水幕,居然不可思议的被乌月鹤定住了,如同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冰幕!

乌月鹤单手轻轻一扬,手中的玉色如意对着已经近至眼前的冰幕一点。

当当当当!一连串的声音响起,这到冰幕瞬间片片碎裂,掉落在地上,连同那鸠衣老者幻出的巨大神像一起,化作蒸汽消失得无垠无踪。

青帝与黑帝相互对望一眼,点了点头,龙虎山的掌教,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乌月鹤找准这个空档,喘息一口,忽然嘴里一声清啸,沉声道:“龙虎山弟子听令!”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ngxiganshiguishizhizaoxu/50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