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寻龙点穴

卓叔叔抢先一步拉住她“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啊,生死由命,阿姨年纪大了。,走了很正常啊,再说,心灵这块儿,孩子也不是故意的,要怪也只能怪我们没说啊!”

心芸大姑的眼里含着泪,回过头看着卓叔叔“真不怪我?!”

“大姐,我什么时候说过怪你啊。你就不要闹了,这是医院,要安静的啊。”心灵小姑有些无奈的应着,给安琪擦了擦眼泪“你没事儿打孩子做什么,安琪这么小,她懂些什么啊。”

心芸大姑这才把手里的小细棍子扔到一边。走到心灵小姑前面还抹着眼泪“就算你不怪我,我也怪我自己,你肚子里咋说也是一条人命啊,都是我家安琪不懂事,我咋就没教育好她呢!”

说着,她吸了吸鼻子看向卓叔叔:“妹夫,你要是生俺家孩子的气我不怪你。到时候我们也不去城里了,就让她在这烂死了。让她这辈子都给她小姨赎罪,谁让她那么不小心的……”

“大姐,越说越过了,我都说了。这事儿过去了,我跟心灵还年轻,以后再要也一样,到是我对不起你们家,心灵老说,你们是保守人家,这未婚生子是难堪的事情,本来这次回来想跟你们商量下结婚事宜,但没想到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就算不是安琪撞一下,我想,心灵到时候心情低落,孩子,也不会健康的。”

以前我觉得卓叔叔长得不好看,但是现在却觉得他是个好人,他说的话让我听着舒服,所以看着他也就越发顺眼起来。

“还有安琪的事情,这件事也不是孩子故意的,安琪得陪在麒麟的身边,旁的就不要再多说了,你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吧,别再提了,再提心灵心里好难受了。”

听着卓叔叔的话,心芸大姑点了点头“恩,那我不说了,我不说安琪的事情了,我就是心里难受,你说,这昨晚,咋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啊,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姐夫呢。”心灵小姑随即张口问道。

心芸大姑擦了一把泪“病了,昨晚上你们一走,我去给妈换衣服,他就不行了,一直发高烧,后来还是大姨拿着银针给扎了扎放出来了一点血,然后又到十字路口去烧了一些纸钱,早上才退烧,家里都要乱成一锅粥了。”

心灵小姑点了一下头“还好有大姨在啊。”

心芸大姑哼了一声“我倒是觉得她不来不能发生这些事儿呢,这整的我妈也没了,家里鸡飞狗跳的,要不然哪里会发生这么多邪门的事情,我妈当时听着俺家大伟跟别人那么说话,吓也会吓死的啊。”

“大姐,你别这么说,孩子还在旁边呢!”心灵小姑看着大姑用下巴指了指我,表情有些不悦:“这事儿跟大姨无关,大姨也是为了我们家啊,这要是谁都能添的了阳寿,那我们岂不是都长命百岁了么。”

我看着心芸大姑就觉得不爽,谁求着姥姥帮忙的,现在反过头又说姥姥的不是,这都能跟姥姥扯上关系,她可真能赖啊!

“是啊大姐,说到底你还得感谢大姨呢,要不然的话,我哪里知道安琪就是麒麟要等的那个人啊。”卓叔叔也在一旁应着。

心芸大姑吸了一下鼻子“这是缘分到了,她敢不说,不说是要遭天谴的。”说着,又看了我一眼“乔乔,我也不怕你跟你姥去说,但是你记得啊,你可是咱们家的人,你姥姥不能养你一辈子,你总有一天得回这个家。”

她威胁我?我刚想张口,就听见卓景躺在病床上懒懒的开口“吵死了,病房里就不能安静一点。”

心灵小姑随即瞪了心芸大姑一眼,无声的给她做着口型,“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安琪擦着眼泪也回头看了她妈妈一眼“你小声一点,大哥哥在睡觉。”

“哎你这丫头……”心芸大姑说着,点了一下头“行,那我不说话了,心灵啊,你要是没事儿那我先回去帮着忙活了,你看看,要是身体允许的话,就出殡前回去,顺便送送妈吧,以后,也没机会了。”

心灵小姑的神色一伤,但还是点点头“恩,我知道,但是大姐,妈的地方找好了吗。”

“说到这我也闹心呢。”心芸大姑叹了一口气“妈活着的时候跟我说过,说不想去爸那,跟爸打了一辈子了,想自己清净清净,但是去公墓那,我还怕不好,不是都说老人阴宅是旺子孙的吗,想找个好地方,但一个不会看,二来,时间太紧了。”

卓叔叔在旁边点了点头“阴宅是非常重要的,阴阳两宅都好,子孙自然就福泽绵绵了。”

“这你也懂?”心灵小姑随即看向卓叔叔。

卓叔叔点点头“当然,我大哥是很讲究这些的,曾经我们家有个很厉害的风水大师,鹤发童颜,在小景小时候就是他给看的,在我父亲那一辈也是他给找的墓穴,据说是寻龙点穴,好穴可谓是用一个少一个,我觉得我大哥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跟这个有些关系。”

心芸大姑拍了一下大腿“哎呀,妹夫,能不能给他请来给我妈找个好穴啊,这样,咱们的日子不都越来越好了吗。”

卓叔叔摇摇头“他已经过世了。”

心芸大姑的嘴一咧“那咋整啊,那我们就在公墓找个地儿?”

“大姨就是高人啊,我觉得大姨肯定懂这些,风水命理都是相通的,应该回去问问大姨。”卓叔叔看着心芸大姑直接开口说道“让大姨给找个龙穴也未尝不可啊!”

“那玩意儿不是不好找的吗,她能答应给找吗,再说,我跟她又不太对付……”心芸大姑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来,猛地眼睛一亮“有了!去找惠娟!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办了,心灵,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着。”

说完,拉着安琪的手就向门外走去,安琪把自己的手从心芸大姑那扯出来“妈,我不走,我在这陪大哥哥。”

心芸大姑怔了一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后背冲着我们的卓景,皱皱眉,“你在这干什么!是不是一天哭八百遍你才舒服!给我回家!有她在这儿,你还有戏唱吗!四五六不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