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奶奶说我是丧门星

说我是什么?

还没等我怒呢,姥姥随即在后面迎了上来,看着那个小姑娘“你这孩子咋说话呢,我们可不是啥要饭的。”

“怎么了这是。”爸爸停好车走进来,看着院子里的几个人不禁出口问道。

“大舅!”那个小姑娘喊了一声,上前揽住爸爸的胳膊,指了指我跟姥姥“大舅,你看,要饭的又来了,昨天不就是来了一老一小吗。”

爸爸的脸色僵了一下,看着她“安琪啊,她们跟昨天来的不一样,她是你姐姐,乔乔姐,我跟你说过的啊。”

“安琪,怎么了?!”又一个女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了我跟姥姥一眼,“呦,不是大姨吗,安琪啊,你是不是又乱说话了。”

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妈呀,这是乔乔吗,都长这么大了。”说着,她扯住安琪的手,指了指我“这是你乔乔姐姐知道吗,就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你不能乱说话知道吗。”

然后又看着姥姥抱歉的笑了笑“大姨啊,不好意思啊,我姑娘这看见穿的稍微土点的就合计是要饭的呢,主要最近这段时间上门来要饭的有点多,不好意思啊。”

姥姥表情有些难看,但还是点了一下头“小孩子吗,我也没想到这是安琪,你是心芸吧,我记得娟儿结婚的时候见过你一回呢。”然后扯了扯我的手“娇龙,这是你大姑,就是心灵小姑的姐姐。”

我敢说我现在十分的不爽,这个心芸大姑跟心灵小姑说话也差太多了,但是我碍着姥姥跟爸爸在这,只能不冷不热的叫了一声“大姑。”

心芸看着我笑了笑“哎,一会儿大姑给你包红包啊,别说啊,这乔乔长得大眼睛倒是挺像我家大志的啊,就是农村孩子晒得太黑了啊,大姨啊,稍微给好好的打扮打扮啊,弄得跟小小子似得。”

爸爸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她“妈呢。”

心芸往屋子里看了一眼“喔,好像是出门遛弯儿了,没在。”

安琪看着我“你是姐姐?”

我点了一下头“嗯。”

“你比我大几岁啊,你怎么那么高啊,像男孩。”她接着出口说道。

“这孩子!瞎说啥呢,你乔乔姐就比你大一岁。”心芸拉了拉她,“你回屋去!”

然后又看向姥姥“走吧大姨,进屋,在这站着干啥啊,去看看惠娟,生的大儿子可好了,昨天可把我妈激动坏了,就是这个罚金没敢告诉她,好几万啊。”

“大姐,你说这个干什么。”爸爸表情有些不悦。

心芸瞥了他一眼“这不就是唠嗑吗,好几万谁不心疼啊,本来都能省下来的,这倒好,兴许以后还得好几十万搭里去,大姨,你说谁跟着不上火啊,咱们都一家人,都知道这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你说是吧。”

姥姥看着她,微微的抬了抬下巴“钱是不好挣,但是二胎是他们小两口自己选择要生的,谁也没有逼他们,既然交得起罚金,那就说明有这个经济能力,你们自己家里事情,我不掺合,也不用跟我念叨了,娇龙,咱们进屋。”

说着,姥姥拉着我的手直接走了进去。

“哎,咋叫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啊,乔乔不也是我们家的人啊,得让她知道,因为她,害的家里多花了多少钱。”心芸大姑站在原地嘴里仍旧说个不停。

“行了,大姐,你别说了!”爸爸冲她喊了一嗓子,跟上我和姥姥“妈,我大姐就这样,您别在意啊。”

姥姥摆摆手“我来的时候都想到了,就是娇龙大了,我没事儿,她走心,算了,去看看惠娟吧,她在哪个屋了。”

我心情的确不好,从进门开始我就不想在这待着,进了爸妈的房间后我就看见妈妈头上包着个毛巾在床上坐着,还有个很小的孩子躺在床上,我们一进来她就跟爸爸张口“你跟着大姐喊啥啊,大姐又没说错,这二胎本来就是罚了钱的,像咱家多有钱似得。”

“姥,我要上厕所。”我不想在屋这待着了,一分钟也不。

没等姥姥应声,爸爸直接在旁边开口“乔乔,要上厕所啊,屋子里有,院子里也有,你就在屋子里的这个上吧。”

“我去院子里。”扔下一句话,我抬脚就走了。

出去的时候我还听见妈妈在后面说“看看,这是来脾气了吗,见到我不知道叫人还没礼貌,也不知道像谁。”

我头都没回,刚走进院子里的厕所,就看见外面安琪跟着心芸大姑说话“妈,她是大舅家的孩子啊,那怎么一直不在家住啊,怎么还在农村待着呢。”

“没人待见呗,行了,你离她远点就行,别的也不用问,她就来待几天,等你姥姥过完寿就走了,离她远点啊,农村的埋汰。”

“嗯,我不跟她玩儿,她刚才看我的眼神可凶了呢。”

“她还敢跟你凶?她跟你比不了知道吗,她就是林家的丧门星,行了,跟妈进屋,妈给你洗水果吃,走。”

……

我从厕所里出来,一瞬间忽然有些想哭,转过脸,我想自己就这么回去,哪怕走回我们村儿,我也不想在这待着了。

谁知道我这一转身,“妈呀!”一声,心差点没吓得从胸口里蹦出来。

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瘦的就剩一副骨头架子了,尖嘴猴腮的样子正阴刺刺的瞪着我。

我强迫自己镇定,看了一眼她身下的影子,心放了放,应该是人,还没等我说话,她张嘴了“你是林乔?”

我点点头,越看越觉得她整个人不对劲,那五官整个下拉,脸色白的发青,我怎么看怎么害怕,而且她整个人还散发着一种阴冷冷的气,大夏天的,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娇龙啊,你厕所上完没。”爸爸在我身后喊了一声,随即快步走到我身边“妈,你回来了啊,乔乔,这是你奶啊,你叫人了吗,叫奶奶。”

那个老太太冷着一张脸看着我,我像个蚊子似得哼哼了两声,“奶奶。”

她也没应声,只是瞄了我一眼,大概对我的表现不满意,看向爸爸“她姥来了吗。”

爸爸点点头“来了,在惠娟那屋呢。”

我不太敢看她,还第一次有这种看着活人害怕的感觉呢,然后我看着她从我的身边走过,直接进屋了。

爸爸看向我“娇龙啊,进屋啊。”

我摇头,那个老太太在屋子里我更不敢进去了,我知道我奶奶不待见我,但是她长得怎么那么吓人,一种我说不出来的吓人。

爸爸刚要继续张口,就听见屋子里‘哇’!的传出来孩子的哭声,他愣了一下,随即大步的向着里面跑去。

我浑身发冷,听着那婴儿的哭声,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