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王仙峤用手手中沉甸甸的包裹在空中抛了抛,面有得色的从里面掏出一枚雪亮的光洋在唐方的面前晃了晃,道:“好东西啊,老祖,这些人倒真把你当成神仙了,要不要我们在这里摆个地摊,保证是日进斗金。?”

唐方道:“你卖的都是写什么东西。”

“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当心,没有毒,对我们或许没有什么用,但是对这些人,吃了说不定还能够强身健体,反正一块光洋,算是他们赚了。”

唐方道:“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在家里睡觉的么?怎么,昨晚的伤,好利索了,就开始坑蒙拐骗了?”

王仙峤脸色忧郁,道:“我这不是关心老祖吗?你看,天色都这么晚了,老祖还不回去,我心里担心极了,就出来找您了,刚好看到这里仙气浓郁,我想必有大神仙在此,跑过来一看,果然是老祖在这里,老祖,您老人家当真是深不可测啊,连道门中最精深的‘呼风唤雨’之术都学透了,我真不知道这世间上,还有什么事情是老祖办不到的。”

说到这里,王仙峤似乎及其不经意地道:“我刚才见到,老祖身边似乎有一人,不知道这小子是哪方的神仙,看上去挺帅的。”

“嗯?”唐方顿了顿,暗自想到,难道是他?淡淡地道:“没有什么,一个普通朋友罢了。天色已晚,再不回去,花姑娘和唐忆他们有的担心了。”

王仙峤顿住了步伐,摇头道:“老祖,我怕我们今晚是回不去了。”

“嗯?”唐方疑惑地道,“怎么回事?”

“那个你心肝宝贝唐忆小女孩,您走了之后,就一直在发烧,后来你的姘头吓得不轻”

“说话嘴放干净点!”唐方怒喝道。

“是是是,”王仙峤吞了吞舌头,道,“后来花小姐差人找到我,我过去一看,乖乖,不得了了,这小妮子要受到牵连了。”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唐忆到底怎么了!”唐方听说唐忆似乎有难,心中着慌,连忙问道。

“老祖,你想啊,我王大神仙大施神威,灭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金眼贡师,而那些鬼童都是金眼贡师炼制出来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如今金眼贡师死了,这些个鬼童自然也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要跟着造反,唐忆作为宿主,没有半分的贡术,根本压制不住身体里面的鬼童,自然是……”

唐方顿住了脚步,眉毛深深地拧在了一起,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贡师不是都已经灭了,唐忆怎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