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不记得,早忘了

陈威看了他那个小弟一眼,然后又看向我:“你去给我拿出来。”

我呵呵的笑了两声:“对不起,我去的话也不行,老仙儿会生气的。要不你就自己去,谁也没拦着你。”

陈威梗了梗脖子看着我:“跟我玩儿路子是吧,谁知道你这样的家有没有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啊!”

“你会怕吗?”我挑眉,“既然你都是我们这几个周边村子扛把子的了,连逼婚这种事都做的出来,还会怕我们这些靠请仙儿吃饭的?”

姥爷在后面轻轻的碰了碰我,可能是怕我给陈威惹怒了,我回手轻轻的拍了姥爷的手两下,让他安心。有三瘸子的先例在前,再加上姥姥的名声在外,我就不信这个陈威有这个胆子!

陈威被我激的呜呜喳喳还想要进去,他小弟在后面拉着他:“大哥!你别冲动啊,这要是看见啥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他们这行当的邪乎啊!”

我倒是真希望陈威他小弟再多说两句,要是在别的场合说这些可能是宣扬迷信会被嘲笑,但是在现在,我倒是觉得真挺应景的。

陈威比划了一阵子,可能是自己权衡了一下利弊,只能作罢,但是表情明显的不甘心。伸手指向我的脸:“我告诉你啊,马,马什么的,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我现在去我大姑家,你乖乖的把那个野人参给我送去,要不然,今晚我就把你的房子烧了!!”

我打掉他指着我的手:“你不用威胁我,有本事你就烧。”

“哎,你真当我怕你是吧!”陈威见状就要打我。我胸一挺迎了上去,谁怕谁啊!

“大哥!有东西!有东西啊!”陈威身后的一个小弟一脸惊恐的跑过来拉住他:“她们家的窗户里面刚才闪过一个人影啊!!”

陈威皱着眉头转过脸看着他:“你怕什么,那是他们家还有别人呢!”

“我们家真没有别人了,都知道我家就我跟姥爷两个人生活。”我看着陈威淡淡的说着,不知道是不是我家的老仙儿真的显灵了还是生子在吓唬他的小弟,抑或者是他的小弟看走眼了,但是能让他们害怕,这效果我还是挺满意的。

陈威的喉咙抽动了一下,看着他的小弟:“你,你真看见了?”

他小弟吓得脸都白了:“真的,唰一下就过去了,老快了。红色的。大哥,咱还是先走吧,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红色的?这倒是提醒到我了,也许真的是生子。

陈威咬了咬牙,看着我点点头:“我告诉你啊,大爷我没空跟你扯什么里格楞,一会儿把那个野人参送我大姑那,我在那等你,否则,就别怪我烧房子了!!”说完,他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回头又大喊了一声:“是把东西给我还是让我今晚烧房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等他们一走出院子,我就愣住了,院子门口居然停了一辆县城里的出租车,姥爷显然没有注意到那个出租车,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娇龙啊,这可咋整啊,他要跟咱们家玩儿横的,今晚能不能放火啊,你说我这都报警了,警察咋还不来抓他啊。”

我没应声,看着那个出租车推开车门,下来的女孩让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肤白高挑,打扮一看就是城里人,有点面熟,但是我一时间却没有认出来。

“那是谁啊。”姥爷也顺着我的眼神望去,不禁疑惑的问道:“娇龙,你城里的同学?”

她下车后抚了抚自己的头发,穿着一双高跟鞋小心的走进我家的院子里,在我的面前站定后轻轻的笑了笑:“怎么,看样子你是得罪什么人了对吗?”

从她的五官我依稀的从已经远去的记忆里分别出来了一二,“你是……安琪?”

“是啊,我以为你认不出我来了,林乔,好久不见了。”安琪冲着我笑了笑,还伸出了手。

我象征性的跟她握了一下,看着她:“你来我家干什么啊,我跟你很熟吗?”

姥爷在旁边看着我:“娇龙,这是……”

“喔,心芸大姑的女儿,童安琪。”我说着,转身直接进了屋,不是我没有礼貌,而是觉得童安琪这回来应该不会有好事儿,九年没见过的人,忽然出现在你面前,况且还是小时候玩儿的特别差的,那心情丝毫没有怀旧的感觉。

“喔喔,是亲戚啊,快进来吧,自己来的吗,怎么找来的啊!进屋进屋!”姥爷一听是亲戚倒是挺热情的,直接给她让进了屋,但是一进屋我就发现了放在柜子上的存折:“姥爷,大丫没把存折拿走啊!”

姥爷应了一声,“可不是吗,刚才我打电话报警才发现那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存折放到电话底下了,没带走,你说她身上没有点钱能行吗?”

“你们是说大舅让人带回去的那个女孩子吗?”安琪在一旁忽然接话,看向我:“她去大舅的门店上班了,我来的时候还看见她在那里呢,你们就别担心了。”

说实话,九年没见,安琪的变化倒是挺大的,尤其是说话,倒是稳重的很,丝毫没有当年鼻涕虫的影子了,不过一想到鼻涕虫这称呼,我脑子里模糊的想到另一个人,收回神,我看着安琪:“你还没说你来我家做什么呢。”

安琪看着我轻轻的笑:“林乔,你说话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呢,从小你就冲,不过说实话,我刚才真没认出来,还以为是个大帅哥呢,花美男你知道吗,就是韩剧里的,你倒是很有明星相呢。”

我呵呵了,看着她:“你打个车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个的?我记得咱们俩关系不怎么好吧,我听说你不是去省城准备出国了吗,还来找我干嘛啊。”

安琪坐到我家的炕上,四处的看了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今年的确是准备出国的,去国外找大哥哥,哎,卓景你还记得吗。”

我心里有些发闷,转过脸:“不记得,早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