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天天轮

我咽了一口唾沫,回头看了一眼奶奶的灵棚,抬脚急匆匆的跟在卓景的后面,虽然不承认卓景的话。但也觉得有点道理,不然姥姥也不会给我戴这个符,而且姥姥也说了奶奶走的不甘心,还是离远一点安全。

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我相信奶奶走的不甘心,因为她走的那么急,而且她还那么不想走。但是她会勾我的魂儿吗,她又不喜欢我,真要找一个去下面陪她的,不应该是找个她喜欢的吗,我想不通。

就这样,到了下午。姥姥喊我出去站在门口跪着,当时爸爸妈妈还有心芸大姑一家加上心灵小姑都在门口跪好了。

姥姥喊了一声“上路了!!”

爸爸跪在最前面,大声喊道“妈妈!你一路走好!!”

当时我浑身一颤,也不知道听谁喊了一声“哭!!”鞭炮声响起,接着就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哭声,我瘪着嘴实在是哭不出来,偷偷地看了一眼。安琪在我旁边哭的不行不行的,正想着我用不用酝酿一下呢。眼神就跟心芸大姑对上了,她直接伸手,对着我胳膊,狠狠一掐。

我眼泪瞬间就飙出来了。结果就是我哭的比谁声音都大,掐的我实在是太疼了,家里的亲戚都非常满意我的表现,等我哭完后都轮着过来安慰我,说是有这么一个说法,出殡后后辈哭的声音越大,走的人会在下面过的越好。

但我的哭不是因为别的,也不是多想奶奶多舍不得奶奶,我没那么高的境界,总共就跟她相处了一天多,还是很不愉快的经历,我就是疼的啊,等到他们都上车去火葬场了,我自己偷摸的一撸袖子,都给我掐紫了!

心灵小姑的哭声仅在我之下,但她是真哭,据说奶奶给她花了不少钱,因为她能念书,所以奶奶一直供着,她嘴里一直喊着,说对不起奶奶,还没让奶奶享福什么的,然后在准备上车的时候直接哭晕了。

一看心灵小姑晕了,卓叔叔只能留下来照顾她,剩下的人上车,鸣笛,每部车都滴滴滴的响了三下,我知道,这是让小鬼让路。

等车子一走,我们剩下的几个人就扶着心灵小姑回房间,妈妈一直没在葬礼上露头,我想,可能是跟她刚生完孩子有关,当然,我也没心情去顾她,就随着卓叔叔跟卓景直接去了心灵小姑的屋子,等她躺下后,卓叔叔拿着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过了一会儿,看向我跟卓景“你俩去楼下待着吧,让她在这躺着休息一会儿。”

我直接就要回跟姥姥的屋子,一回头,发现卓景居然跟着我,愣了一下“你跟着我干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院子里那个没拆的灵棚,清了清喉咙“怕你一个人害怕。”说着,直接进屋大大方方的坐在床上了。

我看着他笑了笑“是你害怕吧。”

他一见我笑了,不禁挑眉“哎,你刚才怎么哭的那么惨,你奶奶对你没有那个鼻涕虫好啊,她都哭不过你啊,我看大家都夸你,说你有孝心,你是真哭还是假哭。”

我撇撇嘴“假哭我能掉眼泪吗,是真哭,疼哭的,算了,说了也没用。”谁叫我自己哭不出来的,委屈只能自己咽了。

“那……你在这陪你姥姥给你奶奶办完葬礼,是不是就要回乡下了。”

我点了一下头,垂下眼“恩,在这待着没意思。”

“那……你放寒假的时候去我那玩儿吧,我知道哪里好玩。”

我抬起眼看着他,说实话,这几天我到是真觉得卓景不错,虽然心灵小姑一直说他为人怎么冷淡,但是对我没的说的,我又不傻,不是感觉不到,咧嘴笑了笑“好,我让我姥姥带我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让人开车来接你。”他说的一脸认真“你千万别不去。”

“我去。”我看着他“那你能带我去座那个大圈圈吗,就是晚上的时候好多灯那个,叫,叫什么轮的。”

卓景看着我微微的蹙了蹙眉“摩天轮吧。“

“嗯。”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在火车上的时候听人家说了,我没记住。”

“好,我领你去座,想座几圈就座几圈。”

“你没骗我?”我眼睛都要冒光了“好多钱的。”

他站起身,看着我“放心,我有钱,请你去座。”

我抬起脸看着他,四周很安静,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也不知道脑子里的哪跟弦抽了一下,我抬起脚,对着他的脸就亲了一口,然后特别高兴地傻乐着“你是除了我姥姥跟姥爷之外,对我最好的人,我以后也不叫你名字了!叫你大哥哥!”

他愣了一下,随即就别开眼看着别处,喉结一上一下的动着,清了清喉咙“那也用不着上嘴啊,你脏不脏。”

我呵呵的笑着,擦了擦自己的嘴“不脏,我喜欢你我才亲你的。”

“你喜欢我?”他挑了挑眉,转过脸看向我。

我点了一下头“恩,喜欢你,你对我好啊,还给我买新拖鞋,还领我去吃好吃的,还要带我去座,座,天天轮!”

“噗!”他瞬间就笑了看着我“对,天天轮。”

说话间,我听见院子里有声音,看着他“哎,是我姥姥回来了!”说着,我抬脚就要出去,谁知道手腕一紧,卓景伸手直接拉住我,“等一下!”

我回头看着他“怎么了?大家都回来了你不用怕了。”

他看着我,“我只是要告诉你,你是女孩子,喜欢这两个字,不要随便去说,也不要……随便的去亲异性。”

“异性,就是亲男的?”

他点头,嗯了一声。

我笑了笑“我就亲过你,你是我哥哥啊,我是你妹妹!”说完,我就要出去,卓景的手拉着我不放“哎……那你是第一次亲男生的吗?!”

干什么纠结这个问题啊,我看着他“我就你这一个哥哥的啊。”

他这才松开手,一副了然的样子“那行了,你去找你姥姥吧。”

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转过脸,看见爸爸捧着一个包着红布的四方东西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