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我得到了你的心,却得不到你的血

月弯如勾,夜黑得如同墨色一般洒在唐梦琊孤茔上面,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忽然,在山坡上一道影子疾驰而来,只见他碧眼黄发,看上去应该不是中国人。

这人来到唐梦琊的坟茔之上,静静地等待了良久,看似左右无人,这才从身后拔出一把简易的军工铲,用力的刨开唐梦琊的坟墓,因为唐方当时有敌人追杀,所以坟茔中甚至连一口像样的棺材都没有,一张被唐方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破旧的草席席卷着唐梦琊的尸身,这个外国人将唐梦琊挖了出来,虽然离唐梦琊死的时候已经有了半月之久,但是奇怪的是唐梦琊浑身忽然没有半分的意味,脸色红润如常,看似不像已经死去的人。

这外国人看着唐梦琊良久。缓缓地掏出了六根黑色的蜡烛,围绕在唐梦琊的身边点燃,然后拿出一颗水晶球,将唐梦琊的双手摊开放在心口,将水晶球放在唐梦琊的手中。若是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这个水晶球里面,隐隐出现一个闭目垂首而坐的女子,正是唐梦琊。

山风吹过,可是这六根黑色的蜡烛却呈现出一种让人看不懂的阵法般,火红的火苗丝毫不受这山风的侵扰,笔直地燃烧着。

这焰火就如同来自地狱里的血一般凄厉恐怖,这男子坐在这六根蜡烛围成的阵势旁边,嘴里说出一连串繁复的咒语,不是英文,更不是法文或者其他,若是有高人经过的话,应该会听出来,这是一个消失在南美大陆的一种土著民族的嘴里特有的语言。

这个种族早已经消失很久了,这种语言从这个人嘴里出现,倒也奇怪得很。

咒语似乎很长,男子几乎一口气念了将近半个小时,而这黑色蜡烛终于燃烧到了尾端,泪痕滴下,斑驳地形成了一副诡异的图画。

忽然这蜡烛火焰猛地一亮,拔高半尺多高,六根蜡烛陡然出现了六根白色的光线,相互连接,似形成西方类似六芒阵的模样,而唐梦琊手里的那个水晶球更是光芒妖艳,刺得人双目都睁不开。

那个男子低低的用着英语道:“:“责难的苦,受罪的身,恶魔的血,窒息的蜡,复仇的针,杀神者之音在反复吟唱,消失的maya你在何处?回来吧……”这声音如同西方唱诗班的吟唱,时高时低,时慢时快,如同刀锋划过瓷片,让人不寒而栗。

终于,唐梦琊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小块银色的十字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maya……”这人喜形于色,忍不住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