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貌合神离

“果然是你这个肺痨?”白寒的眼中闪过杀机,在他的必杀榜中,此人高居前三,是他所有计划中,最为头疼的绊脚石。此时心智武功,白寒虽然未有与他正面交锋过,但是光从邬蠹在方家的种种反应来看,此人,不可轻敌。

就如同石缝中的蝎子,在你以为最安全的时间,它就会出来叮你一口,致命。

邬蠹颤巍巍地走了进来,看着满桌的死尸,丝毫没有让他脸上的笑容受到影响:“不请自到,还请原谅则个。”

“好个不请自到,若是我等刚才稍有疏忽,恐怕就和在场的这些人一般的下场了!”

“所以他们做不了我邬某的朋友,而你们够资格做我邬某的朋友。”邬蠹丝毫不为自己刚才下蛊阴了诸人一把而感到歉疚,道,“第一次考试,你们算是及格了。”

紫玲玎盯着这个若肺痨晚期的病人道:“邬家邬蠹?!”

“难得紫小姐还记得我的名字,不错邬家邬蠹,贱命一条,半死之身,见过各位。”

白寒冷冷地道:“这里不欢迎你,若是不想死的很难看的话,给我滚。”

“进门既是客,何况我还没有进你们白家的门,方小子,恭喜你,方家千年不曾有人坐过的白骨观,居然被你小子做过了,可喜可贺。”

“客气。都是祝由之后,理应相互扶持。”方云不咸不淡地道。

白寒冷冷地道:“招呼打过了,你可以走了吗?”

“急什么?我既然来了,自然有我来的理由,这鬼天气这么不好,我拖着一个行将就木的身体来我容易吗?没有点收获我是不会走的。”邬蠹从旁座上揭开一个茶壶,到了一杯水,浅尝则止道:“好茶。”

“你到底来此做什么。”

邬蠹施施然道:“耆阇之地这么好玩的地方,我自然想去凑凑热闹咯,反正你们五行还差一个,与其大老远去求王云光那张臭脸,还不如怜取眼前人,你说对不对,唐公子。”

邬蠹一语双关,可惜遇到了粗通文墨的唐方,瘪瘪嘴道:“就你这副身子,走几步就就喘,能行吗?”

“行不行我自己知道,总之不会给你们拖后腿就是了。”

“五斗星宿阵需要有道行之人,天下人皆知,你邬蠹乃是一个废人,无法修炼道术,凭什么带你去?”

“道?”邬蠹似乎听到一个十分好听的笑话,仰天长笑,引来阵阵咳嗽,“白老儿,你也配谈道,你不过学了些术而已,还是写歪门邪术,谈道,你不够资格。”

“你!”

“哈,我倒觉得紫小姐气质不错,这位唐兄也是气宇宣扬,你们两人或许能够坐而论道,参悟出个欢喜禅来,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