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小姑头上的手

那一觉算是奶奶走后我睡的最舒服的一觉,因为我没有做梦,但是起来后却看着姥姥有些疲惫的样子,“姥。你怎么了啊。”

姥姥摆摆手“姥没事儿,姥姥就是这几天有些伤元气,回家养养就好了。”

我点了一下头,心想着姥姥幸亏没有给奶奶添成那个阳寿,要不然还不一定能什么样呢,不过,生子真的帮了忙吗?我的脑子转了起来。是不是大伟说的南方忽然下大雨什么的跟生子有关啊。

吃完早饭,姥姥拉着我的手推开妈妈卧室的门看了她一眼:“惠娟,我们回去了啊。”

妈妈抱着弟弟,眼睛都没抬的嗯了一声。

姥姥看着她“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得好好的养着,坐月子是大事儿啊。”

“嗯。”

姥姥看了我一眼“娇龙。跟你妈说再见,让你妈好好的。”

我看着这个头都没抬的妈,张了张嘴“再见。”

姥姥皱皱眉“叫妈啊。”

我执拗着,不想叫,所以紧咬着牙也不吭声。

“算了,她不想叫就算了,恨我就恨我吧。”妈妈忽然张口说着。然后抬起脸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姥姥“妈。麻烦你了。”

我是觉得妈妈这话说的不疼不痒的,但是姥姥却很高兴地样子,笑了笑“不麻烦,不麻烦。那我们走了啊。”说完,拉着我的手直接向门口走去。

院子里,卓叔叔看着姥姥出来了赶紧迎上来“大姨,这几天遇见的事情太多了,其实我应该好好的谢谢你呢,要不是你啊,麒麟也不能这么快就好起来了,你看,这几天也遇上不少事儿,但是他的身体一点事都没有呢。”

姥姥看了卓景一眼,随即点了一下头“这可能都是安琪的功劳,我也就是穿下针引下线,心灵怎么样了。”

提到心灵小姑,卓叔叔叹口气“她今早醒过来了,知道您要回去,嚷着说要送您,结果一下地就说是脚软,我医院还有工作,本来也是打算今天回去的,看来还得在这待一天。”

姥姥嗯了一声,微微的皱了皱眉,看这卓叔叔“卓医生啊,既然你信这些呢,我就多跟你说两句,说实话,这几天我伤了不少元气,实在是没什么力气给人看,硬看的话也看不准,我觉得心灵的状态有点不对,你回去后,最好找个风水先生再给看一下,看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卓叔叔愣了一下“大姨,还能有什么东西啊。”

姥姥摇了一下头“我说不准,但是心灵现在毫无起色,这个很不正常,你要是信我的话,那就带她回去看看,记住了啊。”

被姥姥这么一提,我一下子想起来奶奶出殡那天出现在心灵小姑头上的那只手,刚要出口,却发现卓景正在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直接撇过脸,就当自己没看见他。

“大姨,大姨!!”

心芸大姑一家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大伟看着姥姥急忙追上来“大姨啊,我有件事儿忘了问你了啊。”

姥姥转过脸看着他“什么事啊。”

“就是,就是……”大伟这还含糊上了。

“妈!上车吧!”爸爸把车子开到门口,在驾驶室里冲我跟姥姥张口喊道。

“快说。”姥姥看了大伟一眼“不说我这就走了。”

“大姨,就是说,我昨晚上寻思一宿啊,大姨,您给布的那个招财进宝阵,旺的是不是大志啊,我们按道理算是童家的,跟大志没啥关系啊。”

姥姥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大志好了你们的日子还会差了吗,再说,你们家不是还有安琪吗,就算你姓童,你们也是在一个大门里生活的不是?真是,我还以为什么事情这么急呢。”姥姥说着,拉着我的手就向爸爸的车里走去。

大伟在身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喔,这就好了,大姨啊,你慢点走啊,没事儿经常过来串门啊!”

姥姥回过头摆了摆手,我拉开车门刚要上车,卓景却在我旁边拉了一下我的手腕“你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我垂着眼,直接就坐进了车里,姥姥在身后也上了车,让我坐进了里面。

“哎……”卓景神色有些着急,直接绕到我那边的车窗,伸手拍了拍玻璃“黑猴子!”

我别过脸不看他,其实挺想跟他告别的,但是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别扭。

“麒麟!回来吧,妹妹要走了!”卓叔叔在院子里喊道。

爸爸直接启动了车子,我忍不住回头看了卓景一眼,他看见我看他,随即张口道“我错了行不行!黑猴子!我错了!你给我打电话!别忘了接我电话!”

转过脸我就想笑,心里好像瞬间就百花怒放了,但是一抬眼发现姥姥居然在瞪我,我硬生生的把这笑意给憋下去了。

上车前爸爸拉着我的手,看着我“乔乔,你千万别怪我爸妈,爸妈也是爱你的啊。”

我扯回自己的手,没多说什么话,就这么上车了,不管爸妈说他们是不是爱我,我都知道,没有姥姥那么爱,否则,他们不会舍得自己的孩子离开他们的。

上车后我就把看见心灵小姑头上有个手的事情跟姥姥说了,姥姥听完我的话后一直紧皱着眉头“姥姥知道了,这事儿姥姥一定会叮嘱你卓叔叔领你小姑去看看的,你就别担心了啊。”

我点点头“姥,那手是什么啊,谁的手啊,是不是奶奶的手,是不是勾魂啊。”

姥姥摸了摸我的头,好像想着什么,半晌,才应道“放心吧,不管是什么,你心灵小姑不会有事的。”

我嗯了一声,看着姥姥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再多问,车子越来越颠簸,我就在这晃晃荡荡中睡着了,等再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我们村里的玉米地,然后一下车,就看见姥爷黝黑的脸站在车下面看着我和姥姥笑。

“姥爷!”我喊了一声,上去直接抱住他,姥爷看着我显得特别的高兴,“娇龙啊,这白了不少啊,城里就是好啊,都给人养白了。”

“娇龙!!!”身后又有人喊了我一声,我回过头,看着许美金一脸兴奋的向我跑了过来“你可算是回来啦!”

“大丫!”我一看见许美金就倍感亲切,上去就是一个熊抱“我想死你了,城里一点都不好,城里的孩子坏。”

大丫伸手抱着我没有说话,等我松开手再看向她的脸却愣住了“大丫,你脸怎么是肿的啊……”

“摔得。”

大丫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上去帮姥姥拎包,一手拉着我“娇龙,我都想死你了,我天天盼你回来,昨天马爷爷说你是今天回来,我从早上就跟马爷爷一直在这等着来的,水喝多了,就去上个厕所的功夫,车就到了,不过我幸亏接到你了,要不然我之前就白等了。”

一路上,许美金不停的说着话,小半月不见,倒好像是真把她憋到了,直到走到她家门口,院子里忽然传出一记女人的声音“大丫!大早上你上哪野去了!给我回家!不是让你今天洗衣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