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唰唰唰!”所有军统的人脸色一起变了,纷纷从腰间掏出短枪,张若龙示意了一个手势,这些人才愤愤不平地将枪重新收了回去。

以为张若龙曾经有过在龙虎山修道经历,所以在军中,张若龙有个张道士的诨号,当然,张若龙的手下自然是不敢提的,所以唐方也是时至今日在知道。

张若龙的替你感到这个诨号,果然是脸色嗖的一下就变了,冷冷地道:“当前国难当头,党国早有严令,凡是政府官员,一律不准出入烟花柳巷之地,你们明知故犯,该当何罪!”

里面的人好整以暇地道:“我们是来这里犯了规矩但是敢问你张道士来这里干嘛?”

张若龙早已想好了说辞,道:“我自然是听到了有人举报,所以特来看看,是谁敢把蒋委员长的话当成耳旁风,当前国难当头,我军统就是要将所有抗日不力之人统统逮捕,这是我们军统职责所在!”

里面的人不屑道:“少拿着鸡毛当令箭,除非你你们戴老大亲自来,我还会给他三分颜色,张道士,有种的你就进来,不然就给我滚。”

张若龙冷笑一声,推门而进,唰唰唰,只听见一阵掏枪的声音,数十只雪亮的枪管纷纷亮了出来,两队人马泾渭分明,只要一语不合便是血流成河的场面。

龙三豆大的汗水直接掉了下来,两边的人物,都是号称党国中最心狠手辣的存在,自己一边都得罪不起,在这醉花楼中,逞勇斗狠之事也是时常出现,但是只要在长沙地界上,就算是天塌下来,他龙三也能接着,单单是军统和中统之争,连唐方这等在军界对底层的小人物都知道,他龙三爷岂能不知道,打架,火拼,就算死上了十几个上百个,他龙三也能兜住,但是这也得看死的是谁,这军统中统两方,随便死了一个,相信另外一方都不会善罢甘休,定然会查个“水落石出”,而这其中,他龙三爷很有可能就成为这‘水落石出’下的垫脚石了。

龙三无法,只得将目光投向这其中唯一看上去面善的唐方脸上,哀求道:“爷,您看能不能先罢手一二,以和为贵,我龙三家小业小,经不住几位爷的折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