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当我手电的光照到地上那个倒下的凳子时,头皮一片发麻,我发疯一般的拍着窗户,大声的喊:“大丫啊!大丫!!!!”

也许是我拍窗户的声音太大。院子里的灯随即亮起,艳红一脸疑惑的打开屋门,看着我睡眼朦胧的样子:“娇龙,你在这吵什么啊!”

见她开门了,我也不说话,直接就冲了进去,艳红被我撞的身体趔趄了一下,随即有些生气的开口道:“你这是要干啥啊!!”

我直接冲到许美金的房门前,伸手就要拉门。但是门在里面被她锁住了,我拉不开,一着急,抬脚就要踹门。

“哎!”艳红急了,上来一把扯住我:“你来我家这是干啥啊,我告诉你啊,你别再跟大丫说没用的了,她已经答应嫁人了,大晚上的,你别打扰她休息!!”

许刚也打着哈欠从他那屋里走出来,看着我:“娇龙啊,大晚上的你这是干啥啊。”

我甩开艳红,指着许美金的房门:“大丫在屋子里上吊了!!”

“什么……”一听我的话,艳红懵住了,随即摇头:“不可能!大丫怎么能上吊呢。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我没空跟她掰扯,抬起脚用力的向房门踹去,‘砰’!的一声,房门被我一脚给踹开了,大丫就挂在哪里,身子飘飘荡荡的,脸居然又冲向了门口,好像正看着我们。

“啊!妈呀!!!”艳红随即就是一个高八度的尖叫,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几步冲进去,一把抱住大丫。嘴里喊着“叔!你快来帮帮我啊!!”

“妈呀,大丫,大丫你咋还能想不开呢!!!”许刚也吓到了,赶紧过来帮我把大丫的脖子从绳子里弄出来,然后放到旁边的炕上,等打开灯。我鼻子就酸了。

大丫穿着一身的新衣服,头上还别着我头两年上学时从镇里给她买的发卡,耳朵上也戴着我给她买的耳钉,好像还化了一点淡妆,睁着的眼睛里好像还透着微微的无奈。脖子上是一道粉色的勒痕,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刚手指颤抖的向许美金的鼻子上放去,随即蹲下身子失声痛哭起来:“大丫啊,都是爸不好啊,爸不应该让你嫁人啊,可你咋就这么想不开啊!!”

艳红把着门框不敢进来,看着许刚颤着声问着:“没,没气儿了?”

我摇摇头:“不会的,大丫不会有事的。”

说着,我对着许美金的心脏按照之前在学校学过的一点护理知识按压起来,然后又深吸一口气,捏住她的鼻子对着她的嘴做着人工呼吸,许刚在旁边惊呼一声“大丫!大丫的眼睛闭上了!!”

我还以为把她救过来了,赶紧抬起头看她,谁知道她只是把眼睛闭上了,一副瞑目的样子。

最后我忍不住哭了,看着她:“大丫,你别这么傻啊,有什么能比你活着更重要的啊,大丫!”

“完了完了,这下子陈威他们不会放过咱们的……”艳红在后面嘴里念叨着,慢慢的坐在地上:“这下子我们要倒大霉了。”

许刚站起身瞪向她:“不管咋样大丫也是我亲闺女啊,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从你进门后我对你们母女怎么样,对琳琳我比对大丫都好啊,你就不能也对大丫好点吗,现在她尸骨未寒你还说陈威的事情!

“我怎么了啊,我说实话不行啊,谁知道这丫头脾气这么犟啊,我还以为她答应了就没事儿了,谁曾想她居然都能上吊了啊,以后这屋子还能住人了吗!”

我握住许美金的手,实在是听不下去,转过脸对着他们吼了一声:“别吵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说这些大丫能活过来吗!”

艳红随即噤声,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躺在炕上的大丫,看着许刚摆了摆手:“我不说了行了吧,我先回娘家去了,这是你们老许家的事情,你们自己办吧,但是许刚,话我得跟你说明白了,要是我回来了,这房子我是不会住的,太晦气了!”说完,她转身直接出去了。

我知道她是心里有鬼,所以才会害怕,看着躺在那里的大丫,我握着她还有温度的手,慢慢的把她抱在怀里,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大丫,我求你活过来吧,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了,你别离开我啊。”

许刚并没有去挽留艳红,转过身看着被我抱在怀里大丫他也哭了:“大丫啊,都是爸不好,这些年爸让你委屈了,但是你咋的也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你要是活过来,爸说啥也不会让你嫁人了,爸求求你,你别让爸心里难受行不……”

正哭着呢,许刚看见许美金炕头的柜子上居然放着一页信纸,他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即一脸痛苦的递给我:“娇龙,你看看吧……”

我接过信纸,看了一眼后就泣不成声了:“大丫,你怎么这么傻啊……”

‘爸,艳红姨,我不想嫁给陈威,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娇龙,你也不要太难过,我想好了,我不想自己去县城,我死在这里,就能一直看到你了,别难受,人家说这么死是投不了胎的,把我埋在你姥姥的坟地那里吧,这样,你去看你姥姥的时候也能顺便来看看我,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大丫留。’

许刚去给他们家里的亲戚打电话去了,我坐在炕上抱着许美金,一颗心已经千疮百孔,姥姥走的时候我痛不欲生,用了两年时间才能稍微平静一些,但如今,连我最后的剩在身边的两个人,老天爷居然也想带走。

“大丫,你醒过来吧,我求你,你要是走了,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我没什么亲人,更没有朋友了,我真的要活不下去了……大丫,我求求你……”我嘴里一直在徒劳的念叨着,我希望她能听见,能睁开眼睛,看着我,再叫我一声:“娇龙。”

“姐姐……”耳边忽然有人喊我,我转过脸,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生子?生子吗?你快来救救大丫啊!”

……

三天后,许美金出殡。

艳红也许是被许家的亲戚给说了,出殡这天居然回来了,在院子里还抹着眼泪,跟着来人不停的说许美金可怜啊,想不开啊,她心疼啊,她一直把自己当成许美金的亲妈啊,她比谁都痛心啊!

我看着她演戏我都觉得累,不过她愿意说我也没资格去阻止,时候差不多了,外面开始放鞭炮,来人把许美金的管材抬了起来,准备上山下葬,我跟在旁边,抬脚刚要走,就看见四辆摩托车一路鸣笛开了过来,在院子里口转了一圈然后停好,把路上的灰都给扬起来了。

一个摩托车上是两个人,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里面有一个中年妇女,她一下摩托车就直接进院子,嘴里嚷嚷着:“怎么回事儿,你家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站在后面没有应声,看见艳红迎了上去,嘴里应着:“媒人你来了啊,真对不住啊,谁知道俺家大丫哪根筋不对,给自己吊死了啊!!”

原来是许美金的媒人,我皱了皱眉,看着随后进来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光头,露出的胳膊还有个青色的纹身,虽然我没见过他,但是心里本能得猜到他就是那个陈威。

“谁死了啊?!”他走到媒人的身边,仰着脸喊了一嗓子。

哀乐随即停止,院子里一个说话声都没有了,一些村民都有点害怕的看着他。

“陈威啊,是陈威不,是我家大丫走了啊,这谁都想不到啊!”许刚见状迎了上去,看着那个光头陈威:“真的对不住啊,这门亲只能这么拉倒了。”

陈威挑了挑眉,看着许刚:“你的意思,是你家的姑娘知道要嫁给我,所以她自杀了是吗?”

许刚的表情有些害怕,看着陈威:“不是,那丫头吧,她,她犟啊,我们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能上吊了,你说,我们比谁都难受啊。”

“难受?”陈威掏出一把匕首刮着手上的死皮,眼睛都没抬道:“你难受什么啊,昨天明明都有人在村口看见你家大丫坐着专车去县城里了,她活的好好的,你还会难受吗?”

“专车?”许刚擦了一把自己头上的汗:“我们农村人哪里还有专车啊,是不是谁看错了,要是大丫真活的好好的,我也不能给她办葬礼啊。”

“是吗。”陈威抬眼看了看许刚,“那就是说看见大丫的那个人是瞎摸虎眼的没看清了?”说着,他回过头,把一个跟他一起来的年轻人直接拽了出来“你过来,他说你没看清。”

那个年轻人摇摇头,一脸笃定的样子:“不可能,我看的可清楚了,就是许美金。”

陈威点了一下头:“这就对了,那是谁在撒谎,棺材里的又是谁啊……”

许刚的喉咙抽动了一下,看着陈威:“棺材里的就是我闺女啊,咱这亲没结成我也挺遗憾的啊,但是这马上就要到吉时了我家大丫得下葬了啊!”

“葬什么葬!!”陈威忽然喊了一嗓子,拿着匕首对着许刚:“拿我当傻子了是吧,在这做戏给我看呢,开棺!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行啊,大侄子啊,这棺不能开啊,不吉利啊!”艳红也在旁边着急的开口说着。

陈威随即把匕首又对向了艳红:“谁他妈是你的大侄子,再给我唧唧歪歪一个试试!大爷今天就要开棺!敢耍我!他妈的!给我开!!!”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几个小伙子就七手八脚的把许美金的棺材盖给掀开了,随即一脸大惊的张口道:“大哥!是空的!棺材里啥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