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306 天要下雨,我便撑伞

方家三祖冷冷地回看了方柳一眼,道:“可有此事?”

方柳咬牙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魏老鬼本意不过就是想将我方家连根拔起,永远的从祝由一脉中抹去,所以才想出这等诛心之计,老祖切莫信他!”

方家老祖点了点道:“那就好,魏老四,你还有何话可说。”

魏老鬼冷冷一哼道:“事实俱在,刚才方云放出的道器,便是当年黄连圣母的红灯照,而方柳的妻子,便是当日在塔教一战中,战败而逃的黄连圣母林黑儿!”

“如何证明?”

“只需要将方夫人的墓穴破开,林黑儿练有邪功,尸身百年不腐,一看便知!”

“不可!”方柳急声道,“我夫人贤良淑德,一生谨遵妇道,却因为生云儿是惨遭不测,若是如此,我方柳有何面目下去见我夫人!”

“也对,”方家老祖冷冷地道,“不管方柳的妻子是不是林黑儿,人死为大,这等扒人祖坟的勾当,你魏家自然是得心应手,我方家做不出来。”

“多谢老祖。”方柳松了口气。

魏老鬼续道:“刚才那方云与唐方一战,曾经唤出红灯照,方老前辈见多识广,这红灯照定然瞒不过方老前辈的眼睛,只要方云再次将红灯照放出来,方老前辈一看便知!”

方云冷声道:“我已经重伤如此,如何能够运用道念,再祭出法器,魏宗主,你未免强人所难!”

“方老前辈百年清修,道法炉火纯青,由他从旁相助,定然无碍你半分修为。”

“不看,那个破灯笼有什么好看的,”方家老祖一摆手道,“当年老夫是未出手,若是我出手,这破灯恐怕早已经灰飞烟灭。就算是,也没什么好看的。”

魏老者不由得气结,方家老祖如此偏袒方家,当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若是在辩解下去,已然无趣。

方家老祖冷冷地道:“我且问你,不管是林黑儿也好,还是别人也罢,这小妮子入了我方门,可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魏老鬼沉吟一下,道:“这林黑儿自从塔教一战后,伤势甚重,自然是掀不起什么风浪。”

“如此便了结了,既然这小妮子入我方门,谨遵妇道,我方家便认了这个媳妇,至于其他过去,跟我方家又有什么关系,林黑儿也好,其他人也罢,既然已经洗心革面了,你又何必如此紧张。人死帐消,魏老四你有些过分了。”

魏老鬼冷哼一声道:“塔教为祸甚烈,若是不斩草除根,恐春风吹又生啊。你这是存心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