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她出生的一刹那,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掐死她

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姥爷进来了,:“怎么了娇龙,你想啥呢,下楼啊,吃饭了。”

我嗯了一声,暂时先不想把这件事跟他说,跟着姥爷跟走出屋子,路过爸妈的房间,门虚掩着,里面的说话声让我的脚步直接顿住了。

“她出生的一刹那,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掐死她,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让我生下那样的一个孩子。”

“娟儿,你说这个干什么,我就是让你对乔乔好点,你是她妈啊,孩子长大了,现在跟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你妈不是说了吗,她让我们家日子越来越好不就是希望我们能对娇龙好点吗?”

“你信我妈那些吗,我不信,我妈要是真那么厉害怎么不把我小妹找到!这些年我们付出了多少辛苦,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我从来不相信我妈那套,我唯一相信她的一次,就是让她给你妈添寿,最后你妈不也是说没就没了?你说,我怎么信她!”

我抬脚就要进去,姥爷在旁边拉着我,一张脸满是无奈的摇摇头。

“那是你妈!惠娟!我知道你对你妈有气,你不信我信,我不说啥了,反正你妈现在走了,但是乔乔是咱们俩的孩子啊,你得对她好点,连你都把她往外推,你让她心里怎么想啊!”

“我不在乎她怎么想,我觉得让她跟妹夫一起走挺好的,就去大城市待着得了,咱们跟心灵说说,不管她是不是跟那个卓景有关系,让心灵在那里给她找个工作,省的她在我旁边晃荡碍眼!”

“惠娟!你让乔乔跟去大城市,要是她是那个人还好,她要不是那个人回来还怎么跟大姐大姐夫相处啊,还怎么在这个家庭生活啊,你这是把她往风口浪尖上推啊!”

“我不管,她爱怎么样怎么样,我要是以后天天看见她,我也会疯的!她就是我的一个耻辱,你妈那阵多少年不待见我非让你把我踹了还不是因为她!行了,我不跟你吵了,下去吃饭!”

门,猛地被拉开了。

“爸……乔,乔乔……”

爸爸站在妈妈的身后,因过度惊讶而有些结巴:“你们,你们在这,在这多久了……”

空气静止了几秒钟,我看着妈妈一阵红一阵白的脸,如果这个时候,她的样子能稍微有那么一丝丝的内疚,那我想,我也不会这么难受的。

“林乔,谁让你偷听大人说话的,不过你听见就听见了,无所谓了,你长大了,我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反正在你心里也没有把我当成你妈,我……”

‘啪’!!!

我愣住了,转过脸看着姥爷,他居然会动手打我妈?

“马惠娟!你不是我闺女,也不配给娇龙当妈啊!你说的是人话吗!孩子听到这些话你不说安慰安慰你还说什么无所谓!看来我们不该来这儿啊,这是你家,这不是我们家!我现在就带着娇龙走!我们就是回去住苞米地我们也不在这受气!!”姥爷大声的说着,扯着我的手就要下楼。

“爸!惠娟是无心的啊!”爸爸上来扯住姥爷堵住我们的去路不让我们走,一边不停的安慰着姥爷一边回头跟妈喊着:“惠娟!你快来认个错!你快点啊!”

妈捂着自己的脸,反而有些委屈的样子,看着姥爷:“爸!你可从来没打过我啊!”说完,自己转身回屋哭去了。

就在我以为此次事件以妈妈大哭而告终的时候,我那个九岁的弟弟挥舞着一根金箍棒从妈妈那个屋子跑出来了,对着我就是各种拳打脚踢,愤怒的好像我是他的杀母仇人:“你们走!你们两个坏人!你们一来就欺负我妈妈!给我走!离开我家!我打死你们!!”

我一米七六的大个子居然被他轻松几下就打到了,坐在地上,让他的那根塑料金箍棒不停的打在身上,就这样吧,就当自己是白骨精让他灭了吧。

“小宝!!!!”爸爸大喝了一声,上来一脚给那个‘转世孙悟空’踹到了,“回屋去!在这么对你姐我揍死你!!!”

也许是爸爸的样子把那个孙悟空吓到了,他坐在地上哇哇的大哭起来,我抬眼看着他,真想说,孙悟空哪里会哭,你应该把那个棒子挥起来,跟你爸爸一决高下。

小别墅的二层,妈妈和弟弟的哭声是一浪高过一浪,倒是挺动听的,唯一不和谐的是爸爸的脸,他不停的跟姥爷倒着歉,就差要跪下了,本来在楼下准备开饭的小姑父跟大姑一家听见声音也赶紧上来劝,劝来劝去,都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

“娇龙?”姥爷看着还坐在地上的我,:“咱是回家,还是在这儿,你说。”

我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站起来,垂下眼,:“去吃饭吧。”

回家?家烧干净了,姥爷年纪那么大了,我带他去亲戚家挤吗,去谁家时间长了谁不烦?在这,不就我是多余的吗,连九岁的弟弟都要代表月亮消灭我了。

吃饭的时候小姑父看着我:“乔乔,临时身份证我给你办完了,明天一早,我带你去市里吧。”

我还没应声,一旁的爸爸就开口道:“妹夫,她不去了,我问了,乔乔她不想去。”

安琪看了我一眼:“你真不去?”

我没吭声,继续吃着碗里的饭,心芸大姑在旁边笑了笑:“不去就不去吧,那啥,妹夫啊,她姥姥那多厉害啊,不能看错的,是不是小景他爸找的人看的不准啊,要不是我家安琪的话,小景这些年也不能一点事儿都没有啊。”

卓伟看向心芸大姑:“我大哥找的人是泰国白龙王的徒弟,多少人想请都请不来的,他也觉得这件事奇怪,所以才愿意在这待上几天看看乔乔在下定论,不过大姐,就算安琪不是麒麟身边的人,我大哥也不会亏待安琪的,我不是说了吗,会认安琪做干女儿的。”

“那能一样吗,那以前是觉得俺家安琪是小景的贵人,所以对安琪尤其照顾,这要是知道不是她,再是乔乔,那区别大了去了,妹夫啊,这安琪跟乔乔是姐俩,弄来弄去的多不好啊,安琪都长大了,容易心里有阴影啊。”

心芸大姑小声的念叨着,说来说去,还是怕安琪吃亏。

卓伟有些无奈:“大姐,你放心,还有我在呢,我是安琪的小姑父,我不能让安琪委屈到的。”说完,看向我:“乔乔,这样,我让你考虑一个晚上,明早你在告诉我你跟跟不跟我一起走好吗。”

我点了一下头,依旧没有吭声。

这顿饭从此陷入沉默,没人在说话,一直到吃完,妈妈也没下来,爸爸家雇了一个阿姨过来捡碗,这些人吃完就各回各的房间了,就剩我跟姥爷在楼下的沙发上坐着,姥爷看着我一直叹气,也没多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我看着姥爷张口道:“我回去睡了啊。”

姥爷点点头,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没开口,我也没问,直接就上楼了。

看韦小宝的时候,韦小宝老说要把自己的耳朵割掉,因为他总是会听见不该听见的,而我也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敏锐的听力,此刻却也成了心尖不停滴血的凶器。

“安琪啊,你跟妈说实话,那火到底是不是你放的啊,要不是你,你赶紧去跟乔乔解释一下,明早她一旦改变主意了怎么办啊。”

就是这句话,我本来是想来安琪的房间在问问她的,谁知道有人已经在里面帮我问上了,所以我抬起来准备敲门的手没有落下去,隔着一层门板,静静地等待安琪的下文。

“哎呀,妈,你别问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林乔还能吃了我不成?!”

“有妈在她当然不能吃了你了,只是这事儿你到底干没干啊,你还把门从外面锁上了,你还想要她命啊,昨天我问你去哪你就不说,从你知道你小姑父要去找林乔你就不对劲儿,现在就妈跟你在这儿,你就跟妈说实话!是不是你放的火!”

“是我又怎么样!”

她承认了,我牵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放火烧人家房子在她眼里是不是就跟过家家一样,所以她承认的还理直气壮地。

“哎呦喂!小祖宗啊,你疯了啊,这事儿你都敢干啊,你不怕闹出人命啊!”

“我倒是真想让那把火烧死她呢!谁让她姥姥把我毁了的!明明都说是我了!都准备让我大二的时候去找大哥哥了,这倒好,出来个什么龙王弟子,就说我不是了,这都怨她姥姥!谁叫她姥姥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的!死了就死了!让她去陪她姥姥好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砰!!!’

伴随着安琪跟心芸大姑的一声惊叫,放下自己的腿,脚脖子有点痛,看来城里的门就是比我们农村的结实。

“乔乔?!”心芸大姑吓得声音都变了,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又指了指那个残破的门:“你,你,你这是做什么啊!”

我没搭理她,几步走到安琪的面前,把正在床上坐着的她一把提溜了起来,看着她:“我活着浪费你家的粮食了吗?”

安琪想要甩开我的胳膊的,但是力气没我大,徒劳的挣扎了两下一脸不甘心的看着我:“你就算没浪费我家的粮食你也是浪费社会的粮食了,你这种人活着对社会有贡献吗?”

我微微的前倾,把脸凑近她:“童安琪,你对社会有什么贡献。”

安琪的身体往后躲,:“你别靠我这么近!”转过脸看向旁边的心芸大姑:“妈!你看她!!”

心芸大姑见状赶紧上前拉我:“乔乔,你别这么粗鲁,安琪生气也没错,如果你姥姥当年真的看错了,那不是把我家安琪给耽误了吗?”

“贪得无厌。”我咬着牙看着心芸大姑,手上一个用力,直接把安琪撇到床上,看着她一脸惊恐的爬起来躲到心芸大姑的身后,:“林乔你别太过分!你姥姥明明说是我的,现在又成了你,告诉你,要是你敢毁了我人生,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我呵呵的笑了两声,看着她:“要是没有我姥姥,你他娘的会去市里念什么私人贵族高中吗,你能穿着一身名牌跟我装什么大城市的人吗,没我姥姥,你现在也许连大学你都考不上,你还谈什么出国!告诉你,没我姥姥,你什么都不是!!”

“林乔!你太过份了!”心芸大姑反而怒了,瞪着我:“你跟谁俩他妈的他妈的呢!”

我哼了一声,没搭理她,只是看着安琪:“童安琪,你万幸你有个妈护着吧,否则,就冲你在我家放火,想烧死我这点,我都不会放过你的。”说完,我抬脚就要出去。

“林乔!”安琪在后面喊我:“我是放火了,但是我没把门在外面锁上,我没想烧死你,就是想让你走!”

我回过头,看着她:“你告诉我,一刀插在肚子上跟插在心脏上的区别在哪了,都是要人命的,你还想给自己找什么借口?”

安琪张了张嘴,梗着脖子看着我:“那好,帐你都算在我身上我认了,怎么样,你现在不也没事吗,你家的房子我给你重盖,我现在跟你认错,总可以吧。”

我牵了牵嘴角,“不必了。”说完,我转过身,背对着她:“我只是想通知你一声,我改变主意,明天决定跟小姑父去市里了。”语毕,抬脚直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