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第二天一大早,等我起来的时候姥姥买完她自己需要的东西已经回来了,她先在大门里面点上一些朱砂。朱砂辟邪,这个我知道,一般姥姥给人做护身符的时候都会用一点朱砂。

然后,姥姥让我折了很多根柳条,悬挂在大门梁子上,我一边递她柳条。一边张嘴问着“姥,用这么多柳条做什么啊。”

姥姥没有回头,嘴里应着“挡住阴差的眼睛,让他们找不到大门,这就进不来了。”

我哦了一声,没在多问。眼睛一瞟,发现卓景正抱着胳膊站在院子里望着我们,脸上微微的透着些许的不爽,我知道,他还怪我吓唬他呢,因为我笑的时候他听见了。

“娇龙,你看什么呢。”

“嗯?”我回过神。继续给姥姥递着手里最后几根柳条“姥,安琪真的是卓麒麟要等的那个人吗?”

“怎么了?”

我摇摇头,看着姥姥弄好后扶着她下来。张嘴说“我总觉得安琪不是你说的那个人,卓麒麟不太待见她。”

姥姥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说是就是,现在不待见不代表长大了也不待见。”

我点了一下头,看姥姥的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

这一天大家心里好像都是有事,待在屋子里的气氛特别的凝重,尤其是奶奶,吃饭的时候的嘴里一直在念叨“记住啊。今晚谁都不许出去啊。”

在座的人都点头应着,心芸大姑看着姥姥试探的问“大姨,这挺过今晚了,我妈能添多少阳寿啊。“

姥姥看向她“挺过今晚,这一年是没有问题了,逢初一十五就要去外面烧大纸,封土地还有各路小鬼儿的嘴,能添几年,就要看个人造化了。“

心芸大姑点了点头“行,我们今晚上就是打死谁都不会去碰那个门的!”

心灵小姑吃饭的动作却停了一下,看着卓景“小景,要不然一会儿你就跟你叔叔先回去吧,要不然你在看见……”

“为什么要回去。”卓景直接回道,面无表情道“在这挺好的,空气也好。”说着,又看了看我“我还想跟她去乡下看看呢,我还没去过,不知道什么样子呢。”

我愣了一下,他居然还要跟我去农村看看?

姥姥咳了一声,看向卓景“我们那你还是不要去了,农村地阴,不适合你去的。”

一旁的卓叔叔听完后连连点头“是啊,麒麟,你爸就让我带你出来玩两三天,回去还得补习功课呢,就别乱跑了啊。”

“麒麟哥哥,农村一点也不好的,有很多的虫子,还有吃的也不干净的。”安琪也在旁边看着卓景一脸认真的开口说着,谁知道卓景忽然变脸,看着她满眼发冷“谁让你叫我麒麟的。”呆布私巴。

安琪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张了张嘴“可是,可是你不是跟乔乔姐说她可以叫吗,她叫我为什么不可以。”

“你偷听我们说话?”卓景反问,眼神咄咄逼人。

安琪瘪了瘪嘴“我不是偷听的,就是正好听见了……那,那你也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叫了。”

我倒是挺佩服安琪这点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啊,都被弄哭多少场儿了,要是我被卓景那么凶两次,肯定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她倒是在卓景那一点都不记仇啊。

“听清楚了,我不喜欢。”卓景说着,把碗筷一放“我吃完了。”然后直接回屋了。

带他一走,心芸大姑也绷不住了,看着安琪气哼哼的张口“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越上赶子还越让人不待见,还有脸哭,哭什么哭!”

被心芸大姑这么一说,安琪再也忍不住,饭也不吃了,坐着大声的哭了起来。

心灵小姑赶紧在旁边安慰“安琪啊,别哭了啊,你大哥哥就是不喜欢人家叫他小名的,小姨都不敢叫的啊,乖啊,别哭了,哭了多难看啊。”

“是啊,安琪,这个是麒麟不对,一会儿叔叔去说他啊。”卓叔叔也在旁边应和道。

安琪哭着指向我“那,那她为什么能叫大哥哥小名,大哥哥还不生气。”

我真是躺枪啊,干我屁事儿,你这个得去问卓景啊,我哪知道!我心里想着,压根就不搭理她,只闷头吃着我的饭。

“你还好意思问人家,咋不问问你自己!别吃了,跟我回屋!”心芸大姑一脸生气的拉着安琪往屋里的楼梯那走,一边走一边数落着她“还哭,你就是自找的你,你都不敌一个农村丫头,你说你窝不窝囊!”

“哎,大姐,你不能这么说……”心芸大姑的声音很大,我们都听见了,心灵小姑站起来就要去说,姥姥在旁边摆手“没事儿,没事儿,咱们继续吃饭。”

心灵小姑只能坐下,看着姥姥“大姨不好意思啊,我大姐有时候说话就是那样的,不中听。”

姥姥硬扯出一丝笑“我知道,都是为了自己家的孩子,放心,我把这事儿弄完明早我们就回去了,小孩子么,多接触接触熟络就好了。”

卓叔叔点点头,看着姥姥“不过大姨啊,其实到时候乔乔可以跟安琪一起去市里的,到我们家都可以给安排了,那边的学习环境,要比当地的好太多,这样,她跟安琪也是个伴,您要是答应,我就给我大哥打电话说一声。”

“不用那么麻烦,我家娇龙还是在我身边待着吧,正好跟我做个伴儿,她在我旁边习惯了,去别的地方不适应。”

姥姥倒是在我意料当中的拒绝了,当然,就是姥姥不拒绝,我也不会去的,虽然我挺想去那个城市的,但是我离不开姥姥跟姥爷。

见姥姥这么说,卓叔叔也没再多说什么,一个白天谁也没有出门,五点的时候姥姥在大门口撒了一层白白的粉面,然后紧关大门,走进来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心灵小姑,皱了皱眉“心灵,今晚上你千万别出房门啊。”

心灵小姑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恩,我不出去。”

姥姥嗯了一声,不放心道“记住了。”然后扯住我的手“娇龙,走,咱们也回屋。”

天好像特别早的就黑了,一大家子人都各怀心事的在自己的房门里,我睡不着,只能在床上躺着翻来覆去,一直到了九点多钟,我忽然听见了大门外有声音,一屁股坐起来“姥姥,有声!”

姥姥躺在那里“你听错了,赶紧睡觉。”

我竖着耳朵仔细的听,声音越来越大“心芸啊!这大门怎么还锁上了!家里有人吗!我是大伟啊!妈!你们都睡了吗!我回来了!谁给我开下门,大志!”

“姥,是人在喊。”我回过头看着姥姥小声的说着,声音挺大,我想姥姥也应该听到了。

姥姥也坐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