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断粲阴阴笑道:“小娘们,你不就是仗着那只畜生牛么,现在那个畜生已经被别人收了,而且你根本没有在我花苗的族人身上下降,除了这两样,你还有什么本事当然我知道你敢孤身一人来找我,肯定身上还是有些本事的,但是你现在身负重伤,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玉面女子或许是因为受了的断粲的暗算,整个人身子不禁有些微微颤抖,玉质面具罩在脸上,依然看不清她是喜是怒,冷冷地道:“断粲,你会后悔的!”

“我就不信我十几花苗高手,弄不下你一个小娘们,大伙们,给我上,捉到了她”说到这里,断粲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捉到了她,人人都有份!”

“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尝过东洋鸡的味道。?”

“是啊,还请族长说话算话,不要一个人独吞了这个便宜!”顿时人群中一阵哄笑,各个脸上露出了**邪之色,上下猥亵着打量着玉面女子那黑色大袍子下凹凸有质的身材。

“人人有份,只要你们给我活捉了这个小娘们,我定然不会亏待了你们!”断粲手一挥,大声道:“我现在就摘下你这小婆娘的面具,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说完断粲龙行虎步,飞快地向着玉面女子冲去,玉面女子手中的太刀一挥,但是或许是力怯的缘故,速度和威力都比平常降低很多,断粲是何等身手,看都不看,用手轻轻在玉面女子的虎口一打,玉面女子身子猛地一震,哐当一声,太刀掉在了地上,断粲变掌为爪五指向着玉面女子的玉质面具抓去。

“啊!”忽然断粲一声大叫,整个人速度后退,如同被蜈蚣蛰了一口,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惨叫道:“娘的,这娘们有诈,面具上有毒。”

玉面女子暗自松了一口气,断粲的手顿时如同猪蹄一般开始变得酱紫难看,一条酱紫色的线在手臂上沿着血管飞速地向着心脏的位置急促流去,断粲吓得面容失色,厉声道:“快拿解药来。”

女子将掉在地上的太刀拾起,冷冷地道:“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杀,给我杀了她,”断粲大声吼道,“杀了她,她身上必然会有解药!”

说完,花苗的战士们顿时纷纷呼喝,向着玉面女子招呼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