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解释不通

心芸大姑前脚刚走,卓景就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卓叔叔“小叔,那个女人很烦。”

“麒麟。不要那么不懂事,那是长辈。”

卓叔叔难得对卓景语气严厉了一点,随后又冲他招了一下手“跟我出来一下,我跟你说两句话。”

卓景站起身,抬脚直接走出了病房。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待他们一出去,心灵小姑就开口安慰我。说心芸大姑说话就是那个样子的,让我别往心里去什么的,一听一过就拉倒了,我没吭声,也没多说什么,心里不舒服的时候——觉得除了姥姥谁都是外人,所以,我什么都不想说。

老实说,我听着心芸大姑的话后,特别不舒服,甚至有个冲动去跟姥姥说不要给奶奶找什么墓穴,费力不讨好这句话。我在这里可算是深有感触,虽然我那时候不懂什么大人间的弯弯绕绕。但我知善恶,懂良知。

谁对我好,我一定对他好,谁要不理我。我也不会鸟他,但是谁要惹我,我必定会一报还一报,我想,这就是我的人生观,我最真实的心理。

心灵小姑的话还没等说完呢,我就听见卓景在门口吼了一声“我不去!”随后,直接拉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一张脸天寒地冻。

我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也不敢凑上前去问,只看着卓叔叔手里拿着几张大票,一脸无奈“麒麟,我也没让你做什么,只是去买点东西给她,你要知道,你得跟她好好相处,不能像看见仇人似得啊。”

卓景看着卓叔叔一脸的冷峻“她是不是那个人不能只凭黑猴子姥姥的一句话,爸爸不也是认识别的师父吗,让别的师父再看一下,我为什么要跟她搞好关系,她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卓叔叔叹口气“但是乔乔姥姥的确是给你看好了啊,还让你醒过来了,之前你在家遇见这种事儿,哪次不得睡上个一天,再说,你就把她当成妹妹行吗,你不是都把乔乔当成妹妹了吗,昨晚乔乔躺在你肩膀上睡觉你也没反感,在安琪这就让你给她买点东西去跟她好好地相处一下怎么就这么难?!”

我看向卓景,听他们说话心里也知道个大概了,原来卓叔叔是想让卓景去跟安琪搞关系,倒是也挺佩服卓叔叔了,安琪就是再无意的,也是把心灵小姑的孩子撞掉的元凶,但是他不但不生气,还会一直为卓景操心,看来这个卓景不是一般的重要。

卓景被卓叔叔这么一说,一时间有些语塞,坐在那里又看了我一眼,半晌才开口道“等让我爸爸找来的风水师确定再说吧,现在别烦我。”

卓叔叔还要开口,一旁的心灵小姑冲着他摇了摇头“卓伟,别说了,放心吧,我大姐挺想让孩子过去的,小景喜欢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吧,这不是咱们大人着急就行的。”

“乔乔,你没事儿多劝劝你大哥哥啊,到时候你们三个一块玩儿这多好啊。”卓叔叔又冲着我张口说着。

我垂下眼,我跟安琪还有卓景我们仨一块玩儿?这画面我自己都想象不到。

卓景在旁边‘呵呵’的笑了两声“对,你让那个黑猴子先跟那个鼻涕虫玩儿一块去然后再跟我说这些话吧。”

“你这孩子,哎!”卓叔叔无奈,只能叹口气,然后转身直接去心灵小姑身边坐下,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

中午吃饭的时候卓景说医院里的病号饭太淡,带我出去下了馆子。

我在农村很少下馆子,这跟着卓景蹭一次也不客气,他点什么我吃什么,等我吃完,才发现卓景在一直看着我,然后递我一张纸巾“你擦擦嘴。”

“谢谢。”人家请吃顿饭,怎么都得嘴甜一点。

他把脸慢慢的凑向我“哎,我告诉你一件事。”

还挺神秘的,我张了张嘴“啥事儿啊。”

“我没生病。”他说着,一侧的嘴角慢慢的牵了起来,多得意的样子。

我皱皱眉“你没事儿吧,你不生病还不好啊,干嘛要生病。”

“不,以前只要我撞上这些东西,看见了,就会生病,但是跟你在一起就没有,上一次在电梯里,我没有,昨晚在厕所里,我也没有,你说,会不会是你姥姥搞错了,你才是那个应该在我旁边的人。”

他一脸认真的说着“而且,那天在房间里,是四个人,你姥姥,你,我,还有那个鼻涕虫,但怎么就能肯定是鼻涕虫让我醒过来的?”

我翻着眼睛想了想他的话,“不可能,我姥不可能看错的,她要是看错了就不会用安琪的血救你了,我还喝安琪的血了呢,我听姥姥说要给我改命,可能是让我沾点安琪的好运气,所以,你才会不生病的吧。”

“好,就算是你喝了那鼻涕虫的血,所以昨晚上我看见那东西没事儿,那在电梯里那回怎么解释!”他还跟我杠上了。

“嗯……”我挠着下巴想着“可能是那次的太小了,你看,我一吓唬他就走了啊,再说,电梯里是两个人,就算是影响时运跟身体了,那也是影响咱们俩的,我身体好,就多吸收一些,所以你没事,正常应该咱们俩都生病,但我身体实在太好了,所以我一个人就把那些晦气都吸收了。”

他一副无语的样子看着我,转过脸“结账!”

我耸耸肩,能力有限,反正我能解释的就到这程度了,我是不相信姥姥会看错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他的那个守护人,还得离开老家,现在我舍不得。

……

医生本来建议是住一个星期的院的,卓叔叔也说现在家里闹腾,还是在医院静养比较好。

但是心灵小姑不肯,她说一定要赶在出殡之前回去,她要送一程,不然放心不下。

就这样,我跟着心灵小姑一起回家了,刚进院子,就看见在院子里搭的灵棚,因为是出殡这天,正好赶上上祭,上祭就是在出殡的早上给死者的案头前做各种五花八门的菜式还有面食,一小碟一小碟的飞禽走兽什么都能在那上面见到,能有几百种吧。

姥姥说这是讲究,因为人到了下面会什么都看不见,上祭就是把阳间的东西给他复制下去,做条鱼,下去后就能看见鱼了。

心灵小姑一进院子门就直奔灵棚的案头前,直接跪倒在地,张嘴喊了一声“妈!我不孝啊,我回来晚了啊!”

我看着那个灵棚里面,香烛后面放了一张奶奶的黑白遗像,不知道为什么,我盯着那个遗像,总觉得奶奶的眼睛在动,在瞪着我,后脊梁一阵阵的就开始发凉。

今日最后一更,谢谢各位亲对文文的喜欢,么么哒也谢谢各位亲喜欢这类型的文,小叙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