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鲤鱼上树

烧大纸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就做噩梦了————

我梦见奶奶开了一辆特别鲜红鲜红的小轿车,直接停在家门口,进门后直接走到我的旁边,看着我眉开眼笑的。“乔乔,乔乔?”

她笑的我浑身发毛,我坐起来看着她“奶奶,你怎么回来了。”

她看着我:“奶奶下面正好缺童男童女,你一个人正好就够了,来,跟奶奶走啊……”说着。她的手就伸向我,很温和的样子“跟奶奶走啊。”

我吓得不停的往后靠,嘴里说着“不去,我不去。”想跑,但是发现下半身却忽然动不了了。

奶奶嘿嘿的笑着,干瘪的唇通红通红的。“乖孙女儿,跟奶奶走吧……”

“娇龙,娇龙?”

我猛地睁开眼睛,嘴里还在说着“我不,我不!”

姥姥在旁边满脸担心的看着我“做梦了?”

一看见姥姥,我的心瞬间就放下了,赶紧看向房门。关的好好的,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姥,奶奶说要带我走,说她缺童男童女了。”

“这老不死的。”姥姥给我擦了擦头上的汗“真是活着什么样,死了还什么样。没事儿,姥姥在这呢,你别怕啊。”

然后姥姥坐起身,打开床头柜上的一抽屉,拿出一方红布,直接包起来,抬起我的枕头,然后把包好的剪刀放在下面,看着我“没事儿了睡吧,她不敢再来了。”

那一晚我睡的极不踏实,虽然后来再没梦到奶奶,但睡的很浅,总觉得有人在叫我,乔乔,乔乔……

一连两天,我都没什么精神,白天姥姥跟爸爸他们出去看地,我就自己在屋子里玩儿卓景给我的手机,玩里面的游戏,晚上就浑浑噩噩的睡觉,有时候还能听见奶奶的声音说,让我去她的屋子什么的,大白天也能听见这声音,吓得我不行不行的。

直到第三天,姥姥说奶奶下葬的地找好了,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爸爸看着姥姥张口问道“妈,几点下葬啊,我是不是得多找几个人啊。”

姥姥看了我一眼“几点下葬,娇龙说的算。”

桌子上的人都愣了,爸爸更是一脸的不解“乔乔说的算?”

姥姥点点头:“黑鸟啼哭,鲤鱼上树,方可下葬。”

这下子我也愣住了,看着姥姥“什么叫黑鸟啼哭,鲤鱼上树啊。”鸟怎么会哭,鱼又怎么会上树啊。

姥姥看着我“等去了那你就知道了,先吃饭吧啊。”

一旁的大伟却忽然开口了“我听过鲤鱼上树,说是能看见这个下葬,大吉利,象征着后人有财,不过大姨,真的能看见这种异景吗,要是能看见,也算不是白活啊。”

姥姥张了张嘴“都别问太多了,到时候就让娇龙看就行了。”说着,看向爸爸“心灵怎么样了。”

“还在房间养着呢,身子太虚,再加上妈这走的急,一直就没缓过来。”爸爸应着,脸色也不怎么好。

自从奶奶出殡的那天心灵小姑哭晕了之后,就一直在房间躺着没下过楼,卓叔叔也不怎么下来了,一直在楼上照顾她,外带着也不让卓景住在楼下了。

姥姥让他们早点回去,但是心灵小姑却说要等到奶奶下葬烧完头七再回去,身体不好这也不去医院,就一直在房间躺着了。

因为我这两天精神萎靡,也没有出房间,卓景虽然没来找我,但是电话没断,没事的时候就给我打,不过这一打,却让我更加抑郁了。

昨天他给打电话说要下楼来领我出去溜达溜达,我说我不舒服,就想在床上趴着不爱动,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谁知道过了一会儿,他再打来电话,就压低声音说“黑猴子,我刚才下楼看见你奶奶那屋的门开了,好像有人在里面。”

我当时躺在床上,喃喃的应着“是不是心芸大姑在里面收拾房间啊。”

“你家里人不是都跟你姥姥出去看地了吗?”

他一说完,我就坐起来了“你别吓我。”

“我没吓你啊,我真看见了,好像有人在床上坐着呢,所以我就直接上来了,要不你上楼吧,你别在那房间住了,隔壁就是你奶奶的屋子啊。”

当时我的心砰砰砰的跳啊,还不知道卓景是不是真的吓我,正当我想着要不要打开门去看看我奶奶那个屋子呢,就听见隔壁奶奶那屋有人在啪啪啪的拍墙,我吓得不行,还不敢就这么开门冲出去,害怕奶奶就在门口等着我呢。

等我坐到床上,拍墙声就没了,然后再给卓景打,就怎么都拨不出去,幸好姥姥那时候回来了,要不然我都容易给自己吓死了。

姥姥说让我别自己吓自己,还说我脖子上有符就算真是奶奶在那作妖她也近不了我身,末了,姥姥又加了一句,人啊,最怕的就是自己吓自己。

我想我是有点自己吓自己,但是这种心理恐惧却有点克服不了,所以我唯一想的就是,赶紧回家,离开爸爸这个房子,真是一天儿也不想待了。

等我们出门准备上车去墓地的时候,我一转头,居然看见卓景也出来了,心芸大姑看着他赶紧开口“小景啊,你要去哪里啊,你不在家陪着安琪啊。”

卓景看了我一眼,又望向大姑“我出门买点东西。”说完,转身就走了。

爸爸在旁边喊道“小景,用不用我们送你!”

卓景没有回头,一边走着一边摆了摆手,我转过脸,总觉得他有点怪,买什么啊非得等我们都走了才去买,但姥姥在旁边我也不能去问,因为姥姥现在最常说的还有一句话,就是让我跟卓景保持距离,还说安琪对我有意见,多多少少是因为卓景,我们不是一路人,少掺合在一起什么的。

车子直接开到山脚下,然后我们徒步走上去,一路上一直放着鞭炮,到了之后我才发现,奶奶所处的墓地位置很高,居然能俯瞰到整个县城。

那时候人走了可能都不愿意去公墓,所以,奶奶的那块位置很大,而且周围的墓地都是空着的,姥姥先让我们一字排开,爸爸抱着骨灰盒站在最中间,随后,姥姥拿出三张冥纸,让爸爸跪着点燃后放进奶奶的墓穴里,并叫爸爸念叨着“妈,给你暖暖炕。”

随后,又拿出元宝,在墓穴四周摆上,然后再用硬币摆出七星状,说是七星引路,后辈健全,等一切都按照姥姥的交代做完,爸爸才重新站定,看着姥姥“妈,可以把我妈的骨灰放进去了吗。”

姥姥却看向了我,张了张嘴:“再等等,让娇龙看看。”

我有点发蒙,不知道要看什么,眼睛四处的瞅着,山上的树很多,有很多鸟叫声,但是什么是黑鸟啼哭啊,抬起脸,我看见几只貌似乌鸦的东西从头顶飞过,嘴里哇哇的叫着,姥姥忽然应声“黑鸟啼哭!”

这就是黑鸟啼哭,我一脸不解的看着姥姥,却感觉一阵风刮了过来,我被迷了眼睛,在睁开眼,我看见一张报纸被挂到了奶奶墓穴旁的一颗树山,关键那报纸上居然有一幅鱼的图案,我大惊,伸手指着那棵树“姥姥!!”

姥姥随即望过去“鲤鱼上树!!”

“吉时已到,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