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卓伟叔叔听到姥姥的话明显愣住了,看着姥姥“在哪啊大姨,是谁啊。”

我心都要蹦出来,喉咙抽动了一下。看着姥姥有些发傻。

“是她。”

姥姥的手一指,一屋子的人都惊住了,全部看向我,“是她?!”

“都看我干什么?”站在我身边的安琪一脸懵懂的指了指自己“我脸上有东西吗。”

我当时就彻底傻了,看着卓伟叔叔跑向安琪,蹲在她身前仔细的看了看“安琪,是叫安琪吗。”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姥姥“大姨。真的是她啊。”

姥姥点头“恩,就是这孩子。”

卓伟叔叔有点不敢相信的笑了笑,“怎么会这么巧,我就知道麒麟要跟来一定是有预兆的,我得赶紧告诉我大哥,他知道一定会高兴坏了!”

“等一等!”心芸大姑一脸紧张的跑过来。一把抱过安琪,看了姥姥一眼“大姨啊,这个给小景当什么守护人是不是不好啊,可不能让我家孩子遇上点什么事情,我就这一个命根子啊。”

姥姥看着她“你放心吧,耽误不了你姑娘的前程的,相反的。还会光宗耀祖呢。”

卓伟叔叔也站起身,看着心芸大姑“你放心吧。要是这孩子真的是我家麒麟的守护人,那这孩子等初中一念完,我们就会给接到城里去,然后安排重点高中。大学会跟着麒麟出国,等他们大了之后,如果麒麟没有意见,那我们会安排两个孩子结婚,当然,如果麒麟或者安琪不想跟对方在一起,那我大哥会认安琪当干女儿,不会亏待她的。”

“我想跟那个大哥哥结婚。”这时候站在旁边的安琪忽然插了一句嘴。

心芸大姑已经呆住了,拉了拉安琪的手“你先别说话。”看着卓伟叔叔,张了张嘴“你是说,你是说出国?我家孩子能出国?”

安琪撅了撅嘴,低下头小声的嘀咕着“我就想跟那个大哥哥结婚么。”

卓伟叔叔点点头“当然可以,还有我大哥名下的企业,也可以分给安琪股份,保她这辈子衣食无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心芸大姑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头“我没发烧吧,那个,你没骗我吧。”

卓伟叔叔无奈的笑了笑“有心灵在这呢,放心,我不会骗你的,但是我得知道一点,就是这孩子,是不是我们麒麟要等的那个人。”

“我可以证明。”姥姥在旁边淡淡的开口,看着卓叔叔“卓医生,你侄子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醒,就是身子太虚,只要是对的人在他旁边站一会儿,他就会醒过来的。“

“真的吗?!”卓伟叔叔大喜,看了一眼安琪“你快去那个大哥哥旁边站一会儿。”

“等一下。”姥姥继续开口,看着卓伟“卓医生,能不能先把你侄子抬到一个房间里面,你要是信我,我保证他十年之内就算是碰见那些脏东西,也不会有事,能健康无恙的长大。”

卓伟叔叔点点头“我信,我当然信了,您这全都说对了,连心灵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啊。”说着,他看向奶奶“阿姨,能不能帮忙找个空房间。”

我以为奶奶会说什么呢,但是奶奶什么都没说,直接点点头,打开了一间卧室的门“进来吧,我家屋子多,这个就是给你准备的,都打扫干净了。”

卓叔叔点点头,抱着卓景就进了那个房间,姥姥看了安琪一眼“安琪,你跟姨姥姥进来。”

安琪有些不情愿,摇摇头“我不跟你进,我要跟妈妈进去。”

心芸大姑一听这话急了,看着安琪“你听话啊,那屋里不是还有你大哥哥吗,你进去就当陪大哥哥了啊。”说着,又看了姥姥一眼“大姨,不会让孩子干啥不好的事情吧。”

“她这么小能干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不要想的太多。”姥姥直接出口回道,噎的心芸大姑说不出话来了。

安琪一听这话,扭扭捏捏的居然自己朝着那屋子走过去了,我心里有点失落,但也没有太表现出来,就是觉得自己有点太过自作多情了,居然会以为那个人是我。

姥姥向着房间走去的时候瞄了我一眼,张了张嘴“娇龙?,你进来帮忙。”

我点了一下头,垂着眼睛跟着姥姥进了那个屋子,然后看着姥姥向卓伟叔叔张口道“给我留下两个碗,倒上水,再给我三根烟。”

卓伟叔叔愣了一下“要烟做什么。”

“请神。”姥姥答着“点香也行,家里有香吗。”

卓伟叔叔看着姥姥,还是伸手把烟掏了出来,一整盒还有打火机都递给了姥姥,然后又让爸爸拿来两个碗倒上水递给姥姥“麻烦你了大姨。”

关门一瞬间我听见心灵小姑在外面张口“卓伟,这能行吗,小景可不能有事啊。”

“你让大姨试试吧,这些年麒麟什么方法都试过,我宁愿试试,况且大姨说的句句属实,我没理由不相信。”

然后姥姥关紧了房门,门外的话我再也听不到了,姥姥转过身,随即拿出三根香烟,一起放在嘴里,点起后闭眼用力的嘬了一口,香烟头上差点嘬出明火,三根烟居然在秒钟内让她抽完了。

屋子里有点呛人,我看着姥姥不禁眯起眼睛,“呛人啊,姥姥。”

姥姥随即瞪大眼,把嘴里的烟头一吐,脚一撵,看了安琪一眼,用下巴指了指卓景“你坐到他旁边!”

安琪一听,听话的就坐到卓景身边,一张脸喜滋滋的,姥姥扯过一块布,直接遮到安琪的头上,“不许拿下来——”

姥姥随即又看向我“怕疼吗。”

我点点头,还没等说出怕这个字呢,就觉得自己的指尖一麻,姥姥用指甲一下子就把我的指肚划破了,同时一只手直接蒙住我的眼睛,扯着我那个破了的手指在什么地方按着印子,我感觉是在人的肉皮上,有点软。

随后姥姥又拿过一块布也罩到我的头上,听见姥姥在耳旁说了一声“不许偷看。”然后指肚一痛,我忍不住的叫“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