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什么东西!

“你没事儿吧!”

程白泽被我这一声喷嚏吓了一跳,赶紧在后面拍着我的背,我不敢抬头,弯着身子赶紧把我鼻子上的面条处理了,在抬起眼。我看向他,他嫌弃的样子居然跟九年前如出一辙,递着纸巾盒,嘴唇轻启:“擦擦。”

我直起身体,接过他的纸巾盒,张了张嘴:“谢谢,卓……大哥哥……”

“恭喜我们的获胜者!!!”一旁的服务员却忽然大喊,一脸高兴地举起那个胖女人的胳膊,人群传来欢呼声,大家一下子都涌了上来,我被撞了一下,眼睛却直盯着他,他没看我,提了提声音:“卓麒麟!”

卓景把红包递给那个女人,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了我一眼,好像。不认识我。

他真的把我忘了?

我想着,胃里一阵翻涌,赶紧回身扶着一棵树吐了起来,这一吐就是天昏地暗。眼泪都出来了,我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要搭里去了,别说一万块钱没有了,还给自己吃伤了。

等我抱着树慢慢的直起身子,转脸,发现卓景已经坐进车里,就这么在我面前,开走了……

“哎……卓……”

我想喊他,却没什么力气,真的认不出我了吗,不是还说是一个世界的人。都会看见那些东西,结果,就这么干脆的把我给忘了?

垂下眼,还是我自己没出息吧,我也以为把卓景忘了,但是第一眼,居然就认出来了,是他,百分百是他。

“娇龙,你没事吧。”

我摆摆手,拿着纸巾擦了擦嘴,看着程白泽,还好他没看出来我认识这家店的老板:“我没事,就是吃多了。”

他一副忍着笑意的模样:“是啊。你都给我吓到了,要是以后有人娶你,你都能给人家吃穷了。”

“我不能结婚的。”我淡淡的说着,看了他一眼:“我先回家了,有点不舒服,想要休息。”

他点头:“好,我送你。”

“不用。”我看着他:“谢谢你啊,跟我聊了这么长时间的天,其实在那个手机卖场里。我也有错的,谁叫我低头来着。”

“嗨,都过去了,那你把你手机号给我,我们在联系啊,你是我在这个城市里的第一个朋友,我想,也是唯一一个了。”他丽节亡。

“为什么啊。”

他笑笑:“因为我这个人讲究眼缘啊,我觉得跟你很合啊。”

我觉得他长了一双笑眼,笑起来再配上酒窝人看上去真的很和蔼可亲,而且还蛮帅的:“可我觉得你人看上去蛮好相处的,以后肯定会认识很多朋友的。”

他依旧笑着,只是有些高深:“这都是表面的,你才认识我多久啊,不过,你感觉我好相处就好,如果你不想让我送你回家,那我就不坚持了,留个电话吧,咱们再联络啊娇龙同学。”

我轻轻的笑笑,要不是卓景忽然出现让我的心情莫名变差,我想我还是愿意跟他多聊一会儿的,但现在实在没心情,再加上又吐了一大通,胃里也有些难受,:“你老叫我妹妹,我今年二十,你比我大几岁啊。”我试探性的问道,自己也有点别的主意。

他看着我,伸出四根手指,“叫你妹妹不吃亏吧,记得接我电话啊。”

互相留了电话我们就各走各的了,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老实说我感觉这个人有些神秘,有时候没心没肺的,但有时候却又让人捉摸不透,尤其说他要杀个人的时候,弄得我浑身凉嗖嗖的,摇摇头,虽然我只问了岁数不知道出生月份跟日子,但应该可以试着卜一卦了,

回到家以后我直接上楼,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才觉得舒服了一点儿,起来后我先把自己要住的卧室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又收拾出来一个屋子,把从家里拿来的老仙儿牌位供上,上了三根香之后,看了一眼香头,不太好,虽然不是恶事香那么严重,但仍旧显示诸事不顺,等了一会儿,我特意看了一眼香头的落灰。

心里咯噔了一下,香灰居然是黑色的,落灰一般分三种,黄白黑,白吉,黑凶,黄是福,也代表着神仙鬼,一直等到香头烧完,我看着一层黑色的落灰,心里七上八下,凶?鬼?

想着,我跪下身,嘴里默默地念叨着老仙儿保佑,然后磕了几个头,也许是这屋子太大了,总会让人心里有些发慌,毕竟屋子太大,而空的时间又久,保不齐会进来什么东西,但我在屋子里供奉上了老仙儿,一般外来的应该早就吓跑了。

而小姑父说屋子里没送过人,所以应该不会有脏东西,只是我一个人住,屋子里的阳气太弱,有些镇不住,再加上还没住惯,说不怕,心里还是虚虚的。

晚上我给姥爷打了一个电话,姥爷一听我住的好便也放心了,还安慰说是不是卓景的贵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自己开开心心的,让我别急的找工作,好好玩儿,没钱了就给他打电话。

我嗯了一声,嘱咐他早点休息就挂了,说多了我怕自己哭,特别想家,抬头看着天花板,我就止不住的流眼泪,以前觉得自己挺有本事的,但是越长大越发现自己是懦弱的,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把一楼的大客厅给擦出来了,然后关灯一身汗的上楼,洗个澡就直接上床了。

坐到床上我拿出从家里带的铜钱,把程白泽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再在旁边写上他的生肖,闭上眼,想着他的长相,然后抛掷铜币,并依此记录次数,等抛掷完毕之后,按照记录,算出坎爻。

卦象的显示为坎,就是低陷不平,坑穴,寓意坎坷,而卦象为水,提醒我跟程白泽应谨慎相处,多加小心。

皱皱眉,我想卜出他真正的的性格,又算了两次,结果自己只总结出了四个字‘高深莫测。’

头有点痛,卜卦的次数不宜过多,否则不准,这么看来那个程白泽还真不简单啊,但是卦象既然提示谨慎小心,我想我以后还是跟他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收好铜钱躺到床上,想着想着居然就想起卓景来了,这让我有些憋闷,那家伙,居然不认识我了,我变化有那么大吗,我都能一眼认出他来呢,不过,他现在遇见那些东西还会害怕吗,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嗵……嗵……嗵……

第一晚,我睡得不深,迷迷糊糊的听见门外的楼梯上传来闷呼呼的碰撞声,睁开眼,因为有些害怕,所以我睡前床头的灯没有关,慢慢的坐起身,我竖着耳朵继续听着,嗵嗵嗵!这次的速度极快,好像是小孩子直接从楼梯上跑下去的声音。

咽了一口唾沫,我掀开被子下地,尽量让自己不紧张,打开房门,走廊里漆黑一片,屋子里太安静了,所以我清楚的听见了一楼的客厅里传来的细碎声响,清了清喉咙,我伸手就去摸着走廊里的电灯开关,摸了几下没摸着,我壮了壮胆子:“豪气面对万重浪,嘿嘿!热血像那红日光,嘿嘿嘿!!胆似铁打……”

‘啪嗒’!

走廊的灯亮了……

我长呼出一口气,大爷的,成年后我第一次这么怕过。

走到楼梯拐角,望下去,一楼的客厅还是黑黢黢的,这就是房子大的弊端,就不能弄个一键启动吗,一键就让别墅里的所有的灯都亮?!

正想着,一个东西猛地从客厅里面蹿了出来,漆黑的客厅里能清楚的看见两颗绿莹莹的光。

“什么东西!!!!!!”我大喝了一声,腿肚子瞬间就抽筋了。

‘喵~~’

我一屁股坐到楼梯上,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伸手擦了擦,贴身穿的衣服都湿了,我居然被一只猫给差点吓尿了,真是不配叫马娇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