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启程湘西

唐方吐纳完毕,但觉得神清气爽,伸了一个懒腰,懒懒地躺在卧室的沙发上,自饮自斟着一杯价格必定是不菲的洋酒,笑嘻嘻地看着眼前的唐梦琊,道:“怎么,岳父大人已经走了?”

“走了,”唐梦琊眼珠子一转道,“你是不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说不是的话,你肯定不信,”唐方苦笑道,“不过我看岳父大人除了势利眼了点之外,还是挺好相处的,就是你那个外国母亲,是不是因为不懂中文啊,怎么从头到尾不见说话。”

唐梦琊摆手道:“打住,打住,别给我一口一个岳父岳母的,恶心,其实我爹还好对付,别看我娘,她越是不说话就越是让人琢磨不透,她可才是我家的真正的一家之主,你这次给了他侄子这么大一个下马威,恐怕日后没你的什么好果子吃。”

唐方点头道:“咬人的狗不叫,这点我明白。”

唐梦琊作势要打:“你骂谁呢!”唐方自然是一番装腔作势的抱头鼠窜,唐梦琊显然心情不好,没有心思跟他打情骂俏,叹了口气道:“说真的,你这次的表现,虽然不错,但是还是到底考虑不周到,约翰的性格最为好强,你这次当着这么多人折损了他的面子,我看日后他一定会报复你的……日后你小心点,这小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耍阴谋诡计,确实很有一手的。”

唐方胸脯一挺道:“为老婆生,为老婆死,为老婆奋斗一辈子,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洋鬼子嘛,下次遇到他,直接阉了了事!虽千万情敌,为娘子,吾往矣!”

唐方这句话,虽然做戏的成分多些,但是唐梦琊听着就是顺耳,当下脸上才有了些笑容,道:“小子最近功课做的不错嘛!”

唐方打蛇上棍道:“是娘子御夫有方。”

“不说笑了。你答应唐毛毛,去湘西一趟是否是真的,唐毛毛这小子虽然不是东西,但是说话做事倒也算得朋友,我们一拖再拖,他虽然不说,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老是耍赖,你要是真心想帮他,就认真点,不然就跟他说明,免得这小子老动这方面的心思。”

唐方满口道:“我喜欢‘我们’这两个字——毛毛小朋友的忙,‘我们’无论如何也是要帮一帮的的,吃人嘴软,毛毛小朋友这段时间对‘我们’也算不错了,反正我是一个大闲人,就跟你们打打下手,事先说明,冲锋陷阵的是你和唐毛毛,我只负责牵马挑担和随时撂挑子跑路。”

“德性,”唐梦琊横了唐方一眼,道,“好吧,我跟唐毛毛去谈谈让这小子也准备准备,明天就走吧,再多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阴符经你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得靠你自己的悟性和勤奋了。”

唐方点头道:“二师弟所言极是,待我修成了七十二般变化之后,咱们一起保护唐毛毛师傅西去捉拿僵尸。”

唐梦琊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抄着枕头劈头盖脸地向着唐方砸去。

得到消息的唐毛毛第二天欢天喜地地起了一个大早,比起唐方这个身无长物和唐梦琊常年在外奔波的人来说,唐毛毛兄弟的物件可就多得让人咂舌,一辆车被他塞得满满当当,就差没有再带上几个佣人了,唐毛毛对物质生活要求可见一斑。

一身西装笔挺,油头粉面的唐毛毛哪里有半分去探险的样子,这装扮说是去提亲也有人信,这让唐方心底稍稍的不安也消失了,说实话,唐方本就是信口开河,祝由除了王云光,现在活着认识的也就只有魏家的那两人,若是皮特当真是要做一番事情的话,唐方还心中没底,现在皮特少爷一副游山玩水的模样,唐方自然也是乐于奉陪,到底僵尸乃是虚无缥缈之物,哪是谁人都能见到,若是皮特执意要找,唐方当真就要叫苦不迭了,现在皮特大少一副游山玩水的架势,让唐方有了底气,到了湘西,唐方只需要依着三寸不烂之舌胡乱吹嘘一番,最好能够找到几个民间的装神弄鬼的赶尸道人,让皮特开开眼界,最好还能在皮特的车里面塞上几个大屁股的湘西婆娘,他这趟就㊣(4)算是功德圆满了。

一个中文说得比中国人还字正腔圆的洋毛子,加上一个蓝眼睛,漂亮之极的混血美女,再加上怎么看怎么不地道的中国骗子,这三个人组成的奇异队伍扬尘东去,目标,湘西。目的,抓僵尸。

唐毛毛果然财大气粗,所开的吉普也是从美国运过来的,唐方根本没有见过自然也是叫不出名字来,只觉得这车一路跋山水水如履平地,比唐梦琊的车性能都强上许多,三人很快便在云贵川三省交界的花垣县的一个边界小城,再南下便是湘西地界,三人交替着开了一日的车,都有些困乏,便在这边城中找了一处客栈,唐毛毛本想养足精神,明日再南下。

这花垣县,因为处于三省交界自然也就是三不管的地带,因为连连军阀混战,加之此处民风本就彪悍,盗匪也是极多,唐方乃是老江湖,知道这里并不是适合久留,如同唐毛毛和唐梦琊这般的形象,自然是盗匪眼中的‘肥羊’,极力反对留宿,但是唐毛毛如何吃得了风餐露宿之苦,再加上唐梦琊也不想走夜路,冷嘲热讽了唐方一番,唐方好心反而被人奚落,只得由着两人去了。只是吩咐两人时刻小心点。

下了车,唐方三人如店,店中原本稀稀拉拉的几个顾客在闲聊,见到出现了洋鬼子,立刻来了精神,殷勤伺候起来,本想很宰一刀,但是唐方将江湖黑话切口一说,再加上唐方长的彪悍,心中不免有些忌惮,不敢太过放肆,三人点了一些酒菜,一边闲聊一边下饭,忽然唐方身后猛地一人在他肩上一拍,笑道:“原来真的是你小子!你娘的居然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