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给我开门

“娇龙,你醒来了。”

我转过脸,却再次愣住了,许美金居然坐在炕沿上正看着我“你都睡了三四天了……”

“大丫,你妈妈……”我看着她本能的就想问问凤霞怎么样了,我得求证一下自己的梦,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

许美金听着我话,直接低下头,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妈没了……娇龙……呜呜……我爸说要是没有你……我也活不下来的……”

我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只好安慰道“你别太难受了。”

许美金吸着鼻子摇摇头“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娇龙,我都要吓死了,那天在河里,我妈忽然就捂着我的嘴,给我按河里了,我以为,我要死了……我真的吓死了……”

我睁大眼睛看着她“你是说你妈要带着你一起死吗?”这就跟梦里那个孩子跟我说的一样了啊。

许美金点点头“她跟我说让我别怕,说让我跟她一起去下面……我……我不想去,但是她力气太大了,我弄不过我妈……”

正说着,姥姥进来了,一看我醒了表情明显的放松了一下,随即坐到许美金的身边,伸手抱住她“好了,没事了,马奶奶不都跟你说完了,都过去了啊,你不要再害怕了。”

我想,真的是许美金说的我睡的太久了,感觉脑子发懵,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感觉接受的有些困难,许美金不是应该还生我的气吗,怎么忽然就像没事儿人一样了呢。

正想着呢,许美金抬头看了我一眼“娇龙,马奶奶跟我说你的事了,我知道你跟我们是不一样的,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这是秘密,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的。”

我有点发懵的看着许美金跟姥姥,想问姥姥我为什么会跟许美金不一样,但是碍于许美金在场却觉得自己又问不出口,莫名的觉得有些丢人。

姥姥好像是看出我的顾虑,找个引子跟许美金说我刚醒还得休息,让她先回家了,然后等许美金一走,我就看着姥姥迫不及待的开口“姥,我是不是一个怪胎啊,所以我妈才不喜欢我,我跟大丫不一样,但是也有小丁丁,我为什么会长这样啊。”

姥姥坐到我的身边,看着我“娇龙啊,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东西你能看见而大丫或者别的跟你同龄的小孩子却看不见。”

我被姥姥一下子岔开话题却浑然不知,摇摇头“不知道啊。”

姥姥点了一下头“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啊,你是与众不同的,所以你能看见,知道吗,你不是怪胎,而是比一般的小孩子要厉害,要强大的啊。”

我想姥姥是深知小孩子的心理的,在每个小孩子的心里都想当个与众不同的人,所以姥姥的话一说完,我忽然有了一种荣耀感,那感觉现在想想更像是电影里忽然看见了一个老者,老者对着你说,我看你骨骼清奇,将来必成大器,一瞬间就不觉得我多了一样东西是个事儿了,甚至还觉得美滋滋的。

也许我那阵真的还小,所以姥姥用了另一种方法让我放下了心理负担,我不知道姥姥是怎么跟许美金说的,总之许美金不但跟我和好了,还对我的事情守口如瓶。

当然,也许她守口如瓶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姥姥对她真的很好,她几乎要把我家当成她家了。

凤霞是淹死的,在我们这讲就是横死的,而且是死在外面不能进门,不能有葬礼的,所以就在河边上简单的烧了烧纸,算是送了送,等我醒来的时候,这事儿都过去了。

但是我还是听见晚上的时候姥姥跟姥爷念叨,说凤霞怨气太重,在水里一直不走,肯定得抓两个人。

不出两个月,那河里接连就淹死了两个大男人,捞上来之后全都是没穿衣服而且眼睛瞪得好像铜铃那么大的,一时间人心惶惶,都说是凤霞作的妖,只要是单身的男人到了河边,就能看见她光着身子在游泳,那些男人一下水就会被她索命了。

姥姥看着来人说“只要不去河边就没事了,看好自己家的男人,心术不正的被凤霞给找去当替身也怨不得别人了。”

于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没人敢再去河边,连女人都不敢过去洗衣服了。

许美金那时候天天来我家,她说她不愿意在家待着,她爸爸现在天天就知道喝酒,喝完酒就砸家里的东西,她害怕,而她弟弟被姑姑给接走了,说那是老许家的香火,怕被许刚给伤到,而许美金,就没人管她的死活了。

所以有段时间,我们好像亲姐妹一样的每天腻在一起,我还带着她上山,去找那个小孩儿,可惜一直都没找到,这个倒是挺奇怪的。

许美金说她到了晚上就害怕,她害怕凤霞回来吓唬她,后来我姥姥跟她说不用怕,因为横死的人就属于外人,门口有门神进不来的,让她晚上把大门插好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但是许美金没见到,我却见到了,因为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得上趟厕所,而农村的厕所又都在院子里靠近大门的墙边上,再加上赶上是凤霞那件事,我自己上厕所就有些害怕,那天惦记着多看了会儿动画片儿就憋了一泡尿,我就喊姥姥赶紧出来陪我去上厕所。

姥姥当时在屋子里铺被子,嘴里就应了一声“你先去,我马上过去陪你!”

我根本就不想自己先去,但实在是憋不住了,牙一咬告诉自己别多想,凤霞又跟我没什么关系就冲出去了。

但我一拉开厕所的灯弦儿,就看见一个人影在我们家厕所的墙头上蹲着呢,身上滴滴答答的流着水,凤霞脸色煞白煞白的看着我,被黄灯一照,那眼珠子灰白灰白的一点神都没有。

我感觉到一股冷气,一下子就让我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大腿根儿一烫,一股液体哗啦啦就流出来了。

“娇龙……给我开门……”

凤霞好像知道了我能看见她,哑着嗓子开口说着,一只手还向我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