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破除梦障

邬蠹气急败坏地坐在地上,虽然竭力压制,但是唐方那一势大力沉的一击,又岂是等闲,邬蠹大口大口的喘息,回头忘了一眼身后已经只有一个轮廓的白娘子庙,有些后怕地道:“唐方这小子应该追不上了吧?”

“想不到区区一个唐方,居然让你吓成这个样子,有趣。 ”扛着紫玲玎的方云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让邬蠹越看越觉得恶心。

“连拥有光明琉璃之体和阴阳眼的你都不能定住他,我一个残废之人,又怎么是他的对手。”邬蠹没好气地道,“这唐方确实有几分本事。”

“可惜最后他还是败在了你的手里,阴沟翻船。这世界上,不管什么道术还是武功,都落于下乘,而只有头脑才是最上乘的。”

“他不过一时大意罢了。”邬蠹道,“若不是他心疼紫玲玎,恐怕我的蛊毒根本上困不住他,不过也只能‘困’住他一时半刻而已,此时他已经应该脱困了。”

邬蠹看了一眼已经昏死的紫玲玎,道:“不过能够得到这个女子,你我这趟算是没有白来,若非是在耆之地,这小妮子不能用道法,凭你我之力,即便是能够降伏她得到的也只是一具尸体罢了。”

“你是如何确定紫玲玎的真实身份的?”方云问道。

邬蠹接着道:“紫玲玎是青仙子转世,即便是当时在‘耆之地’的时候,我三人同时看到‘耆之地’破败经过,也见到了所谓青仙子的真面目,和紫玲玎一模一样,我只是疑心而已,并不敢确定,毕竟,这世间相貌相似的太多了,紫玲玎露出破绽,就是在她给我的那个梦。”

“那个梦。”

邬蠹道:“梦乃是人的潜意识中,紫玲玎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林不依肯定知道,否则林不依也不会如此宽待于她,屡次放过她了,紫玲玎的前世记忆,一定会有部分保留,而通过梦道不露痕迹的流露了出来,试问,若是紫玲玎不是青仙子,她的梦中为何会保留连我们祝由都不知道的那段辛密,可笑紫玲玎原想将我困死在梦道之中,却不知道自己暴露了身份。”

方云沉默了一下,道:“邬师兄,你我都是祝由门人,很多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对我坦诚相待,关于当年我祝由衰败的那次经过,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邬蠹懒洋洋地道:“我知道的只是一些细碎的片段罢了,大部分都是通过我的推测得出的结果,时辰不早了,你我先回祝由,趁着唐方这小子还没有来得及找麻烦,先处理了整个小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