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花不再耽搁,连忙按照王仙峤的指点,从厨房中拿来了三牲六畜,将祭台搭好,甚至连唐方也忍不住过来搭手,因为时间实在是太过于紧迫了,很快,在两人的合力之下,一个简易的祭台已经搭好,在旁盘膝打坐良久的王仙峤老神在在地站了起来,点了点头道:“虽然差强人意,但是世间紧迫,也只能这样了,唐方给我护法!”

“你!”听到王仙峤大呼自己的名号,唐方冷哼一声,王仙峤连忙一脸谄媚地道:“凡是道士做法,最重要的是气势,我这不是培养培养我的王霸之气么,这样小鬼才会忌惮我,老祖休怪,休怪!”

唐方冷声道:“若是治疗不好唐忆,你提头来见我!”

王仙峤将唐忆抱了过来,唐忆此时早已经神志迷糊,嘴里却不停地念叨着唐方的名字,脸色绯红,体温更是高的怕人,当真是人见人怜,王仙峤叹了口道:“不跟着个好师傅,到底是要吃亏的,希望小女娃你这次福大命大,能够逢凶化吉,也不枉本祖在你身上下的大心血了。?”

王仙峤轻轻地将唐忆放在了祭台上,想了想,又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个油腻腻的包袱,笑着对两人解释道:“好久没有弄这些玩意了,俗话说佛要精装,人要衣装,老夫还得换个装束,不然就显得老夫不敬天地了。”

说完,将手中的包袱抖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副脏兮兮的道袍往身上一套,道袍宽大整个将王仙峤的身子遮住,看上去王仙峤到有些沐猴而冠,十分滑稽,唐方往窗外望了望,只见第一缕阳光马上就要喷薄而出,心中焦躁,大声喝道:“你小子少给我装神弄鬼,给我快点。”

王仙峤打扮完毕,又用一根麻绳在腰间系好了,这副装扮,唐方也是见过,正是祝由王家的正经装扮,只有赶尸做法的时候才会穿,王仙峤从怀里面掏出了一把桃木剑,嘴里喃喃道:“老夫要做法了,诸位神仙神灵,土地公公,山神老爷,都给我让让,不然老夫认得你们,老夫手中的剑可不认识你们。”

唐方不由得啼笑皆非,这老小子当真是不按牌理出牌啊。

王仙峤将祭台上的信香点亮,顿时屋中充满了清新好闻的味道,花睁大了眼睛,看着王仙峤的一举一动,确实感到十分的新鲜,王仙峤手中搓掌为刀,在祭台上猛地一拍,单掌捏了道指,面北朝南,默念咒语:“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证,速归本性来!”

“啪!”王仙峤铜钱桃木剑猛地在桌上一拍,神色木然,倒真有些道骨仙风的模样,唐忆果然干咳了两声,很快周围都安静了一下,大家都知道,做法乃是极静之事,受不得丝毫的干扰,在旁护法的两人,同时大气都不敢出。

隔了不久,在唐忆的脖子上悬挂项链开始渐渐发光,似乎有些谨慎,光芒一点一点的放出来,如同一个小孩子在门外偷窥一般,看有没有危险,一小会之后,那道光芒忽然变亮,叮的一声,一团雾气猛地散开,就在这个时候,王仙峤眼疾手快,不由分说,将袋子的七寸之土猛地向半空中撒开,大声喝道:“妖灵现身!”

七寸之土落在了那团雾气之上,那团雾气似乎在努力挣扎,但是却被这七寸之土沾染,无论如何也回不到珠子中去了,那团被沾染的雾气,被七寸之土渐渐地勾勒出一个小男孩出来,正是昨日曾经救过唐忆一次的那个小鬼童,只是此时,这个小鬼头面色狰狞,青面獠牙,全无刚开始的时候的天真可爱,对着王仙峤不断的嘶吼。

王仙峤道:“我原意本放你一条生路,你却执迷不悟,还企图反噬其主,实在是不能容忍,我今日便要将你打的魂飞魄散!”

说完手掌高举,默念引雷咒,一道闪电从王仙峤的掌心中出现,猛地半空中的小鬼童打去,那小鬼童顿时吃痛,脸色痛苦,对着王仙峤不断的嘶吼。

王仙峤不由分手,又是一连几道闪电劈了下来,边劈边喊道:“你服不服!”

那鬼童到底只是一个孩子,如何能做到心智坚韧,顿时神色萎靡,不敢抬头看王仙峤,更是不敢与王仙峤分辨。

王仙峤厉声道:“报上生辰八字!”

那小鬼童不敢反抗,将自己的生辰八字报于王仙峤,王仙峤掐指一算,顿时喜道:“难得还是一个四柱全阴之象,难怪引你为鬼童,也罢,待我将你身上的戾气除去,你日后便好生伺候你家主人若是还有三心二意之举,我直接将你打得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xiangxiganshiguishizhizaoxu/41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