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心怀善念

我感觉我就要疼死了,本能的想去找姥姥救我,可当我转身艰难的想往门外爬的时候,眼瞅着姥姥就隔着房门玻璃站在外面。我抬起手,冲着姥姥:“姥,疼……救我……”

谁知道姥姥直接转身离开了,当时我就懵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的看着门外:“姥……”

身后老仙儿的黄牌子忽然咯咯咯的震动起来,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回头去看,案上香头居然还在燃着,黑烟不停的往上涌着,我直勾勾的看着香头,不晓得这香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烧完,紧接着。就看见红黄绿三缕青烟从老仙儿的黄牌子里蹿了出来,围着我不停的打转转。

我都要吓死了,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挣扎着就要爬起来,但是腿已经没知觉了,没等我站起来,就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这场面让我惊恐无比,吓得我大声的喊着:“姥姥!姥爷!!姥姥!!姥爷!!”

“娇龙。你错没错!”

围着我的三缕烟开始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音调一低一高的问我错没错。

“娇龙……你错没错……你错没错……”

“你错没错……娇龙……你错没错……”

是三个声音,我听出来是三个声音,有尖的。有冷的,有阴沉的,我吓蒙圈了,但是那三缕烟还在我眼前不停地绕着,我哭的音调都变了,嘴里不停地应着:“我错了,饶了我吧,我真的错了,饶了我吧,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啊……”

“你真的错了吗……你真的错了吗……”

那三个声音又开始不停地重复这句话,我不停的点着头,大鼻涕都流进嘴里了,嘴里一片咸涩:“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话音刚落,那三缕烟居然就这么进了我的身体里面,我吓得一下子噶住了,就这么直直挺挺的坐在那里,也不敢动,哭都憋住了,没过几秒钟,那三缕烟又蹿出来了,然后在我眼前晃荡两圈,直接又蹿到案头的黄牌子里了。

我吓得浑身哆嗦,牙齿咯咯咯的响着不停,半天都不敢动,就这么坐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办。

紧接着,姥姥猛地拉开了房门,我吓得一个激灵,就看见姥姥几步奔到案前,双腿一屈跪了下去:“马玉芬谢老仙儿的救命之恩啊。”

然后姥姥开始不停地磕着头,姥爷紧跟着姥姥身后,也跪了下去,不停地磕着头我呆呆的看着姥姥跟姥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姥爷看了我一眼:“娇龙,磕头啊,你的命是老仙儿救得啊!”

我的命是老仙儿救得?我刚想开口,就看见自己手上的针眼都不见了,掀起衣服看了看,身上的也没有了,而且不疼不痒,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看着那个黄牌子,我忽然想到那三缕烟是什么了,赶紧磕下头,嘴里念叨着:“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下次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姥姥站起身,上了香,闭着眼睛又念叨了一会儿,这才走向我,也没有说话,直接拦腰抱起我,我那阵已经很高很大了,姥姥明显有些抱不动,姥爷在身后开口道:“老婆子,我来吧,你抱不动。”

“不用,我来。”姥姥说着,咬着牙给我抱起来,直接走到那屋放到炕上,然后坐到我旁边,轻轻的给我揉着膝盖:“娇龙,疼不疼。”

我嘴一瘪,直接就又哭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姥,我以为你真不管我了。”

姥姥的眼圈也红了,揉着我的膝盖不说话。

“傻孩子,你姥咋舍得不管你啊,你是俺俩带大的啊,只是你姥说了,你身上这东西她现在破不了,得家里的老仙儿给你破,刚才在门外一直掉眼泪来的,看你遭罪你姥也心疼啊。”姥爷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拿出两贴膏药直接给我贴到膝盖上。

我膝盖瞬间就麻酥酥的好受了许多,看着姥姥继续给我掐腿,我抹了一把眼泪:“姥,我下次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姥姥点了一下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还疼不。”

我摇摇头:“不疼了,姥,你还生我气吗。”

姥姥也摇摇头:“娇龙,姥姥告诉你,姥姥不是生你的气,你还小,姥姥只是怕你以后没有走上正路,你是能成先生,但是先生也分好坏,咱不能用这身本事害人,你还没有学成呢,这就这么大的仇恨心,不懂得教化度人,那以后姥姥才叫痛心呢。”

我垂下眼,听着姥姥继续的张嘴说道:“你要记住,这世上的一切都是有因有果,人在做,天在看,你对人施以邪术,自然就要受到相等的报应,所以你自己也看见了,你拿着小针扎那个玉米叶的小人,就等于扎许琳琳,而回头,你自己就会受到相等的惩罚,姥姥问你,教你这个的人是不是还说让你今晚去找他?”

点了一下头,我嗯了一声:“他说让我去山脚下找他,就等我这一晚。”

“那就对了,他肯定是要给你破的,以后,你每害一次人,就会承受一次相应的痛苦,只有他能给你破,而你,也会渐渐的走上不归路的。”

我摇了摇头:“不,姥姥,我不想再那么疼了,我也不想,也不想让……让许琳琳死……”

姥姥应了一声:“姥姥知道,娇龙不是那样的孩子,姥姥是让你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不能再动一点这样的心思,许琳琳既没有放火烧你的家,也没有杀害姥姥姥爷,更没有害人性命,说白了,她只是一个孩子,不是大奸大恶的人,与你也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这样对她,自然是你的不对,所以,最后伤的就是你自己。”

我点点头,那疼的真是让我刻骨铭心“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这件事,我应该告诉姥姥,让姥姥去说她,让她改好就行了,不应该这么坏的。”

姥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娇龙,你记住,如果有人骂你,伤害你,你仍旧心怀善念,那是你在度他,总有一日,他会变好的,而你,也是在为自己积阴德,积善缘,以后的路会越来越好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